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商学院是无知还是邪恶?

作者:詹皮尔罗·皮得里利亚里 2013-03-21 10:20:27
 

  过去的十年是全世界商学院自我反省的十年。自安然公司破产开始,经过金融危机,再到金融业内部交易及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丑闻曝光,一个问题在人们心中不断重复出现:这些号称致力于培养商业领袖的高级学习机构,到底是如何教导这些管理者的?为何他们的行为总是让我们大失所望?

  发出这样疑问的不单单是公众与媒体,诸多管理学界最闪耀的明星思想家也在此队伍中,例如菲佛(Jeffrey Pfeffer)、明茨伯格、阿德勒(Nancy J. Adler)、库拉纳(Rakesh Khurana),这仅仅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领军学者、畅销书作家、学院院长都认为商学院应该为商界的错误决策和丑恶行径承担部分责任。这些劣行严重破坏全球经济,令公众丧失对企业的信心。

  批判者彼此间的明显分歧只在于: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到底是商学院疏忽大意还是故意而为之?

  “疏忽派”阵营将商学院看作是无知的浮躁团体,认为他们“两耳不闻窗外事”。“物理嫉妒”(Physics Envy---指的是在很多专业领域中,大家认为其中的理论最终应该要像物理学一样,能够过数学模型的方式加以解释或呈现——译者注)支撑着他们进行神秘晦涩的研究,几乎与外界真实的商业环境毫无联系。“闭门造车”式的研究让他们忽视了教育的初衷,因此备受外界指责。

  “邪恶派”阵营对商学院的指责则更为严厉,他们甚至将商学院看作是一股邪恶力量,是工具主义(Instrumentalism)的代言人——利用自己的“神坛”宣扬一个无关道德的世界观,鼓吹精英主义,为经理人的一己私利正名,并暗示利润是所有价值观的基础。

  不可否认,这些批评声带来了一些变化。大部分的商学院已经开始增加强制性的道德课程或是重新修订教学计划,引入大家关心的、有关个人道德和社会责任的内容。但这样就足够了吗?

  答案没这么简单。

  问题的根源要比这些来得更为深刻。商学院的做法既非无知也非恶意使然。就像当今的商业世界,他们自身也处在转型期。商学院一面“大张旗鼓”地提升自己的竞争力与形象,一面暗自应付外界对他们身份与企图的质疑。对商学院来说,与其回答“我是谁”这样复杂的问题,倒不如回答“我该做什么?”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