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即便拥有了权力,你也该活得高贵些

作者:达契尔·克特纳(Dacher Keltner) 2016-10-18 09:11:11 0

在过去20年的行为学研究中,我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规律:人们获得权力,通常是依靠同理心协作开放公平以及分享等利他的品质和行为;但当人们感到自己有权力、享受特权地位后,这些特质开始消失。有权力的人更容易有无礼、自私、不道德的行为。19世纪历史学家和政治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说对了:权力的确会腐蚀人。

我将这种现象称为“权力悖论”,并在多种情境下进行研究,如大学、美国参议院、专业体育队以及其他类型的工作场合。在每种情境下我都观察到,人们依靠良好品质升至高位,但行为却越来越低级。这种转变可能快得惊人。

研究显示,财富和资质也会给人类似影响。在一项实验中,加州大学Irvine分校的保罗·皮夫(Paul Piff)和我发现,在专为行人通过的路口,驾驶最便宜汽车(如道奇Colts、普利茅斯Satellites)的人总会让行人先过;而开宝马、奔驰等豪车的人避让的几率只有54%,约有一半时间他们会忽略行人,还有法律。对27个国家企业员工的调查发现,有钱人能接受行贿、逃税等不道德行为的概率更高。蒙特利尔高等商学院的丹尼·米勒(Danny Miller)最近主持的研究显示,相比没有MBA学位的CEO,有MBA学位的CEO更可能为提高自己的收入损害公司利益。

这些发现显示,任何级别的任何领导者都可能有不良行为。安然公司CEO杰弗瑞·斯基林(Jeffrey Skilling)的财务造假,泰科CEO丹尼斯·科兹洛夫斯基(Dennis Kozlowski)的非法收入,贝卢斯科尼的性爱派对,莱奥娜·赫尔姆斯利(Leona Helmsley)的逃税案等,只是其中的极端案例。研究显示,身居公司要职的人,打断同事说话、开会时三心二意、提高声音说话、在办公室言语粗俗的概率,是普通员工的3倍。我的研究和其他研究都显示,刚刚升到高位的人尤其容易失德。

由此产生的后果可能影响深远。滥用权力终将损害高管的声誉,减少他们发挥影响力的机会,还将给同事带来压力和焦虑,损害团队活力、创造力、工作投入度和业绩。最近对17个行业800名管理者的调查显示,表示曾遭受粗鲁对待的管理者中,有一半说他们会有意减少工作量,或降低工作质量以作为回应。

那么,如何避免陷入权力悖论?通过反思和行动。

学会反躬自省

首先,你必须更好地认识自己。升至高级职位后,对于伴随着新获得权力而出现的情绪,以及行为的任何变化,你都要保持警觉。我的研究显示,权力会将我们置于某种狂热状态,让我们想要扩张、充满活力、渴望回报,感到无所不能、战无不胜。这可能导致轻率、无礼和不道德的行为。但新的神经科学研究发现,只要反思一下这些念头和情绪(“嘿,我感觉我现在应该统治世界”),我们就可以调动大脑前额叶的相关区域,抑制最恶劣的冲动。当客观认识喜悦和自信的情绪时,我们就不大会受其影响做出不理智的决定;当承认自己的沮丧情绪时(或许因为下属表现与预期不符),我们就不大会以敌对方式行动。

通过日常的正念练习(Mindfulness Practice),你可以建立这种自我认知。一种练习方法是,在舒适安静的地方坐下,深呼吸,将注意力集中于吸气呼气、身体感觉,或环境中的声音或形象。研究显示,每天花几分钟进行类似练习,能让人更平静、注意力更集中。因此,谷歌、Facebook、安泰保险、通用磨坊、福特、高盛等公司的培训项目都在教授类似技巧。

你还必须反思自己的态度和行为。你是否会打断别人?别人说话时你是否会看手机?你是否讲过令人感到尴尬或羞辱的笑话或故事?你是否在办公室说脏话?你是否曾独占属于整个团队的功劳?你是否会忘记同事的名字?你花钱是否比以前多很多,或进行不寻常的身体冒险?

如果你对部分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这就是预警信号,预示你可能陷入不正常、傲慢的权力展示。在你看来无伤大雅的行为,在下属看来可能并非如此。来看一个我最近听说的例子。一家有线电视公司的写作团队在吃午餐时,也遵循毫无必要的等级制:每天中午三明治送来后,按各位作者的资深程度发放。由于没能纠正这种行为,团队领导者几乎肯定会损害团队的协作精神和创造潜力。美国军队食堂的做法则正好与此相反,人类学家、作家西蒙·西涅克(Simon Sinek)新书的标题即来自于此——《领导者最后吃》(Leaders Eat Last)。军官遵守这项规定,不是要放弃权威,而是表达对士兵的尊重。

学会与人为善

无论是否已开始陷入权力悖论,你都必须努力记住和重复那些助你升至高位的良好行为。在给高管和其他身居高位者授课时,我强调三项重要实践:同理心感谢慷慨。事实证明,即便在竞争最激烈的环境中,这三者也能支撑良善的领导力

例如,莱娜·滕布林克(Leanne ten Brinke)、克里斯·刘(Chris Liu)、萨米尔·斯里瓦斯塔瓦(Sameer Srivastava)和我发现,相比使用盛气凌人、威胁性手势和语气的议员,表情和语调显示同理心的议员提出的议案更易通过。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安妮塔·伍利(Anita Woolley)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托马斯·马龙(Thomas Malone)的研究同样显示,当成员微妙地表现出理解、投入、兴趣和彼此关心,团队分析复杂问题时表现更好。

对谢意的微小表示也能带来积极结果。研究显示,言谈间经常认可对方价值的情侣较不易分手;被教师轻拍后背的学生更易挑战难题;在新成立的团队中对他人表示欣赏的人,几个月后对团队有更强认同感。沃顿商学院的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发现,当管理者特意感谢员工时,员工的投入度和产出都更高。我和耶鲁大学迈克尔·克劳斯(Michael Kraus)对NBA球队的研究表明,球员之间通过拍头、熊抱、撞胸撞臀等肢体动作表达欣赏的球队成绩更好,平均每赛季多赢近两场(这在统计学上是很大差别,而且经常决定球队季后赛资格)。

简单地表示慷慨也有同样强的效果。研究显示,在团队中愿意与他人分享的人,例如贡献新观点或协助他人的项目等,被认为更值得尊重、更有影响力,也更适合领导职位。哈佛商学院的迈克尔·诺顿(Michael Norton)发现,当组织提供向慈善机构捐献的机会时,员工的满意度和产出更高。

一旦成为了老板,你也许会认为既要确保达成很多目标,又要一直保持“良善权力”的道德标准会有些困难,但其实并非如此。你的同理心、感谢和慷慨的能力,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简单的人际活动来培养,如团队会议、客户拜访或谈判、360度反馈等。

练习同理心:

— 在每次谈话中问出一两个好问题,并用自己的话重复对方的重要观点。

— 投入地听对方说话。将身体和目光朝向说话者,用声音表达出兴趣和投入。

— 当别人来诉苦,通过“我很遗憾”“这真的很难”等话语表达关心。避免急着下结论或提建议。

— 开会前,花点时间想想你要面对的人,以及他生活中正发生的事情。

Facebook的工程总监阿尔图罗·贝亚尔(Arturo Bejar)是我了解的一个例子,他在带领由设计师、程序员、数据专家和作者组成的团队时,总是把同理心放在首位。我在观察他工作时注意到,他参加的会议均由一系列开放性问题构成,而且他从来都仔细聆听讨论。他会把身体朝向每位发言人,并仔细把每个人的观点记在笔记本上。这些同理心的微小信号向团队传达出,他理解他们的关切,并希望大家一起取得成功。

练习感谢:

— 让周到的感谢成为你与他人沟通的一部分。

— 及时向同事发送电子邮件或写便条,对成功完成的工作明确表示赞赏。

— 公开认可每个人为团队带来的价值,包括行政人员。

— 运用正确动作,如拍后背、碰拳、击掌等庆贺成功。

道格拉斯·柯南特(Douglas Conant)任金宝汤(Campbell Soup Company)CEO时,在组织中强调感谢文化。每天他和助理都会花最多一个小时,在电子邮件中和公司内网上寻找员工“做出改变”的消息。从高管到维护人员,柯南特通常会手写便条,向每个做出贡献的人道谢。他说自己每天至少写10张,在10年任期内总共写过约3万张,而且经常发现它们贴在员工办公室里。我教过的领导者还分享了其他方法:给员工小礼物、请他们吃大餐、举办每月最佳员工庆功会,或建立真实或虚拟的“感谢墙”,让员工有机会感谢同事的特殊贡献。

练习慷慨:

— 找到机会与你领导的人独处一小段时间。

— 将一些重要、荣誉的任务委派给下属。

— 慷慨给予赞扬。

— 分享光环。将成功归功于本团队和组织中每个做出贡献的人。

皮克斯旗下导演皮特·道格特(Pete Docter)是慷慨方面的大师。刚开始与他合作《头脑特工队》时,我对他5年前创造的一项银幕奇观很好奇:《飞屋环游记》开头的蒙太奇镜头展示了主人公卡尔结识并爱上艾莉,和她度过漫长而幸福的婚姻生活,再到她一病不起。当我问他这是怎么做出来的,他给了我一份多达250名合作者的详细名单,包括作者、动画师、演员、分镜画师、设计师、雕刻师、编辑、程序员以及计算机建模师等。当被问及《头脑特工队》的票房成功,道格特也给出了类似回应。我合作过的另一位Facebook高管、产品经理凯莉·温特斯(Kelly Winters)也会将成功归功于团队。在做幻灯片展示或接受采访,介绍她带领的全景照片项目团队取得的成功时,她总会列出或介绍参与其中的数据分析师、工程师和内容专家。

通过践行同理心、感恩和慷慨等美德,你就能避开权力悖论。你将能激发身边人们的协作精神,实现最佳成果。你本人当然也会受益:声誉越来越高,领导地位保持稳固,并享受增进他人利益所带来的纯粹愉悦。(王晨 |译   廖琦菁 |校   时青靖 |编辑

达契尔·克特纳(Dacher Keltner)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教授,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 主任。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6年10月《别让权力腐蚀你》(Don’t Let Power Corrupt You)。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