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你该如何找到目标?这本身就是个错误的问题

作者:约翰•科尔曼 2017-11-14 14:19:22 0

自从6年前,丹尼尔·古拉蒂、奥利弗·塞哥维亚和我一起创作了《激情与目标》一书后,我收到成百上千个问题——年轻人和年长者的提问都很相似——关于人生目标。所有人都在追寻目标。但大多数人要么觉得一直都没有人生目标,要么就是失去人生目标,或者认为自己某种程度上变得短视。

但在这所有的焦虑中,我觉得,大家深受被我视作对于目标基本性误解的困扰——这暗藏在我接收到频率最高的问题之中,那就是“我该如何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挑战这些误解,可以帮助我们所有人建立起对于人生目标的多维视角。

误解一

人生目标是你能找到的唯一的事情

在社交媒体上,我经常看到一条来自马克·吐温鼓舞人心的引语,“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天是你出生的那天,和你意识到它为什么重要的那天。”它清楚地解释了被我称之为“好莱坞版本”的目标。就像骇客帝国里的NEO和星球大战里的REY一样,我们活着只是为了等待命运的召唤。

不要弄错:这个可能存在,至少在某种形式上可能。我最近看了斯科特·哈里森在慈善晚宴上的演讲,他的故事大概是关于自己如何在经历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后找到一个更高层次的目标。但是我认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很难发生。对于大多数正读大学20岁的年轻人或者工作不如意的40岁中年人来说,寻找人生的目标更像是为了终结挫败感而不是为了实现人生价值。

实际上,要想取得事业目标,大多数人必须得专注于让工作变得有意义,这与从工作中找到意义同样重要。换个角度来说,你需要建立人生目标,而不是找到人生目标。基本上所有的工作都会有着自身标志性的目标。

校车司机承担着巨大的责任——照顾并确保数十个孩子的安全——这是保证我们的孩子能够接受到他们所需并且值得的教育的重要环节。护士们的角色非常关键,不仅仅只是照顾好病人的身体,同时还得引导这些人经历人生最困难的一些阶段。

出纳员可以成为别人生活中一个友好、令人开心的互动对象(这往往极为必要),而不是个被人忽视或者充满歉意的对象。但是在这每一个例子中,人生目标通常主要是从专注于工作中有意义的、有决心的事情上获得的。并且当按照这一思路去做时,其中意义就被加强,并成为人生重心所在。当然,有一些工作更为自然地让人觉得有价值,但是很多工作都需要人们至少得深思熟虑一番,才能找到我们所追求的“人生目标”。

误解二

人生目标是单一的

我经常听到的第二个误解就是,目标被看作是单一的。有些人的一生中似乎真的有不可抗拒的目标。特蕾莎修女将自己的人生奉献给服务穷人。塞缪尔·约翰逊全身心投入于写作中。玛丽·居里将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自己的事业。

然而,即使是这些杰出人物,他们生命中也有其他人生目标。特蕾莎修女只是将服务穷人看作是自己信仰高层次要求的一部分。居里夫人,在获得诺贝尔奖的同时,也是一名忠实的妻子和母亲(她为他的丈夫皮埃尔写传记,而她的一个女儿艾琳则获得了自己的诺贝尔奖)。而约翰逊在写作之外,是一名杰出的慈善家,经常关心穷人。

大多数人都可以从生命中各式各样的位置找到人生目标。以我为例,我可以从我的孩子、婚姻、信仰、写作、工作、社团等中间找到目标。对于每个人来说,我们只有一样东西找不到。它不是目标,而是我们所寻找的目标——价值的多样化源泉可以帮助所有人找到工作和生活的意义。专业能力只是人生价值的组成部分之一,并且人们通常都不会将工作当作人生目标的中心,然而工作却能帮助他人包括我们家庭、社区。了解人生目标多样化的来源可以减轻我们寻找给予人生意义单一目标的压力。

误解三

人生目标一直不变

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一生中会有着各样事业,这是很正常的。我就知道这样的一个人,比如,他最近离开了一家成功的私募股权公司去创业。还有不止2个人最近离开了已有的事业去竞选。无论我们是否会变更职业,我们中大部分人都会经历人生意义来源改变的阶段——比如童年、青年、为人父母、空巢期。

这种意义来源的改变并不奇怪,也不是缺乏责任感的表现,而是自然的、有益的。正如我们都会从不同的地方寻找不同的人生意义,人生意义的来源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我20岁的时候,关注点和目标与现在的大相径庭,几乎我们遇到的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

你该如何找到自己的目标?这就是个错误的问题。我们应该赋予我们所做每件事以目标意义,允许生命的意义来源多样化,这种意义会自然生成于我们生活中,并会不断地视情况而变。拆开所谓的“人生目标”,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它在我们生活中的存在和作用。(王婷|编译)

约翰·科尔曼是《目标与激情:来自最优秀、最聪明的年轻商业领袖的故事》一书的作者之一。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