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福斯特教授:麦肯锡工作32年,带克里斯坦森实习,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 2016-06-08 13:05:18 2

“每年6-7%的员工从麦肯锡离开。我当年在的时候,流行这样的说法:‘在麦肯锡所有离职的人当中,三分之一的人是公司请走的;三分之一的人是自己不愿意在这里干了,而剩下三分之一的人搞不清楚是自己想走,还是被公司开掉的。’我想现在这种说法依然成立。”

理查德•福斯特教授(Professor. Richard N Foster)可能是麦肯锡工作时间最长的元老,他说,自己刚加入麦肯锡时,公司只有400多人,当时已经觉得这是个很了不起的数目。但是,如今麦肯锡已成长为全球设有100多家分公司,拥有9000多名咨询师的国际咨询巨头。

640.webp (12)

图中为福斯特教授(左)和本文作者(右)

福斯特在麦肯锡开创了包括私募股权、医疗卫生、科技和创新咨询在内的多个咨询服务部门。

而他另一个身份则鲜为人知:知名经济学家熊彼特“创造性破坏”理论的集大成者,颠覆创新理论之父克莱顿•克里斯坦森(Clayton Christensen)在麦肯锡期间曾经在他的指导下做研究。那还是在1986年,当福斯特教撰写《创新:攻击者的优势》一书时,这段经历对克里斯坦森形成颠覆理论产生了深远影响。

本、硕、博均毕业于耶鲁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专业,福斯特教授在商业公司、非盈利机构和教育服务担任过诸多董事和顾问要职,对科学和人文学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东西方创新最本质的不同是:西方的思想起源是亚里士多德,重个人主义、鼓励与众不同;而东方的思想起源是孔子,重集体主义和群体和谐。东方的“否极泰来”、好与坏之间循环相生的阴阳之道,与西方成败只单向发展的思路形成了鲜明对比。

福斯特教授用阴阳理论阐述了公司管理的精要。他认为,公司发展中有四大元素,运营、控制、创造和淘汰,其中运营和控制互为阴阳;创造和淘汰互为阴阳。只有寻找到合理的方式,淘汰公司的“遗留成本”,才能成功创新。

在访谈中,福斯特教授还阐述了他对于教育的看法。在他看来,当今的教育必须从追求视野越来越窄的“精专”培养模式,转变为注重培养掌握跨学科知识,尤其是学科之间联系的,具有全局视野的通才。“我22岁的小儿子从耶鲁天体物理学本科毕业后,即将去牛津大学继续深造该专业博士,虽然我不能确定他毕业以后的职业,但我给他的建议是,一定要从最高层次理解世界是如何运行的。与其说我更关注他的未来,不如说我关注他的个性。我确定的是,他是具有领导性格的人,在耶鲁时他就参加了耶鲁学校赛艇队,本月即将参加全美赛艇锦标赛。”福斯特自豪地说。

下面这个桥段有助于理解为何福斯特对儿子参加赛艇队那么自豪。耶鲁大学对于自己的学生有着独特的要求。以男性学生为例,耶鲁校方认为,除了精英级别的智商外,男性学生必须要参加群体性竞技体育项目。因为耶鲁校方认为,男性如果没有强健的体魄,就不能有强大的心灵,而群体性竞技体育正是培养二者的关键。毕竟耶鲁大学是培养领袖人才的摇篮。耶鲁大学共走出了5位美国总统、19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16位亿万富翁。

此外,福斯特教授还详细分享了他正在撰写的新书,书中分析了创新理论,并点评了克里斯坦森的理论,还详细分析了中国和美国公司的成功之道。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近期《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杂志。

刘铮筝|文 钮键军|编辑

刘铮筝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高级编译。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