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黑色领导力”:从曼德拉到奥巴马

作者:殷阿笛、里克·施腾格尔、戴维·雷姆尼克 2013-07-19 10:31:00 1

2013年7月18日,南非著名的反种族隔离英雄纳尔逊·曼德拉迎来了95岁生日。这位已在病榻上缠绵了一个多月的老人牵动着全世界的心。作为著名领袖,其表现出的意志力、领导力为管理者提供了很好的范本。

在此之前,2013年6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访问非洲,这是奥巴马第二届总统任期以来首次造访非洲,也是这位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总统时隔近四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回首四年前,这名“肯尼亚的儿子”曾短暂访问加纳,激起了不少非洲人兴奋。当地人期待着非洲能被列入美国对外政策的主要议程,从而加快融入现代世界的步伐。

实际上,与其说非洲在期待奥巴马给予的发展机会,不如说他们在追求适合非洲的领导。这是这块古老土地强烈的方向性问题。继“非洲之子”纳尔逊·曼德拉之后,奥巴马似乎恰好满足了这一角色的双重需要。

因而,这两人的领导力问题自然备受瞩目。不过,上述访问恰逢曼德拉病危之际。舆论所关注的双方会晤并未实现。

两人在领导力方面有何异同?有何值得借鉴之处?在此,我们特刊发《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总编辑殷阿笛(Adi Ignatius)对《时代》总编辑、作家理查德·施腾格尔(Richard Stengel),以及《纽约客》主编、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作家戴维·雷姆尼克(David Remnick)的访谈。

-----------------------

HBR:我们今天一起聊聊曼德拉和奥巴马的领导力问题。理查德·施腾格尔撰写了《曼德拉之路》(Mandela's way: Fifteen Lessons on Life, Love, and Courage),戴维·雷姆尼克则撰写了《崛起的桥梁》(The Bridge: The Life and Rise of Barack Obama)。请问,有些人真的会像曼德拉和奥巴马那样,天生就具有某种杰出的特征吗?比如说出众的领导才能?

理查德·施腾格尔:其实通常不是这样的,我认为领导才能的养成是一个结合的过程。不要忘了,曼德拉是极为特殊的个案,他的领导才能就是先天条件和后天经历的一个结合。曼德拉有642英尺高,宽厚的肩膀,魅力十足的笑容。然而,27年的牢狱生涯,某种意义上是锤炼他的熔炉。旷日持久的牢狱经历事实上塑造了他的性格,也塑造了他出狱之后我们所看到的诸多领袖特质。他的威严、他的宽恕、他的平凡等,他在狱中学到的一切都和他的性格天赋结合在一起。

HBR:成就曼德拉的这段经历非常重要。那奥巴马的考验是什么呢?他们有什么不同?

戴维·雷姆尼克:谈到入主白宫之前的经历,曼德拉的成就要远远大于奥巴马。某种意义上来讲,奥巴马并没有承受像曼德拉那样深重的苦难,但他却拥有与曼德拉类似的特征和气质。对奥巴马来说,第一次真正的考验是国家性的选举,但他并没有竞选总统,而是竞选了联邦参议员、努力进入国会。当他2004年竞选参议院议员时,已经和自己的对手一样强大了,并且由于天时地利人和,奥巴马完胜。

所以我们说到奥巴马的故事,难免会讲到他的好运气,他这一路走得真是相当地顺风顺水。而曼德拉是经过了27年狱中生涯之后才成为如此杰出的领袖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许多方面,奥巴马似乎都是下一个曼德拉。

当奥巴马真正参与总统选举时,他所表现出来的重要领导能力、自我控制的能力、才智、冷静、举手投足的流畅等,都令他的竞选对手相形见绌。这是他的制胜之道。

HBR:通常说,领袖真正的吸引力不仅仅作用于人们的大脑,而且还作用于人们的内心。

理查德·施腾格尔:曼德拉总是说,作为领导,他必须同时影响人们的想法和情感。在曼德拉和奥巴马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奥巴马的出众之处曼德拉也有。但曼德拉的领袖风采是经过了漫长的27年牢狱之灾历练出来的。

事实上,他在监狱中感悟良多,其中一点是:他意识到他在做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他要通过影响人们的头脑和情感,把非洲联合起来,他要领导白人和黑人,让非洲黑人和欧洲血统的非洲人融为一体。他必须理解欧洲血统的南非人。他在监狱里就开始试图理解他们的想法,学习他们的文化和历史,拉近与他们的距离。他还尽可能多地了解关于橄榄球的知识,因为这是白人非常喜爱的运动,就像电影《成事在人》(Invictus)所描述的那样。对奥巴马来说,他需要去做的不仅仅是影响白人的头脑,还要影响白人的内心。当曼德拉这么做的时候,他传递了调和的力量。他会说,我宽恕你,回溯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是那个时代把我们分开了,但把我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远比分散我们的力量更强大。

我想曼德拉在领导力方面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无数人都讲道的那一点:从来没有见到过曼德拉不满、愤怒、发火的样子。我可以说他真的会怒发冲冠,但他知道他不可以表现出来,他不能发泄出来。他应该有一种慷慨、宽恕、调和而不是激进的行为方式。他内心有着巨大的创伤,但他却绝不能以创伤示人。这也对他的领导能力带来了一定影响。他说,我不能这么做,我还没有实现民族的彼此妥协、我还没有实现非洲民族的和解,所以这一切的苦痛我都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不仅这样说了,而且也做到了。

戴维·雷姆尼克:如果把曼德拉和奥巴马放在一起比较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很有趣的一点,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老师和学生一样。他们都是致力于民族和解的政治家。奥巴马身上最具有吸引力的美德,是认识到有些人,比如说国王并非是法老、专制暴君,而是某种教师意义的角色。曼德拉也是如此。而民族和解政策的的确确是奥巴马非常重要的施政语言。但相比在改革医保政策上的作用,民族和解在政治上作用更大,在弗吉尼亚州和科罗拉多州的竞选胜利上也有更大的作用……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