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想要创业考察?送你8个锦囊!

作者:丹尼尔·艾森伯格 2015-07-20 12:00:33 0

640.webp (5)

创新之旅:现在已经有这种团了。踏上此类旅程的游客是:正在寻找合适微观经济环境创业的企业家;想扩大公司影响或改善供应链的企业先锋;在规则与基础设施间寻找平衡,以促进经济繁荣的政策制定者;正在寻找下一批机会的投资者。这些用心良苦的专业人士游历全球只为寻求创新秘诀。一般来说这类旅程包括跟着导游的行程、推销活动、包含众多小组讨论的研讨会,以及很多精心策划的访问机会,游客们可以参观公司、大学和负责提高创业创新的政府机关。

问题是,呈现在这些专业人士面前的,往往是扭曲的事实。并不是说那些更规范的展示和评估一定是矫饰门面,但他们确实经常忽略掉实际发生的一些事。老王卖瓜肯定是要自夸的。(如果你问政府创新机构的主管,他们的工作有何作用与影响。除了“作用特别大”以外,你还期望得到什么别的答案?你遇到过任何大学技术转让办公室的主任么?他们是不会承认说:对不起,我们在浪费学校经费的。)

但是,只要你明白自己的目的,懂得如何正确理解这一切,创新旅程还是很有价值的。创业和创新生态系统并不简单易懂;这个概念背后解释的是一个极复杂的现实。领会并理解它们尤为重要。为了抓住本质,你需要像在做实地调查的人类学家一样思考、行动,通过观察、询问、多方聆听造访对象达成目的。以下是展开有效创新之旅的建议:

1 看“软件”

很多人,包括一些商务专家,会错以为创业创新生态系统是由显而易见的活动和体系组成的。我将其称为创业生态系统的“硬件”:创业孵化器,天使投资人大会,技术转让办公室,创新中心,企业家课程,商业计划比赛。但是企业家精神中最重要的驱动力往往是那些微妙的“软件”:在中学或服兵役期间培养的互相信任的人际网络,面对困难时不屈不挠的信念体系或价值观,或者是那些鼓励奇思妙想的社会规范。

所以,请努力找到一个社交场合,参与交流,或参与到塑造“软件”的项目中。在2009年,我带领42个哈佛商学院学生去以色列参加为时一周的创业探索。我首先安排他们会见以色列陆军通信部队的将军(该将军当时正在监督一项军事行动);然后我们前往沙滩,与正为精英军事作战部队做准备的以色列青年,一起参加团队建设和伪装训练。因为以色列是强制服兵役的国家,这些活动能够加深我们对以色列的文化和观念的认识。

此外,我们还去舞厅体验了当地文化的年轻活力。我们去了基布兹(Kibbutz,以色列的一种集体社区)的艾因谢梅尔(Ein Shemer),体验了生态计划与实验。这些活动强调了这样的观念,即在衡量区域商业生态系统中,文化与社会的“软件”和商业与经济的“硬件”同等重要。

2 多交流

不要忽视那些银行家,企业家族,公司高管,私人股本投资者,研究员,服务业人员以及教育工作者。我的生态系统示意图能确保你接触到所有基础领域。

2008年,我带领一批哈佛商学院的学生到访印度,安排他们与上市公司的CEO、家族企业集团的领导见面,并拜访了keggfarms(一家努力改善贫困的创新禽畜养殖公司)。即使备受尊敬的专家也会有种普遍误区:认为企业家们就足以反映出创业创新生态系统。这就等于说棒球只和投手有关一样。没有孤单的右外野手,棒球比赛也无法进行。不要仅仅寻找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而是要对各个不同领域有广泛认知。

3 群体会谈

我已经在超过12个地点促进多个圆桌群体会谈,这些地点包括伊斯坦布尔、埃德蒙顿、哥本哈根和波多黎各,对话成员包括研究员、投资者、政府官员、企业家和非盈利组织。他们不但观点截然不同,从群体对话中我还认清了人们期待更多创业的不同动机。高校管理者希望通过创业活动吸引学生和捐助者,政府官员希望创造就业机会,非盈利组织希望实现社会使命,并在财务上自给自足,企业家希望增强财富、挑战和影响力。这些不同的目标是自然产生的,如果你想理解整个生态系统,你必须理解这些动机。

通过在群体中聆听并观察那些参与者,你往往能发现生态系统的不同领域之间是分裂还是统一,客气还是坦率,协同还是冲突。而且,你能看到创业文化的每一部分在你眼前发生:人们是否会独立思考?他们是否鼓励不同的观点、研究和风险?他们以前认识么?

4 关注大企业

寻找正努力从市值一百万扩张到一千万的公司和企业家,而不是那些向你推销创意想法、初出茅庐的创业者。这点并不容易:密尔沃基城市周围有1万4,000家公司都处于这个市值规模。事实上,威斯康星州的中间市场商业部门的比例大小在美国排名第二。但是它们大多数都受限于运营生意与照顾顾客,而没时间参加推销自己的活动或创业发展会议。罕有创业观察家会把企业发展放在对话中心。但是通过观察企业发展,你能得到对生态系统迥然不同的看法。

在哥伦比亚的马尼萨莱斯,我们和商务部门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抑制或促进100家企业成长的本地因素。该调查结果并没有强调提高风险资本的重要性,反而强调了吸引并保留人才的困难。把重点放在扩张并且发展你的生意上,而不仅仅是起步。

当你和银行交涉时,专注企业扩张也很重要。如果你的公司刚刚起步而不是正在成长壮大,你将失去银行家的兴趣;银行的职责并不是投资那些没有多少资产做保障的初创企业。但是银行十分重视已经进入快速发展的企业。

5 找准融资

资金在创业创新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请不要从寻求天使投资者或风投开始。你应该从咨询投资银行家开始,对企业收购提出合理建议是他们的本行。跟证券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谈话,并和后期的私募基金经理见面。不要忽略那些向扩张企业出租设备的公司。在哥伦比亚的马尼萨莱斯,我们为快速成长的企业开发金融工具。通过从融资食物链底部开始学习,我们发现哥伦比亚的退出渠道如此有限,以至于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者很难在未来的几十年内看到回报。因此,我们发展混合金融工具来给投资者更快(较少的)且更稳定的回馈。

6 看本质

当你与企业家(或其他参与者)对话时,你要对他说的话多想一想。多数人没有训练过如何观察或解释自身行为,更不要提他人行为了,企业家也不例外。我跟40多个国家的企业家交谈过,而他们的说辞总是一样的:“我很难获得初期资金,很难发现人才,也难以与规则和官僚机构抗衡。”很耳熟吧?此外,创新机构的官员们或国家小企业管理局(SBA)会很乐意谈论他们的影响力和成就。跟风险投资家谈话,他们也会告诉你他们在引领变革上多么不可或缺。初创企业社区的带头人也会满怀激情地解释初创企业是如何重要。

所以你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比如,一位政府高级官员到访以色列,希望能了解亚泽马计划(Yozma),这是­政府刺激风险投资的一个绝佳案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色列的1亿美元母基金(母基金是一种专门投资其他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译者注)。听闻了亚泽马的积极影响(政府官员往往这么认为,但以色列的第一代投资者并不以为然),这位官员开始在自己的国家推销类似的风险投资基金。然而当我和他详谈时,发现没有人告知他,亚泽马成功的要素或许是每个资金的投资者都必须按预定价格买断政府的利息。学会提出好问题,避免只学到成功案例的皮毛。

7 慎用数据

从定义上来讲,创新性创业很罕见,创业生态系统超本地化,甚至都市区域的数据都能掩盖一个地区的创业现实。近期,密尔沃基市招待了一个来自著名创业机构的访客。这位访客带来了精心准备的数据,数据显示密尔沃基市的人口在下降,研究员比率低,初创企业率极其糟糕。但是经过和投资者的讨论以及三天的观摩,他发现当地经济蓬勃发展,很多大公司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因此他改变了观点,不再认为密尔沃基是一个和底特律一样的“困难都市”,而是一个充满潜力的地方(底特律可能也在迅速改变)。

8 找出幕后英雄

两年前,我和麻省理工学院的创业教授艾德·罗伯茨(Ed Roberts)共进午餐。在20世纪80年代,他曾经是我的早期创业教授之一。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罗伯茨就一直和波士顿创业生态系统紧密相连。剑桥创新中心成立的几十年前,罗伯茨就在研究波士顿的企业家,他创建了第一种子资本基金(零级资本),并共同创建了美迪宇能(Meditech)公司,而且还是很多科技企业的董事。我们的谈话因为一些经过麻省理工斯隆学院自助餐厅的企业家中断了5次,他们或是感谢教授的投资,或是感谢他起到重要作用的引荐,或是感谢他给出的建议。显而易见,罗伯茨是剑桥创业生态系统的关键性人物。找出这些幕后英雄理应是你信息搜集的一部分。

总的来说,创新旅程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旅游。从根本上来讲,如果你想要了解复杂的经济与文化现实如何起作用,这是必做的功课。为了成功,你需要成为一名人类学研究者,提出刁钻的问题,看透事物的本质。

丹尼尔·艾森伯格(Daniel Isenberg)|文

丹尼尔·艾森伯格(Daniel Isenberg),巴布森高级主管培训中心(Babson Executive Education)的创业实践教授,巴布森创业生态系统项目(Babson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Project)的创始执行董事,《创业家如何逆势创造并撷取非凡价值》(Worthless, Impossible, and Stupid: How Contrarian Entrepreneurs Create and Capture Extraordinary Value)(2013年7月出版)一书的作者。

夏中凯 | 译 牛文静 | 编校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