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唐·塔斯考特:区块链代表着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

作者:牛文静 2018-03-01 10:50:46 0

达沃斯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认为,区块链(Blockchain)作为继蒸汽机、电气化、计算机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成果,预计到 2025 年之前,全球GDP总量的10%将利用区块链技术储存。

全球各国都洞悉了这一技术背后的巨大潜力,多国政府投资对这一技术的应用进行研究。根据《腾讯可信区块链方案白皮书报告》,目前中国共有区块链创业公司及研究机构近百家。

唐·塔斯考特(Don Tapscott)被誉为“数字经济”之父,在2017年11月公布的全球Thinkers 50榜单中,唐·塔斯考特因为对技术影响力的长期研究,成为全球排名第二的思想家。《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维也纳举办的“全球彼得·德鲁克论坛”上采访了他,他谈到区块链应用的最新发展,并指出,这项技术是人类千载难逢的机遇。

feb18-19-478145447-Fanatic-Studio-850x478

计算机科学发明以来最大的创新

HBR中文版:区块链的革命性体现在什么地方?

唐·塔斯考特:首先我要强调,区块链和比特币并非一回事。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但它所代表的东西远不止于此。我认为,它代表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

信息互联网时代,如果我通过互联网发给你一份文件,都是发送了一个副本。对信息来说,这样做没问题。但是对经济真正重要的事,例如资产,包括金钱、知识产权、股票、碳信用、音乐、艺术品、身份信息、能源等有价值的东西,复制不是好主意。如果我转给你1000元人民币,要确保我手上少了1000元人民币,否则我还可以给多人转账。这就是长期以来密码员称为重复花费(double spend)的问题。在管理经济时,我们是通过银行、政府、信用卡公司、社交媒体公司等中介机构完成的。他们确定交易双方身份,留下记录,完成交易。

除了信息互联网,我们还有价值互联网,一个覆盖面巨大的分布式账本:从金钱、股票到身份信息、音乐都可以储存其中,并能够完成点对点(peer to peer)交易——信任不是由中介机构创造,而是由加密完成,由协作的功能完整的代码完成,这就是区块链。

我们不再需要强大的中介机构,而是通过原始的价值媒介完成交易。我认为,这是计算机科学发明以来最大的创新。

区块链的潜力还体现在,它能够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区块链是分布式的,与今天中心化的计算机系统相比,更能防御黑客攻击。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机会蕴藏其中。区块链能够通过不可更改的记录保护权益,还能创造真正的共享经济。

HBR中文版:区块链目前有哪些应用?

唐·塔斯考特:最为突出的应用是针对那些所谓颠覆性的公司,例如优步、滴滴、爱彼迎(airbnb)等自称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其实这些公司不是真正的共享,而是聚合服务提供商。区块链的软件完全可以完成爱彼迎的工作。我们假设一家叫做b-airbnb的公司,是一款区块链的分布式应用软件,所有想出租房屋的人共享这个软件。当某个人想租房子的时候,用这款软件筛选条件,找到合适的房间,用区块链处理合同、身份验证、数字支付等问题,无需任何独角兽公司作为中介平台抽取中介费用。

这项技术还可以应用在供应链方面。所有的贸易金融业务都可以通过区块链完成,它的前景无限。价值互联网方面,目前正涌现出成百上千的应用。

HBR中文版:哪些应用已经有了实践?

唐·塔斯考特:无需银行作为中介的汇款平台已经有了。贸易金融方面也利用了这项技术:跨境送货涉及船运公司、物流公司、托管代理、清关公司等各种不同的参与方。利用这项技术,所有人都能看到账本,能够共享状态。这非常具有革命性。

区块链技术需要标准

HBR中文版: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生态环境哪些方面还不够成熟?

唐·塔斯考特:就像第一代互联网一样,区块链不是由政府管理的,而是由自下至上、自我组织的生态系统管理。很多事情还需要完善,比如需要更好的研究、更好的政策环境、需要标准——这点非常关键。对于一些区块链应用来说,标准制定的过程很糟糕,比特币就是一个例子。而信息互联网当时有清晰的标准,比如有国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这样专门为互联网制定标准的机构。还有万维网联盟为万维网制定标准。而区块链方面,目前仍是荒蛮阶段,尚未有标准。这就充满了迷惑、乱象和灾难。

HBR中文版:你如何评价比特币?

唐·塔斯考特:我不是很关心比特币。政府也不应该过分关心它。我认为比特币永远不会成为任何国家法定货币的竞争对手。

HBR中文版:区块链技术将如何影响企业运营?

唐·塔斯考特:影响非常大。在区块链技术研究所(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e),我们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70个有关项目的研究。举个例子,对于企业的首席财务官来说,现在大家通用的是复式记账(double-entry accounting),但在区块链技术下,我们可以引入第三个项目,给某次交易盖上时间戳的收据,从而实现三式记账法(triple-entry accounting),能够对公司内一切账目进行实时审计,这样首席财务官就不需要在年末进行审计了。

还有首席法务官。以太坊区块链由一位加拿大人开发,它能够实现智能合同,可以自我执行,处理人们之间关于执行、管理、绩效、支付等问题的协议。社会活动很多都基于合同缔结,有正式的、非正式的,当这些合同都变成智能合同会有重大影响。想想这对律师来说意味着什么?公司的营销部门、法务部门都会受此影响。

此外还有首席运营官,他们通常管理着供应链,供应链成为区块链后是革命性的变化。因此,所有管理者都应该对这项技术保持关注。

HBR中文版:区块链很具颠覆性,企业该怎么做才能不被其颠覆而是利用好这项技术?

唐·塔斯考特:这个问题很重要。如果你抗拒它或者忽略它,可能会变成危险的事情。但如果你拥抱它,可能会成为助力公司发展的强大力量。企业要开始了解这项技术,不断试验,培养相关人才,鼓励政府制定合理的法规。打个比方,做外科手术的时候,要用解剖刀,不要用锯子。目前区块链应用方面的主流方式更倾向于用锯子。

HBR中文版:作为个人为什么要关心这项技术,该如何利用?

唐·塔斯考特:举个例子,我所在的城市多伦多,居住有近100万中国人,他们会向在中国的亲友汇款。这是一个数额巨大的市场。传统的汇款机构要向他们收取较高的手续费,但你现在可以通过区块链平台完成,只需要1%手续费,7分钟就搞定。从这个例子中我们能看到,点对点的资产流通,能为这些家庭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如果你是音乐家,没有得到合理的报酬,那么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平台实现。它还可以保护隐私。区块身份出现后,你可以把所有信息放到区块中,包括交易信息、教育信息、医疗信息、社交媒体等,都在你的身份中,由你控制并能够货币化。你可以决定如何利用这些数据。

这项技术很快将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和深远的影响。第一代互联网,即信息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财富,却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导致了一系列社会问题。而在价值互联网中,我们能够通过将财富创造过程民主化的方式,预先分配财富。这从一开始就改变了财富创造的方式,让更多人参与经济,得到合理报酬。

HBR中文版:你考虑过这项技术的负面问题吗?

唐·塔斯考特:确实有许多负面问题,例如政府可能利用这项技术来控制民众;它可能会带来结构性失业;罪犯会利用这项技术牟利;.还要小心,技术可以自主学习,它们可能学会做其他事情,最后发展成某种病毒,这点也令人担忧。技术无法带来繁荣,人类才可以。区块链给了我们一个解决很多困难问题的机会,要看人类如何利用。

HBR中文版:现在技术发展似乎有点失控了,你如何看待技术的未来?

唐·塔斯考特:我认为未来不能靠预测,而是靠人类的实践去探索。我们要十分小心技术的边界,尽量让它做好事,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HBR中文版:说到下一代,我们该教他们什么,才能让他们更好地适应未来?

唐·塔斯考特:你无须教他们技术,他们会教你。对他们来说,技术就像空气。我更注重教育孩子学会正直和自律,永保好奇心,要有基于信任的良好的人际关系,有朋友、家庭和社交资本。我总说,我不关心你做什么、赚了多少钱,我希望你有原则,做改变世界的事。

牛文静/文

牛文静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驻伦敦高级编辑。

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8年2月刊《唐·塔斯考特:颠覆未来的区块链技术》。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