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把完美主义与追求卓越画等号,其实是一种自欺欺人

作者:布拉德·约翰逊、大卫G.史密斯 2017-11-02 15:31:37 0

在一个全是企业CEO、大学校长或美国海军学院学生的地方,引入有关完美主义的话题,你会看到人们微笑着表示认同、点头会意,还会听到人们故作含蓄地对谁才是最完美的完美主义者议论纷纷。这种情形一点也不令人惊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追求完美这一品德赞叹有加,一些人甚至将追求完美看作他们引以为傲的优势。工作环境中对完美的推崇,无疑也大大加强了人们对完美的崇拜。

所谓“好的完美主义”的错误观念大行其道,人们纷纷试图将“有害的完美主义”和“好的完美主义”中诸如追求成就、追求卓越和设立高标准等积极特征区分开来。然而,心理学家托马斯·格林斯庞(Thomas Greenspon)的研究表明,将完美主义伪装成对卓越的追求,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完美主义与追求卓越本来就是截然不同的事物。所谓“好的完美主义”观念,其实只是一个矛盾且糟糕透顶的修辞。完美主义者在工作上取得成功,与完美主义无关。

同样在CEO、大学校长和军校学生之间,当我向他们说明习惯性完美主义与痛苦情绪、关系失衡,甚至强迫型人格障碍的诊断标准相关时,他们脸上的笑容与虚张声势的姿态开始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正的完美主义者非常熟悉完美主义的隐藏代价。

科学对人格综合症之中完美主义倾向的研究,向我们揭示了完美主义包含了两个独立的要素。首先,完美主义者给自己设定一些甚至连他们自己也无法达到的高标准。其次,一旦无法达成目标,完美主义者就会不停地严厉指责自己。归根结底,完美主义者害怕失败,担心出错;完美主义者的动力来自于高度的责任感和义务感,而不是出于热情或良性挑战;完美主义者总是为有可能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同而忧心忡忡。其中的一些人甚至可以被描述为“工作恐怖症患者”。

完美主义并不是成功的窍门,更像是一个“挫败自我的脚本”,精神病学家大卫·伯恩斯(David Burns)说。完美主义者为了避免犯错,压抑他们的创造力,避免必要的风险。习惯于自我批评的完美主义者更容易表现出抑郁(内疚、愤怒、悲伤、缺乏活力、不快乐)、焦虑、无助等症状,甚至生出自杀的想法。

完美主义是如何生根发芽的?尽管科学不是尽善尽美的,但一些事实表明完美主义是由遗传倾向、家长影响和社会文化因素结合产生的。完美主义者除了因其自身表现产生情感困扰和焦虑之外,有证据表明,完美主义者的父母对孩子更挑剔,要求更多,支持更少。完美主义者的父母对孩子完美的表现,会表现出亲昵和赞同;而对孩子不完美的表现或者犯错,会表现出否定性的失望或焦虑感。

性别因素也起着一定的作用。女性不仅更容易“遗传”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完美主义倾向,也更容易遭遇许多能力上的偏见,这反过来又促使她们追求完美。其中有一种偏见也许是最有害无益的,就是社会要求女性不断地证明自己。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女性通常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向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人们通常以潜力来评价男性,却以表现评价女性,而且评价女性的标准通常也更严格。这意味着男性的小错误会被忘记或原谅,而女性的错误则会被放大,并被记住,这使得女性为了达成完美,不断地进行自我批评,给自己施压。

在历史上由男性主导的组织和行业中,女性更容易得“冒充者综合症”(imposter syndrome)。在这种情境下,即使是能力最强和取得最高成就的女性,也会接收到各种各样的质疑——她们所取得的成功是货真价实的吗?当内化的性别偏见,伴随着外在的工作成见,女性就会形成严重的自我怀疑、自我批评,甚至为自己设定难以达成的标准。

这样一位完美主义者,是很难接受他人意见的。高效而有意义的关系特征是坦诚、互助、开放和信任。但是,一名完美主义者从来不会与导师分享自己成长和发展的经历,甚至也不会谈及自己的弱点。因此,一名完美主义者使出浑身解数所维持的完美形象,会让指导的价值丧失殆尽。即使一名导师灵敏地察觉到学员所拼命维持的完美主义,学员也会拒绝接受导师建议,去认识自己的不完美。

那么指导者该怎么做?以下几个策略虽然不尽善尽美,但却行之有效,能够帮助学员克服完美主义给工作带来的不良影响:

反省自己的完美主义倾向。身为导师,你曾经为自己设立过无理的个人标准,并总是自我批评吗?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经历,当给学员提供范例的时候,就应该要谨慎地意识到这些范例是否会再次加强学员自我挫败的完美主义。

让你的指导风格变得坚决、有效,兼具鼓励性和支持性。首先重视你的学员本身,而不是他们的表现。当你的学员因自己的失败而消沉,那么你要帮助他们培养一种好奇的探究意识,让他们学会勇于接受事物的不完美,为他们提供不同的方法以帮助他们前行。

识别出学员的完美主义想法和行为。让他们学会察觉出和拒绝对自身的无理要求。你可以像彼得·福克(Peter Falk)在《神探可伦坡》(Columbo)中所饰演的神探那样巧妙地提问:“我很疑惑,你一直坚称自己是完美无瑕的。但是你看起来是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的平常人,而人孰能无过呢。你能说说对此的看法吗?”

适当地暴露自己犯过的一些错误。向你的学员展示你如何从犯错中学习,每一个错误如何作为你迈向成熟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如何接受自己是一个会犯错的平常人,追求的终究只是不完美的卓越。

千万不要不懂装懂。 “我不知道,让我们一起寻找答案吧。”这样的回答方式,通常对你的学员更有帮助。它会让你的学员意识到,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现成的答案。

慎用幽默。在完美主义者眼中那个充满焦虑的世界里,移情式的幽默感是医治受困心灵的一剂良药。例如,如果他们总是以“我应该”的方式表达不合理的自我要求,指导者可以这样打趣地说,“我怀疑你那些应该做的事,并不能使你达到目的。让我们试试别的方法吧。”或者以小题大做的矛盾式幽默介入:“当然,我认为你是正确的。如果在今天下午的会议上你表现得不十全十美,我猜我们俩马上就会被炒掉,最终流离失所,工作无依。”

让学员学会面对完美主义者最害怕的事物——不完美。巧妙地引导你的学员承认自己曾经犯错,但不愿修正的经历。例如,让你的学员给你发一封有错别字的邮件,让他容忍这些错误所带来的焦虑感。

让学员意识到并承认完美主义者很难接受他人帮助的事实。同时,也让他们意识到你就是一名十分不完美的导师。(译言网网友pign/译   编校/周强

布拉德·约翰逊,博士学位,美国海军学院领导力、道德与法律系的心理学教授。大卫 G.史密斯,现役美国海军上校,美国海军学院领导力、道德与法律系社会学副教授。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