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没有经历过怪上司,何谈领会了职场的攻守自如

作者:丽贝卡·纳伊特(Rebecca Knight) 2017-03-13 17:50:04 0

我们都曾与这种人一起共事过:他不知道如何闲聊,不会用眼神交流,甚至时不时会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当你的上司正是这种人的时候,场面可能会更尴尬。

你该如何与一个不擅长人际关系的上司建立关系?又该如何应付他们的社交尴尬?你应视若无睹还是帮助他增强自我意识?

宾夕法尼亚大学高级研究员、《如何在工作中获得快乐》(How to Be Happy at Work)一书的作者安妮·麦基(AnnieMcKee)说,不擅社交的管理者可能比你想象的更为常见。她说,“有很多人不曾花时间去培养情商,增强自我意识,或者学习如何审时度势。一个处于掌权地位的人要是缺乏情商,情况会更加严重,因为他会以为自己的权力可以让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此外,针对一个人的性格怪癖而提供反馈意见是不容易的。她说,“和对方谈论他的交流风格,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上司的上司都会避免这么做,而对身为他下属的你来说,这么做就更危险。”不过,管理学学者、教练兼顾问莫妮克·瓦尔库尔(Monique Valcour)说,假如你的上司缺乏社交技巧,这种情况虽然是一个挑战,但是它并非不能克服。她说,“基本上,你有两个目标:第一,要使你与这个人合作的经验更舒适、更愉快;第二,要有效地与这个人共事。” 

进行自我反思

瓦尔库尔说,为一个言谈举止总是令人不适的上司工作,最难的一部分就是这种处境会令人在工作上意志消沉。“与上司的关系紧张,可能会使你不堪重负。”她建议,要去思考你对上司的行为的“情绪反应”,可以选择独自反思,也可以与工作场所以外的朋友或导师一起讨论。你要思考的重点是:“我观察到了什么?我是感到沮丧还是觉得受限制?这种局面引发了我什么情绪?”你要记得,上司也是人。要尽力去接受他,他的缺点,甚至他的一切。麦基说:“不要崇拜你的上司,也不要期望他成为超人。你的上司既不是上帝,也不是怪物。”

积极帮助上司

瓦尔库尔说,如果你自己的情商高,而你的上司却恰恰相反,事实上这可能是一个机会。毕竟,不擅社交的管理者时常会“在社交场合中依赖别人帮助自己沟通。”你可以帮助上司与同事沟通,表达出他的愿景,并舍去他话语中的不妥之处。瓦尔库尔说,“你要想出一些方法,来补足上司缺少的技能,以促进他在工作上的人际关系。”你也可以帮助同事们了解如何与他一起共事,借此支持你的上司。你可以说这样的话:“‘是的,他说话过于简洁’,或是‘他不爱闲聊’,又或是‘他可能比较难以捉摸’,但是‘时间久了,我发现和他一起工作的最好方式是……’。”麦基说,不管怎样,“不要嘲笑你的上司,也不要在同事面前贬损他。这么做可能让你觉得畅快,但对情况却毫无帮助。”不妨考虑最坏的情况:“要是这话传回到你上司的耳中,他会感到受伤或生气。”

深入了解上司

若要与一个不擅社交的上司建立关系,你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瓦尔库尔说,“好奇心是你最有效的工具。”无论对方喜欢的是飞蝇钓、集邮、还是外国电影,“你要试着去询问他对什么感兴趣、关心什么,以及他的价值观,借此来认识你的上司”。这些努力可能不会得到回报,不过也没关系。如果你在个人层面上无法与上司沟通,就不要去勉强。麦基说,即使上司“永远不会问你的女儿是否在周末的足球赛中胜出”,你和上司仍然可以有着非常稳固的职业关系。

为上司提供反馈

一个可取的做法,就是偶尔试着帮助你的上司增强自我意识。瓦尔库尔说,“要遵循有效反馈的原则。要特别关注对方在某个情况下的言行和其所造成的结果。”换句话说,“不要说,‘你在会议上听起来像个性别歧视的混蛋’。相反,你可以这样说:‘你刚才开的玩笑让一些同事很难过,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多重视良好的人际关系’。”麦基说,“要再次上升为更大的目标。”你要把这当成是激发上司高级本性的尝试。你要更具同理心,温和地向上司提供反馈,而不是与其争斗。例如,如果你的上司对你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言论,麦基建议,你可以这么回应他:“你的一些话有点难以理解,可能会造成一些误会。你想要对我说什么?’要坦诚地向对方传达你的感受,善良的人通常会为此动容。”

多从正面角度思考

一个不擅社交的上司也许不是你理想中的上司,但他也绝对不会是你噩梦中的上司。你要稍微换个角度看待你的上司。麦基说,“如果你的上司基本上还善良,只是偶尔会说错话,那其实并不会太糟糕。他的用意大多是好的,人还是很善良。”她说,要避免对上司的拙劣玩笑翻白眼;相反,“要试着去释怀”。瓦尔库尔说,“减少负面影响,并将之减至最小”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就是“找出你们关系中正面之处,来转变你的态度”。如果你将和上司进行一场会议,不要让自己充满恐惧,“心里想着,‘啊,这肯定会把我累坏’。相反,要问问自己,‘我喜欢这个人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好在哪里?’要注意你们之间的相似之处。”

不要一味迁就

然而,麦基说,你还是要记得,“社交尴尬和冒犯行为之间还是有一些差异的。你有责任学习如何准确地解读上司的行为,同时了解上司话语背后的意图。这种技巧只有通过实践才能学到。”但是,时间久了,要是发现你上司不仅仅是不擅社交,而是一个“凶恶阴险的混蛋,那么你的问题就很不同了”。在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要逆来顺受。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还为上司找借口,甚至是暗中提供支持,“你将会被其他人视为问题的一部分。”她说,为了解决这种状况,“你需要告知你的团队和同事,你对状况很清楚,也知道这种情况是不恰当的。”在某些情况下,你也需要准备好“将此事上报到上级去”,或者通知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又或者,“可能是时候寻找另一份工作了。”

如何应对怪上司?

你要:

•确定上司重视什么,并努力就这一话题与他沟通。

•遵循提供反馈的最佳实践与原则,借此尝试帮助上司增强自我意识。

•寻找一些方法,帮助上司改善在工作中的人际关系。 

 千万不要:

•在上司背后嘲笑他。这样做可能让你觉得畅快,但是往往没有什么好结果。

•指望你的上司像超人一般。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要试着接受他。

•为上司找借口。如果你的上司不是仅仅不擅社交,而是越过了界限,严重地冒犯了其他人的话,那么就要有勇气把此事提出来。 

案例1不要八卦,并采取一种积极的心态

维克·卡普尔(Vik Kapoor)在职业生涯较早时期,曾经与一位名叫约翰(John)的上司共事。约翰是一位高级律师,他不擅社交,时常会开些“令人讨厌又不合时宜的玩笑。”

约翰经常会在午餐时间喝醉,因此他的社交尴尬也变得更严重。维克说,“约翰总是会回到办公室,漫无边际地跟我们说一堆话,以致所有人都要刻意不理会他说什么。尽管我们用肢体语言表达出自己完全不感兴趣,但这似乎也阻止不了他。

维克工作得很不开心,也知道他需要另找一份工作。在此期间,他尽力地接受自己眼前的状况。起初,当约翰开了尴尬玩笑或者产生怪诞行为的时候,维克会尽力劝自己“释怀”。维克承认,起初他经常会为自己感到难过。

他说,“在我的心目中,我是一个受害者。我会心想,‘天啊,为什么这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应该得到更好的对待。我觉得被困住了。’对于这种情况,我必须练习去接受,并且听之任之。同样的,我也意识到,‘防止’约翰给自己带来麻烦,并不是我的职责,而这些想法让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另外,维克会避免参与有关约翰的办公室八卦。他说,“我意识到,这根本不关我的事。我在那里工作的原因,是为了真正需要我的人好好工作。我最终决定像同情一位病人一样同情约翰,而且从未参与过有关他行为的八卦。”

最后,维克转变了自己的态度,以更积极地角度来思考自己的现状。尽管约翰那么嗜酒,但他也不全是那么糟。维克会特别选择在早上找约翰谈话,借此更深入地了解他。两人会经常谈论工作,以及各自在工作中的强项和弱点。“就在其他人越来越难与约翰共事的时候,我反而成了他值得信赖的同事。”

维克最终离开了公司,目前是一家培训公司 Extra-M 的创始人。他说,“现在,我与一些爱交际的人共事,因此觉得自己快乐多了。”

案例2接受上司的性格,并且在有机会时给予帮助

吉尔·查特韦尔(Jill Chartwell)首次接触到她那不擅社交的上司,是在两人通电话的时候。身为一名全球顾问的吉尔刚刚接受了一份新的全职工作,而她和未来的上司拉里(Larry)需要协商一下她的薪酬。她回忆说,“拉里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得出一个更合理的数额,但是他却很难表达自己的想法。当时的场面好尴尬。”

吉尔上任后,也看到了拉里在其他方面的社交无能。她说,“我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很容易与其他人打成一片,但却很难与拉里沟通。进行一对一谈话的时候,拉里不会用眼神交流,说话总是结结巴巴,也完全不擅闲聊。”

后来,吉尔和拉里共同为一个备受瞩目的项目忙活了九个月。在这段期间,吉尔开始非常同情拉里。她说,“我的侄子患有社交焦虑症,所以我非常了解这种情况,而我愿意去接受他。”

时间久了,吉尔也学会了一些最有效的方法,为拉里缓冲社交尴尬。她说,“我们经常一起参加会议,而我总是带头使谈话继续下去。我总是会在每个人的笔记本前面放一小块糖果。拉里会取笑它,而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会笑。这么做大家都轻松了下来,而这也成为了我们日常的破冰活动。”

吉尔也知道,当他们在会见重要客户时,她有责任帮助拉里保持镇静。她说,“我总是坐在他旁边,而当他说话的时候,我常常会把手放在桌子上,做出一个细微的小手势,提醒他慢下来。”

进行小组对话时,她会用一些较轻松的语言来表达出拉里的愿景。她说,“他很难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我会尝试帮他表达。我会这样说:‘拉里的重点是……’,或者‘我来补充一下拉里的话……’,接着再解释出我们对某一问题的想法。”

吉尔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验,但是在项目结束后,她要求调离拉里的团队。目前,她已经离开了这家公司。(朝隐  欧明谓|译 马雪梅丨编校

丽贝卡·纳伊特(Rebecca Knight)是波士顿的自由业记者,也是卫斯理大学的讲师。她的作品曾被刊登在《纽约时报》,《今日美国》及《金融时报》。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