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王建宙:物联网颠覆价值链和生态链

作者:王建宙 2014-10-23 12:07:29 0

哈佛商业评论》中国年会·2014 于10月23日在北京盛大召开。本届年会以“动荡年代的基业长青”为主题,现场云集了迈克尔·波特、克里希那·帕勒普等教父级管理学大师,王建宙、孙为民、孙明波、洪崎、唐宁等国内重量级企业家,PTC、可口可乐、奥的斯、沃尔沃、大众、诺华、特斯拉等世界知名企业的高管作为演讲嘉宾出席。

本次年会上,迈克尔·波特关于物联网的最新研究,系中文版全球首发,更详细论述将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4年11月刊,敬请关注!

以下为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演讲摘编:

IMG_6749 500

“物联网时代的竞争再造”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思的。刚才波特教授又讲了他新的思考,我听了以后非常受启发,我们这个时代就是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的时代。我想讲三点,围绕在我们这个时代竞争力的问题,想讲三点。

第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技术上的变化、应用上的变化。就我们企业而言它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价值链的变化和生态系统的变化。但是我们没有看到实质,为什么很多的企业如此不适应,因为还没有看到价值链本身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才会不适应。

以我最熟悉的电信行业为例,过去一百年,电信是百年的产业,一百多年来电信的价值链中,或者说在电信的生态系统中,电信运营商一直是价值链的中心环节。所有的其他环节,包括网络设备制造商、手机制造商、电话机制造商、营销商、内容提供商、服务提供商  他们都是围绕着运营商来转的。他们需要运营商帮他们收钱、依赖于运营商整个的管理系统,可以说这种生态链持续了一百多年。

今天最大的变化是价值链变了,运营商不是整个价值链的中心了,比如说出现了大量的OTT,利用运营商的网络,但是完全不受运营商的管理和控制,他进来不知道、他出去我们不知道,收钱都是自己收的。这是很大的变化!移动互联网的生态系统不是一个以电信为中心,而是至少有三个中心。

第一是网络连接,第二是移动终端,第三是app终端,是紧密相连的又是完全独立的,甚至可以非常大的独立的行业。比如说终端,电话机原来只是电信网络很小的部分,今天智能手机完全具有自己的智能和功能,可以发展成为很大的产业,智能手机的销售收入远远的超过了电信的所有的其他的设备。我们在使用iphone,苹果说是苹果的用户在使用中国移动的网络,我还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来。

应用服务更不用说了,那么多的OTT,应用服务将来会成为一个最大的行业,会远远超过移动设备,通吃不可能的,永远的维系中心的地位也是不可能的。

说到竞争说到替代产品,我们对替代产品一直很害怕,比如说数码胶卷,数码取代了以前的胶卷,整个的胶卷行业彻底的灭亡了。但是今天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环境下,这种替代不是原来那种替代,这种替代的概念已经变了,还是以我所熟悉的行业为例,现在有了微信、微博等等各种各样的产品,都有类似短信文字传输的服务。很多人说这不得了,短信被人取代了,甚至于部分的话音也被取代了,那运营商还可以生存吗?但是其实这种取代跟以前所理解的取代是不同的。事实上当话音和短信被微信、微博等一些新的社交网络来服务,有部分取代的时候,带来的更多的电信行业的发展。

微信和微博必须要有网络的,它所带来的数据流量的增长远远的超过了短信和话音的减少,互联网每个节点都有网络的连接,我们的短信是少很多了,同时带来了大量新的业务、新的流量。以物联网为例,如果说手机一个人一个手机,全世界70亿部手机,我们说基本上达到了饱和的状态。如果是扩大到物联网,一个人至少会有十个设备的连接,这样大大的扩大了网络利用的范围。今天要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这种替代的产品!

最后,仅仅看到生态系统的变化是不够的,换个思想,要把整个观察事物、观察世界的方法要改变了,因为现在有了大数据。最近国庆长假的时候很多人去风景旅游区,媒体上有很多照片是人山人海,看到八达岭长城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个时候如果想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人,这个范围内究竟有多少人。我们的数学家提供了很多好的方法来计算,但是这些方法相当相当的复杂。今天完全可以换个思路,不管有多少人,在长城上的人每个都有一个手机,只要知道这有多少个手机,就可以知道有多少人了。我们把数学家这么年来总结的方法不需要的,我们只需要更加的方法。为什么以前的计算这么的复杂,那是因为不能得到全数据,而只是抽样的数据。而今天每个人都是被连接的,所以就不需要数学的计算,一下子很极端的就可以算出来了。

如果每天每个机器上都有连接的话,世界的万物都不需要用烦琐的数据的方法来计算,而是直接取得了全数据,而不是部分的抽样的数据。高速公路上很多车在跑,以前也可以知道每个车的速度,现在每个车上至少有一部手机,只要知道有多少部手机就可以知道有多少部车,可以知道手机和基站间的切换,我们可以算出这个路段每辆汽车的速度,而且是非常容易可以做到的。

即要看到生态链的变化,也要改变观察的方式,只有这样才可以在新的时代使我们的竞争力再上一个台阶。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