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凯:我们要做定义机器人时代的大脑芯片

    我自己是互联网的背景,所以我会从一个互联网发展脉络去看,我是怎么去看机器人这件事情的,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定位说不去做机器人,而是去做机器人大脑,[详细]

  • 俞志晨:机器人是未来整体性的替代

    科学家对“机器人”的最初定义,是要去辅助或替代人的部分职能。实际上人工智能包括机器人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部分取代人的职能。现在我们设想,机器人能不能像人一样。[详细]

  • 对话环节:挖掘机器人蓝海

    机器人最初不在互联网圈火,而是在传统行业火。德国、日本在这方面比较领先。传统行业对于工业机器人的关注非常多。中国制造业的升级,需要机器人取代工人,节约成本。[详细]

  • 机器人来了——拥抱第二机器时代

    蒸汽机引发工业革命,将人类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是第一机器时代。信息技术赋予机器思考与学习的能力,替代脑力工作者,开启了第二机器时代。[详细]

  • 与机器PK,谁能依然有未来?

    机器正野心勃勃地想要执掌人类的任何工作,汽车不是都可以自动驾驶了么。未来,我们还有工作吗?如果我们和机器一起工作,又该由谁来做决定呢?[详细]

读书必读文章

如能将机器与人的关系定义为相互支撑的增益关系,情况则大相径庭。

机器会不会取代人,新技术为何让经济发展与人均收入脱节?

接纳机器人意味着我们不能仅仅把它们当成一种新的技术应用。

面对与欧盟国家的巨大差距,中国企业还需要继续加大对机器人研发的投入。




可能对大家对每个人的生活对整个产业影响最大的事情,实际上是移动互联网。我一直从事人工智能,在互联网方面的研发这方面的工作,61号我离开百度,创立这家公司叫地平线机器人科技,我们这个公司实际上跟很多机器人公司不太一样,我们叫机器人技术,因为我们其实这个公司的意思是说,很多公司去做机器人,他的运动做的非常好,但我们公司的定位是定义机器人时代的大脑芯片,用来干什么呢?就是for fun,我觉得乐趣非常重要。

 

我自己是互联网的背景,所以我会从一个互联网发展脉络去看,我是怎么去看机器人这件事情的,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定位说不去做机器人,而是去做机器人大脑,要做机器人时代的英特尔,为什么我们这么思考,所以我们看过去,就是最近的,可能对大家对每个人的生活对整个产业影响最大的事情,实际上是移动互联网。

 

这个世界是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然后到面向未来,那可能是LT可能是机器人的时代,我们看到有两大趋势,这两大趋势是什么呢?第一个趋势是连接人和世界的结点,他是不断的在分散化。随之而来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断的场景化,就这两大趋势,一个是分散化,一个是场景化。在过去,在PC的互联网时代,连接人和世界的唯一结点是什么?浏览器对不对,就是浏览器是你连接人和服务,人和信息,人和外部世界唯一的一个结点,所以在PC互联网的时代,搜索引擎就是谷歌和百度。它们在这么一个交通要道上面他设了一个卡,所以这两个公司在PC互联网的时代是王者地位,是不可撼动的,因为他的垄断性他可以萃取互联网上面最大的价值。

 

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发现浏览器不是连接人和世界的唯一通道,因为你带的这个手机,他不是在办公桌上放着的,他是跟着我到处走。这个场景的话,就会越变越明确,就是打车的时候我知道明确的我要打车,我吃饭的时候我知道要打车,我要订机票的时候知道我要订机票,在很清晰的场景下面,人不会通过一个浏览器打开一个搜索引擎然后点关键词,而是直接打开APP,所以这个APP分化了搜索引擎跟浏览的作用,所以他越来越分散,越来越场景化。

 

我们看到因为这种分散场景化,他带来的是这种接触的频次使用的频次时间更长,另外使这个信息更加聚焦,这种随之而来的带来的一定是什么?从经济规模来讲,移动互联网的王者地位的公司,一定比PC互联网王者地位的公司还要大。我们看到谷歌是那样的成功,但是苹果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他远超谷歌,几乎是两倍这样一个规模,这种场景化分散化的趋势,从移动互联网往后面发展,他还在延续,他怎么延续呢,过去是软件形态的分散化场景化,现在开始是硬件形态的场景化跟分散化。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现在想想看,今天手机在连接人和世界这件事情上面他扮演的地位相当于什么?相当于我们当年PC时代的浏览器,对不对?他几乎是你唯一的连接人和服务,连接人和世界的这么一个节点。

 

但是往后面去发展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汽车他变得越来越智能,家电变得越来越智能,每个玩具变得越来越智能,你很难想象,我的某个家电、某个洗衣机或者空调,我需要掏出手机来操控他,这不是很奇怪吗,就像人跟人之间,我跟苏中去聊天,面对面的时候,我们还每个人拿出微信来,这是很反人性的方式,对吧?智能家电,汽车、玩具的人机交互功能越来越强,他处理信息的能力越来越强,他表达的信息能力也越来越强,比如说你可以不远的将来看到很多上面都有个大屏幕,展现很丰富的信息,这种情况下面你应该更多的是在当前这个场景下面直接的去交流去交互,手机就不会成为很多场景里面连接人和服务的这么一个东西。

 

在这样的话我看到第二波的趋势,第二波的趋势是什么呢?就是一个硬件形态的连接结点,他的分散化和场景化,比如说我们今天能看到的一个趋势就是汽车,汽车的屏幕越来越大,他中控的平台,现在针对汽车做的语音交互,包括HUD的这种对导航的更加直观的展示,实际上让汽车这件事情,你进了汽车以后你会觉得很奇怪,你还用手机,所以这是一个大趋势,这样的话我们面临未来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互联网,我记得两个礼拜前的时候(孙振一)在他的公开演讲里面讲到2040年,世界上面会有一百亿个机器人,机器人的数目在那个时候要超过人的数目,我觉得他的判断太保守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觉得就是未来的所有的这些2C的,小到玩具大到汽车,甚至这种无人机,都会有感知环境的能力,都会有这种人机交互的能力,他会有决策判断控制的能力,他自己应该是朝着一个机器人的形态来发展,所以我个人来认为每一个小公司他一定是疯狂的追逐某一个偏执的一个想法,在那个发展上面他疯狂的追逐。他都会变成某种意义的机器人,他不一定有这种机器人的这样一个形,但它一定有机器人的神。从这个意义上里讲,我们身边应该不奇怪,就是每个人身边,除了你身上穿戴的,跟你周遭用的东西,路上出行的工具,他们都会变成机器人的形态,你不会觉得很奇怪,机器人的数目应该是人的数目乘以十,我们暂且做这样一个估计。

 


案例分享:如何挖掘智能机器人的商业价值



人工智能跟机器人有何区别?我认为机器人是载体性的东西,而人工智能则偏软件方面,好像机器人的“大脑”、“神经系统”。虽然你看不到人工智能,但是它能够驱动机器人完成很多服务内容,比如安排机器人去做事情等。


机器人硬件载体不是我们的核心,我们一直认为,在现有的整个制造体系之下,硬件的迭代会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趋于标准化。大家可以看到,制造一个机器人,除了要有一套硬件之外,还需要服务软件来驱动机器人的思维交互。我们公司的软件服务是开放的,所有机器人产品都是可以使用,类似于谷歌的安卓系统。理论来讲,任何一个做手机的公司都可以用安卓来做智能手机,我们图灵机器人的软件服务系统也可以放在云端供第三方使用。


科学家对“机器人”的最初定义,是要去辅助或替代人的部分职能。实际上人工智能包括机器人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部分取代人的职能。现在我们设想,机器人能不能像人一样。从外观来看,机器人跟人越来越像,甚至可以达到与人80%的相似程度,比如在两三米之外你很难分辨这个机器人是真人还是假人;从软件层面来看,比如说机器人能否像正常人一样说话,能否让机器人有情感、跟你互动,我认为这个需要三五年的时间努力。一旦机器人有情感的话,那么他其实可做的事情非常多,比如在家里照顾小孩、老人等。所以我觉得机器人的本质,未来会是一个整体性的替代。


 大家看到,现在的机器人市场很热,一方面是因为大家看到了前沿趋势,比如人工成本越来越贵,我们需要机器人来帮助做事情。另一方面,很多基金公司、证券公司,他们会写智能家庭、智能家居的相关报告。那么,机器人如何成为智能家庭、智能家居的入口呢?我们需要能够把这些设备连在一起的载体,这个设备不仅可以连接所有产品,还能够跟人去互动。说得更大一点,就是成为物联网服务的一个入口。


现在整个在机器人产业里面重心是在硬件技术,软件的偏少。我觉得有几个层面,第一个是机器人硬件。虽然机器人的软硬件都不好做,但是相对来讲硬件容易做一点,比如国外做的机器人,在硬件方面很容易模仿,但是软件方面,真的是很难模仿,因为这需要很多的积累。机器人本身产品的发展,比如三五年之后,最终比拼的一定是软件。在硅谷的机器人市场,对软件的重视就远远大于对硬件的投入。


如今,机器人的硬件标准很不统一,比如操作系统,离真正的智能化操作系统还非常遥远。我觉得目前机器人的操作系统类似于2G手机年代,真正要实现人工智能,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真正关心的是机器人到底能带来什么样的体验和价值。我们需要以体验的心态去考虑机器人产品,这是我们做图灵机器人最深的感悟。


对话环节:挖掘机器人蓝海



余凯:对于中国来说是绝无仅有的好机会。第一机器时代是大幅度提高生产力,离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比较远。而第二机器时代,跟信息相关,与人的生活场景更近。中国的人口压力更大,机器人在生活场景应用的需求会更多。


俞志晨:机器人最初不在互联网圈火,而是在传统行业火。德国、日本在这方面比较领先。传统行业对于工业机器人的关注非常多。中国制造业的升级,需要机器人取代工人,节约成本。


余凯:未来的封口可能是基于大数据的人工智能,体现出来的不一定是硬件,比如金融方向,教育领域,教育的个性化,健康领域,第二个维度是偏算法数据硬件的角度,给生活带来舒适感的领域,比如智能家居。


苏中:认知计算可以扮演更大角色,在和海量数据结合后,产生的影响是巨变,老龄化场景对机器人的需求可能更大,日本已走在前端。


张楠: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在工业机器人方面,日德领先,中国的基础比较薄弱。但是在AI人工智能方面,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累积的大量的优势,同时,服务机器人也是未来的趋势。


余凯:互联网思维讲得有点过多了,我们的盈利模式就是卖unit,它有云端服务,它有network effect,价值各有不同,我做创业是为了实现一个价值,而不是为了赚钱。创业时,首先要想想,为什么创业?不创业行不行?创业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想通过创业,实现不一样的一些我自己的想法。


张楠:在细分领域可以做到无可超越的程度,我们会投资这样的公司。


观众提问:BM的芯片与余凯研发的芯片有什么差异?


余凯:IBM的芯片是偏研究性质的,我们是从功能层面做芯片的。


苏中:余博士的观点我不完全同意。IBM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研究性质,我们有创业者的心态,产品是有市场价值的。


观众提问:创业者如何说服投资人?

张楠:我们一般看B2C的公司,一般会看它的可替代成本,我们一般看B2C的公司,在考虑投资时,一般会看它的可替代成本,消费者为什么用你的,你怎么赚钱,持续地花钱,创业公司一般能讲清楚这三点就能说服投资人赚钱。

主办单位
品牌合作

编辑部电话:010-85657210 | 发行部电话:010-85650323 | 广告部电话:010-85657304 | 客服电话:400-009-0313 | 电子邮箱:hbrchina@hbrchina.org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br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82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