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影响力

作者:李•豪威尔,塞巴斯蒂安•布库普 2016-06-03 15:33:40 0

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重塑我们赖以生存的经济、社会、生态和文化环境。这次工业革命的起因和发展方式是怎样的?针对这一问题,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教授(Klaus Schwab)提出了以下假设:

“第一次工业革命采用水蒸气为动力,实现了生产的机械化。第二次工业革命通过电力实现了大规模生产。第三次工业革命则使用电子和信息技术,实现了生产的自动化。第三次工业革命也是一场发轫于20世纪中叶的数字革命。在此基础上,我们正在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场革命的主要特征是各项技术的融合,并将日益消除物理世界、数字世界和生物世界之间的界限。”

他的观点并非毫无争议,因为学术界围绕近来颇有影响力的一些研究展开了激辩,这些研究预测经济衰退将长期持续,其中最著名的是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21世纪资本论》,以及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的《美国增长之起落》。

简而言之,争论的关键是前两次工业革命是否真的已然结束,以及那些创新在21世纪是否更为重要。例如,室内下水管道如今似乎司空见惯,但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可能远大于智能手机。

这些学术争议或许未能切中要点,这正是我们许多人感受到的,即技术正在弥合物理世界、数字世界和生物世界的界限,既给我们带来了无限希望,也隐藏着潜在危险。例如,世界许多地方已使用移动电子平台来降低金融交易成本。这样的平常例子不仅让人对“创新终结论”心存疑虑,也提高了使用生产力标准衡量信息时代进步的重要性。

但是,争论生产力悖论导致更重要的问题被忽视了:即我们如何从科技变革中获益,并降低风险?这是因为,面对未来数十亿台互联设备将改变商业模式和客户体验,上述事例预示着的未来前景尚不明朗。如果是这样,工业部门和生产系统该如何进行调整?国家发展计划需要怎样调整?如何让技术进步更具包容性?或许,我们不应该将第四次工业革命视为一项技术挑战,而是将其视作一项领导力挑战。

首先,发挥领导力就要界定未来应有的图景,让各利益相关方不仅能共享、更要共创未来(黑体)。因此,我们必须首先质疑已经根深蒂固的假设和想象,它们影响着我们对未来的构想。这是第十届新领军者年会的一项主要构思原则。在此背景下,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欧洲研究委员会等机构的一流专家将探讨颠覆性科学对健康、粮食安全、污染等领域的影响。此外,论坛与其学术和技术伙伴合作举办的“流动的创意”展览将展出思辨设计和引人注目的创新成果,激发参会者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合理场景进行思索和辩论。

第二,现有的思维模式不仅受困于“有效期”问题,在如何应对科技快速变革所带来的影响方面,我们的心智还没有做好准备(黑体)。技术变革产生的各类问题纷繁复杂、难以捉摸。解决问题需要的不是详细计划,而是远见、韧性和灵活性。在新的“转型路线空间”,通过论坛“转型路线图”、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Landsat项目提供的延时高清卫星影像、哈佛大学的“经济复杂性图集”,以及对当前和未来全球基础设施网络的大规模图解等可视化数据,参会者将获得更好的情境化资讯。

第三,科技变革不仅促使我们重新评估现实,也让我们反思和重申价值观(黑体)。当前,药物学和基因工程都可望实现远超医学疗法的强效治疗效果。如果人类基因增强成为追逐高分和热门职位的必要手段,将会发生怎样的情况?基因编辑技术不仅打开了个性化医学的大门,也逐渐成为一个可行的工具,能够用来复活已经灭绝的动物(如猛犸象)或根除害虫(如携带疾病的昆虫)。如果人类定制取代人类进化,又会发生什么情况?

要解决这类问题,我们需要揭示并处理个体与集体内部及其相互间的分歧。从我们对算法的痴迷,到公司主导研究所产生的影响,本届年会的“论坛辩论会”系列会议将探讨当今科技和创新领域的重大困境。要打造科技变革的影响力,我们必须厘清最重要的因素,权衡利弊和代价。我们必须面对许多问题,而它们都没有简单直接的答案。

最后,为了共创未来愿景,产业界、政府和学术界的新生代力量必须携手合作(黑体)。这次科技革命的发展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影响之深,迫使我们反思国家的发展方式、组织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人类自身的意义。全球经济复苏已进入第七年,面向未来的重建工作已全面展开,但人们对科技变革的影响仍然莫衷一是。

工程师们认为,一个新概念如果在实验室被证明有效,我们就可以说它被“发明”出来。但只有当它能以合理的成本、按照可靠的方式、在广泛的范围内得以复制,才能称之为“创新”。而当完全不同领域的创新汇集到一起,创新才能产生更大的系统性影响力。

对美国专利数据的研究显示,20世纪70年代以来,这类创新的比重从70%下降到50%。但世界经济论坛对800多位高管和专家的调查显示,这一趋势可能会逆转。从机器智能到先进机器人,融合物理、数字和生物世界的重大突破预计在十年内达到临界点,继而实现从“发明”到“创新”的跨越。

在寻找伟大创新的案例时,我们往往着眼于光彩夺目的新产品,但21世纪之初最重大的一项技术进步并非新产品的发明,而是对既有产品的智能化。

我们希望参会者对会议中心内的悲观情绪和乐观精神深思熟虑,同时认识到:一方面,鼓吹“技术救赎”会让人心存幻想,甚至最终理想幻灭;另一方面,担心“技术颠覆”则可能扼杀创新和创业动力。

关键在于,要理解创新并不会孤立地发展。技术既是科学与工程的产物,也是价值观和制度的结晶。与其追问技术会如何影响我们,我们更应该就下列问题达成共识:如何让技术更好地惠及经济、社会和公民个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真正影响力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李•豪威尔是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会成员,塞巴斯蒂安•布库普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负责人。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