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facebook COO:讲真话、求真知、做真我

作者:谢丽尔·桑德伯格 2012-09-19 17:48:00 1

编者按:facebook首席运营官(COO)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获邀在2012哈佛商学院(HBS)毕业典礼上表发演讲。她表示,做人要“讲真话、求真知、做真我!”她鼓励毕业生择业时要"坐上火箭“,要考虑为自己的未来做些什么,不要太在意职位,要看发展,看机会,要依靠自己的知识获得尊敬。以下为演讲摘要。

年轻人如何求职?

和一群远比我年轻有活力的人交流,这正是我每天在Facebook做的事情。我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除了当他们问我,“没有互联网的大学是怎样的?”或者更夸张地说“谢丽尔,你能过来下么?我们想知道‘老人’会对这个新功能怎么看?”这类问题。

17年前当我是哈佛的学生时,我上了Kash Rangan教授的“社交化营销”。 Kash当时解释“社交化营销”概念的时候,举例说由于美国人体器官捐赠量不足,每天会有18人死亡。本月早些时候,Facebook推出了一款支持器官捐赠的工具,这是对Kash工作的直接应用。Kash,无论你今天坐在哪里,我们都十分感激你的贡献。

所以也就在“不久”之前,我坐在你们现在的位置上。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变化了很多。我所在的学习小组曾尝试进行第一次在线课程。我们用的是美国在线(AOL)的聊天室和电话拨号上网服务。你们的父母可以向你们解释什么是拨号上网。我们得给每人发一张写有我们网名的列表,因为那时在网上用真名是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不过这完全不行。网一直断,我们会被踢出聊天室。因为当时的世界还无法让90人同时在线交流。不过有几个瞬间,我们仿佛看到了未来。一个由于科技进步让我们和真实生活中的同事、家人和朋友更好地联系在一起的未来。

过去,如果想在一天内联系到比见面更多的人,你要么得有钱,要么得有名,要么得有权,你得是名人,政客或者CEO。但是今天不一样了。现在普通人也可以获得话语权,不仅包括那些能到哈佛商学院读书的幸运儿,而且还有任何能上Facebook、Twitter或者有智能手机的人。这正在打破传统的权利结构,让传统的阶层变得扁平。话语权正从机构转向个人,从曾经有权有势的人转向普通人。而且这一切的变化速度远远超出了当时就坐在你们今天位置上的我的想像。那时候,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urg)才十一岁。

当世界变得更紧密且更扁平时,传统的职业生涯也在发生变化。2001年,在政府部门工作几年后,我搬到硅谷寻找下一份工作。当时并不是个好时机。泡沫破灭了。小公司都在倒闭,大公司都在裁员。一个女性CEO看着我说,“我们根本不会考虑招你这样的人。”

过了一段时间,我有了几个录取通知。需要做决定了,那么我是怎么做的呢?我读过MBA,所以我做了一个Excel表,把工作都列了出来并且一行行把我的评判标准也列了出来,比较了各家公司的远景、工作的职责等。表格中有一个工作是去做Google的第一个业务部总经理。这现在听起来很不错,但是当时没人相信直接面对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可以赚钱。我都不敢确定那儿是不是真有这样的职位;Google就没有业务部,那要我去总管什么呢?何况那职位比我在其他公司得到的录取职位都要低好几级。

后来我和Google当时刚上任的首席执行官(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Emerson Schmidt)见了面,我给他看了我的列表。我说,“这份工作完全不合我的选择标准。”他用手按住我的表格。看着我说:“不要犯傻。”

极佳的职业忠告。然后他说,“重要的是坐上‘火箭’。当公司在飞速发展而产生很大影响力时,事业自然也会突飞猛进。当公司发展较慢时,或者公司前景一般时,停滞和办公室政治就会出现。如果你得到了坐上火箭的机会,别管是什么位置,上去就行。”

大概六年半之后,当我要离开Google的时候,我记住了这句忠告。当时好几家公司请我去做CEO,但是我去了Facebook做首席运营官(COO)。那时有人问你为什么要去给一个23岁的年轻人打工?

职业发展通常会被比作“爬阶梯”。但我认为这个比喻不再恰当了。在越来越扁平的世界里,这种说法是没有意义的。我刚到Facebook的时候,97届哈佛商学院的校友罗莉·格勒尔(Lori Goler)还在eBay做市场营销。我和她曾在某个社交场合上认识。她打电话给我说,“我想和你谈谈到Facebook和你一起工作的事,想打电话跟你说说我有哪些特长以及我想做的事情。但我知道所有人都会这样说,所以我想知道你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什么,我该如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我感动得五体投地。那时我前后雇了上千人,但是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说过。我自己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招聘工作一直被视为就是发现求职者,但格勒尔不这么想。我说,“你被录用了。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招人,你可以帮我。”之后格勒尔就换到了这个她自己都从未想过去做的领域,还降了一级,重新开始。现在她已经升职,负责Facebook的整体人事运行,她工作非常出色,在公司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格勒尔对职业有个很好的比喻。她说职业不是阶梯,而是游乐场里儿童玩的立方格攀登架。

当你们离开哈佛商学院,开始职业生涯时,你们可以寻找机会,追求发展,力求影响力,寻求远景,也可以平调、降级、升职,甚至换新的领域。关键是要培养你的技能,而不是填充你的简历。根据你能做的事来评判工作,而不是你可以得到什么职位。做真正的工作,接受一个销售目标,一个生产线上的工作,一个涉及运营方面的工作。别作太多计划,也别试图“青云直上”。如果我还坐在你们这个位置上时就计划好我的职业,那我会可能会错过现在的职业。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