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迪士尼影业主席艾伦·霍恩:“我们要占据‘大片’的稀薄地带”

作者:齐菁 2018-01-02 14:49:00 0

迪士尼影业近年来表现强劲,根据《好莱坞记者报》2016年的数据,迪士尼影业已经连续3年领跑好莱坞6大电影公司。2017年,真人版《美女与野兽》票房高达12.2亿美元,冲进好莱坞影史票房前10。正在中国热映的《寻梦幻游记》也票房口碑双丰收,今年的收官之作《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更是备受期待(中国首映式将于12月20日在上海迪士尼小镇举办)。

“大片战略”(tent-pole strategy)带来了丰厚回报。其实,除了在动画片和真人动画片上的绝对优势外,迪士尼影业在收购漫威和卢卡斯影业之后实力更为雄厚。但是,庞大体量并没有增加迪士尼发行电影的数量,它们对每年上映电影的数量严格控制在10-12部之间。

2017年夏天,在迪士尼公司美国伯班克总部,迪士尼影业主席艾伦·霍恩(Alan Horn)接受了包括《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内的中国媒体采访,详细解读了迪士尼影业的“大片战略”,以下是采访摘录。

屏幕快照 2018-01-02 14.54.21

华特·迪士尼影业主席 艾伦·霍恩(Alan Horn)

坚持“大片战略”成绩斐然

Q:迪士尼影业近年来票房势头非常迅猛,如何保持这样的成绩?

艾伦·霍恩:老实讲,要保持这样的成绩对我们来说是个大挑战。如今全球电影市场发展迅速,但我们的重点主要还是集中在北美。2016年,北美上映了843部电影,其中票房前100名电影占据总票房的90%,前200名占98%,剩下的643部电影则在争抢余下的2%票房。一部电影只要在美国某地的一块电影银幕上放映一周就算是“上映”,不过上映影片的总数还是挺吓人的。我们2016年就上映了11部影片,但占了总票房的26.5%,这就再次验证了我们“大片战略”的正确性。

Q:在这样的战略下,你必须做哪些重要的决定?

艾伦·霍恩:我为自己能在这家公司工作感到荣幸和幸运,前两天我刚刚拿到了工作5周年的纪念胸针(一枚布鲁托)。处在我这样一个掌握所谓“开绿灯”权力的位置,是否制作一部电影是最重要的决定。这些“大片”是每一部都要花费2亿到2.5亿美元的大家伙,非常昂贵的电影。在我这里,决定“开绿灯”需要一些要素。

首先,你要有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好点子和好故事,而且剧本也要过硬。另外,我认为电影公司对于一部电影最有掌控力和影响力的阶段是剧本(screenplay)阶段。拿造船打比方,建造船只的过程就是写剧本,而定好导演、制片人和演员时,这艘船已经下水,船开得越远,我们对它的掌控和影响就越小。因此,我对剧本的态度很强硬,我会坚持一版接一版地修改,有时侯快把编剧们逼疯了。如果得不到我理想的剧本,我可能会更换主创人员,真人版《灰姑娘》电影的制作就是一个例子,最初的导演马克·罗曼尼克本身非常有才华,只是他的剧本没法让我信服,没法让我觉得这就是观众想要的灰姑娘,最后我还是换掉了他。

我有个朋友,供职于另一家电影公司,他有一套不一样的哲学:找到最好的创作人员,给他们项目,给他们权力和支持,然后让他们放手去干。这我也理解,但我的理念是: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导演和制作人沉浸于电影制作的过程中会失去主观性,而创作上的决定又都是出自主观的,所以一定要有人能说“不”,能对创作决定做一些辩论。比如“《星球大战7》里要不要让韩·索罗死”我们就争论了一两个月,这个没有正确答案,我们可以不杀死他,仍然会有很多人支持。

Q:在运作一个电影项目时,你都会问哪些问题?

艾伦·霍恩:对于一部电影,一开始我会问“观众会想在大银幕上看这部电影吗?会想要现在就看吗?”如果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那我们就有问题了。我们想拍出不论身处何地的观众都会走出家门,开车或坐地铁来到电影院,买好爆米花,坐下观看的电影,而不是觉得可以等到上了电视网络系统,在小屏幕上观看的电影。

之后我会问的是:这部电影里,我会支持谁?我必须要有一个真正在意的角色,从开始到结束,和他一起展开一段旅程。

另一个问题是:这部电影是不是既有“心”,又有幽默?如果它只有心,充满关怀,但没有幽默,那它必须是一部伟大的电影才行;如果不关心任何东西,只有幽默,那它必须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好笑的东西。这两者都很难做到,所以我觉得两者都要有。还会问一些别的问题:包括这部电影时长多少,拍摄这部电影要花多少钱等等。

IP运作在于平衡和时机

Q:对于一些超级IP的续集、前传和外传等运作,应该如何把握?

艾伦·霍恩:我们一直在寻找最新鲜IP与知名IP续集之间的平衡。我们的片单里有《加勒比海盗5》,但同时也在拍《时间的褶皱》(艾娃·杜威内导演的著名小说改编科幻片)《新欢乐满人间》(罗伯·马歇尔导演的经典新编)这些全新的东西。

拍续集的好处是,我们知道观众对于这个系列很熟悉,票房已经证明观众对于角色和故事的热爱,所以不用花很多钱去介绍这些角色。坏处是如果拍得太多,观众会审美疲劳。推出续集的时机非常重要,这必须判断。我们不希望听到观众说“天啊,他们怎么拍了4部《加勒比海盗》,别拍下一部了。”

我看了《加勒比海盗4》的全球票房,然后问团队的成员:“如果我们花2.25亿美元打造一部新的加勒比海盗,票房得收多少才合算?”如果能够保证上一部一半的票房,风险就不大。我认为观众对此是十分挑剔的,也经常有电影公司就想榨干这些系列的价值,拍毫无新意的东西只是为了赚钱。因此,我们推出好的续集必须要有新的故事线,要给观众新的理由去看这些电影,要让他们觉得这是一部已有的系列,但也是我从未见过的东西。

Q:已有较长寿命的IP,比如《钢铁侠》《美国队长》和《复仇者联盟》,你们有什么新计划?

艾伦·霍恩:这个我们总是会有挣扎,小罗伯特·唐尼真的很有才华,很适合演钢铁侠,人也很好,是我的好朋友,而他也有50多岁了。对于是否拍《钢铁侠4》我们尚未决定怎么做,还要拍下一部吗?如何带来新鲜感?怎么让观众觉得“哦,这个好不一样啊,我要看这一部”?

有一个方法我们已经在用了,就是我们把不同IP的角色们混搭在一起。你们看到的《雷神3》是雷神和绿巨人全程组队,此前在《复仇者联盟》里他们并没有很多时间在一起。

还有一个必须考虑的是,我们是否要像华纳对蝙蝠侠所做的那样不停地“重启”角色,这是我们一直在讨论的事:究竟是用老演员一直拍?还是用新的演员演同一个角色?抑或让前辈角色把衣钵传给年轻角色?

另外,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引进完全不同的新角色,比如推出《银河护卫队》,女性角色《惊奇队长》,可能还会做黑寡妇的起源电影,由斯嘉丽·约翰逊主演。这些都有在做,但是那些老角色在慢慢变老,我们必须想出方法应对。

Q:在开启一个新的IP时,你又会有哪些考虑?

艾伦·霍恩:我举个最自然最成功的例子——《哈利·波特》,华纳有版权去拍这部小说真的是很幸运:华纳高层通过同学帮助拿到了《哈利·波特》的电影版权。这部小说瞬间大红大紫,读者已经展现了对故事和角色的热爱,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必须要忠于原作,其中一个做法就是得到罗琳的允许,让她喜欢我们针对小说要做的事。

至于要不要基于不那么著名的原作,开始新的系列电影,我们所做的分析就是这部电影能否说服大家想去观看。成本2亿美元或以上的大片知名度和关注度自然会高,人们都会知道它,读到它的相关报道。如果成功,观众和媒体会热烈地讨论;但如果不被观众喜爱,那也是巨大的失败,人尽皆知,因为大家还是会讨论。所以,我会对团队说:别被这些吓到,我们必须向前。如果失败,那我们也要精彩地失败,非常努力地尝试过后失败,而不是拍了烂片然后失败。

最大的挑战是“保持现状”

Q:Netflix等各种新的媒体形式、娱乐方式是否在影响着电影业?(迪士尼已于2017年8月宣布自2019年起,终止与Netflix的播映协议,开发自己流媒体平台——作者注)

艾伦·霍恩:世界变了,我们对此也感到巨大压力。这些年我们努力做的是拍出质量很高的电影,比如我们做了三部:《百万金臂》《麦克法兰》《卡推女王》(体育题材的中型成本电影)都是很好的电影,观众喜欢、影评人给高分,但是票房成绩有限。

因为在美国Netflix、Hulu和亚马逊等流媒体公司也会拍摄成本在2500万美元到4000万美元之间的电影,而且它们还有巨大的订阅观众群。在中小型成本的电影市场,我们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是,说到一部2亿美元成本的电影,它们不会拍。《卡推女王》的成本是1600万美元,但它一共只拿到了850万美元的美国国内票房,而《美女与野兽》的票房4个小时就达到了这个数字。

所以,分析市场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们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拍那些中小成本的电影了,我们必须发挥占据大片这个“稀薄空气”领域的优势。中小成本电影虽然也可能会有票房逆袭的故事,但毕竟风险太高。因此,我们对于要拍的电影,得慎之又慎。

电影生意以两种方式延展:技术和地域。电影的技术呈现很影响票价,又是一个重要得让人们去电影院观影的理由。电影的3D技术1952年就发明了,现在在中国非常流行。

此外,在做大片的时候,我们还要考虑电影在全球市场发行的可能性。就拿中国来说,一年只能引进34部外国电影,而我们的电影希望能够跻身这个行列,否则就失去了一个能卖5000万美元到3亿美元的市场。综合考虑,我们肯定会送出3D的《加勒比海盗5》而不是2D的《卡推女王》。

Q:迪士尼影业旗下现在有迪士尼、皮克斯、漫威和卢卡斯4大品牌,你如何处理与这4大工作室的关系?

艾伦·霍恩:这就像你有4个孩子,首先要平等地爱它们,然后我想我对电影和电影人高度的热情和尊重也很重要。我做这行是因为我爱电影,我每周都要看5、6部电影。而且,我也明白每部电影做起来都不容易,从一个想法的诞生到剧本到最后上映的整个过程处处充满挑战。我们的团队很棒,他们的专长和创造力惊人。我记得5年前有人问我:你对漫威的计划是什么?我说:我计划给他们带咖啡,因为他们的工作很棒。

我还在一个空军上校那里上了很好的一堂管理课,我曾经问他:你怎么那么厉害,跟每个人都能打好交道,大家都说你是个很棒的管理者。他说:“我可不是管理者,而是看门人。每个人都有一把与之对应的钥匙,每把钥匙都是不同的。只要找到他的那把钥匙,那你就解开了与他打交道的谜题。”因此,我知道皮克斯和迪士尼动画的约翰·拉塞特、卢卡斯的凯瑟琳·肯尼迪、漫威的凯文·费吉和真人电影的肖恩·贝利,他们都是完全不同的个人,他们每个人都跟我有不同的关系。而他们对于迪士尼影业的理解是相同的,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我们买下了漫威和卢卡斯影业,罗伯特·艾格有这个远见和勇气,如果你只有眼光而没有勇气,那你就只会说:“啊,15年前我应该买下Netflix的”。这些公司都是不同的,它们只须专注在自己所擅长的IP和故事,不用关心其他做得怎么样。现在,我可以让它们每年拿出1-2部大片来,这样我们就能保证基本每个月上映一部大片,又不相互打架。归根结底,只有电影的质量是最重要的。

Q:你已经执掌迪士尼影业5年,现在这份工作对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艾伦·霍恩:最大挑战就是保持现在的势头。我跟我们的司令官罗伯特·艾格说过:我不知道我们能怎么做到更好了。我们不能大幅度加大电影产量,可能做到从8部大片加到10部,最多15部,不能加很多,不然质量会受损。所以挑战就是“保持”。

还有就是搞清楚我还要做多久。现在去到每一个房间里,我都是最老的那个。因此,挑战的一部分是保持我个人的精力。我爱电影,但这是一份必须全力投入的工作。即使接下来几个月我们没有电影要上映,工作也绝无停歇,每一天都有事情。要找到平衡很难,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做一点别的事,我之前下象棋、打网球和打扑克,现在这些我都不干了,只有工作和健身。(齐菁|文 李剑丨编辑)

齐菁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新媒体编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