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Google眼镜不代表未来!

作者:詹姆士‧威尔逊 2013-11-19 09:55:00

每个人都满心期待可穿戴设备浪潮的到来。自从拙文《可穿戴设备人体分析与管理》发表后,我就不断接到来自公司高管、科技分析师,以及最特别的就是创业家,询问一大堆后续的问题。

虽然问题各有变化,但大致可分为三类。

·“难道Google眼镜等抬头显示器(HUD)不是未来的趋势?”

不,未必是未来趋势。就现实而言,Google眼镜还显得长相怪异。预计在2018年近5亿的出货量中,这些昂贵的设备也很可能只占极少比例。相较之下,多数其他类别的可穿戴设备更为便宜,并以符合一般人较能接受的形象出现,如手环或表带。

毫无疑问,接受可穿戴设备的受众会有更为精准的定位。例如,突发事故的应急人员和很多行动不便的人,现在就可以受惠于这类工具提供的额外信息,以加强自身的安全,判断如何处理棘手状况。如果再进一步考虑实际信息和使用案例,我们就会发现,可穿戴设备在人道主义关怀方面潜力巨大。

然而,正如我在《可穿戴设备人体分析与管理》中所述,我们应该认真考虑可穿戴设备“非对称”使用的道德问题和实际结果。就算Google眼镜穿戴者有权未经同意便从他人身上获取信息,恐怕也未必能为社会接受。《哈佛商业评论》编辑史考特.伯瑞纳托(Scott Berinato)就将那些未经同意就获取他人信息的佩戴者称为“眼镜浑球”(glasshole)。这些现象恐怕涉及不法。在职场中,无论将可穿戴设备投入何种用途,都必须清楚地说明它们对员工(不是仅仅对雇主)的好处,并确保个人隐私不被泄露和非法使用,否则,就会陷入“奥威尔现象”(Orwellian;指政治独裁等乱象——译者注)。

·“可穿戴设备基本上不就是免持的个人电脑或智能手机吗?”

部分可穿戴设备确实是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之后的下一个发展趋势。例如三星智能手表Galaxy Gear便与其智能手机关联,让佩戴者能接收电话和文字信息。但很多其他工具和应用,如我下面描述的,都是破坏式创新。它们支持一些非常新颖的方法,可用以改善工作和社会。而蕴含在破坏性创新中的商机可能更加庞大,可穿戴设备的部分手杀级应用肯定尚未被想到。未来势必有让我们大吃一惊的产品问世。

·“可穿戴设备不就是最新最酷炫的玩具吗?”

当人们提出这类问题时,他们通常纳闷,这些东西是否只是为求新颖而制造出的科技产品。他们想知道用途,想知道是否可以用这些设备解决问题、如何解决问题。我在研究中已经发现证据和使用案例,可穿戴设备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帮助组织解决某些棘手问题。

针对上面这些看法,下面这个例子可以说明:可穿戴设备佩戴起来可以一点都不奇怪,并能为重大问题提供前所未有的创新性解决方案。

问题:美国每年都有约5%的医院病患在接受治疗时受到感染,因此而导致近10万人死亡。医源性感染如MRSA约消耗掉医院10%的营运预算、美国整体健保系统约350亿美元。

挑战:研究显示,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洗手步骤,70%的感染可得到预防或降低。但现实是,仅有四成医院确实按照这一规定执行。

 解决之道:佛罗里达州部分医院正实验通过可穿戴设备来解决上述问题。医生、护士和其他医护人员可以佩戴这种名为智能M(Intelligent M)、具有移动监测功能的无线射频系统(RFID)表带,与医院周围标志的地点互动。

例如,在洗手站,智能表带会追踪使用者手部的连续动作,实时提供回馈:如果遵循世界卫生组织洗手方针的动作要求,表带就会产生单次的快速震动,若是洗手动作错误则会引发三次震动,提醒医务人员重新再洗一次。

表带也和医院其他重要地点、设备和“事件”相关联,预先降低因员工忙碌而造成的疏忽。医务人员若是没有先洗手,一旦踏进病人的房间,表带就会立刻发出警告通知。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进行其他必须洗手的疗程中,如插入静脉注射针。

穿戴者每次交班时,表带也会将他们的资料上传,最终形成一份月度手部卫生报告卡。卡中显示每人遵循洗手规范的结果,并由此对照出某个部门和医院的结果。一名外科医师可能发现她所在部门遵循程度为80%,但她自己只有52%——这说明她应该改变惯用的洗手程序。

此处的目的是要取代当前多数医院追踪卫生的方法及视觉观察。这个方法既昂贵又耗费庞大人力。视觉观察的数据一般较少,在统计上也较不可靠,但使用可穿戴设备的创新方法则可获得大量精细的信息。这些根据背景和部门的分析是要帮助行政人员,找出个人和团队的趋势。不仅能知道医院遵循规范的程度为72%,行政人员还能看出89%的急诊室护士在包扎伤口之前有确实洗手,但在接触完病人之后仅有57%的人有再确实洗手——这项问题值得在集体会议时提出来处理。

《纽约客》医疗作者阿图·葛文德(Atul Gawande)曾说,解决诸如医院细菌等重大问题,其障碍就在于,它们“看不见”,这让“洗手”这一解决之道显得枯燥乏味、让人厌烦这种每日的例行公事。而可穿戴的震动表带则扮演了关键角色,能够提醒忙碌的医生以更正确的步骤洗手。

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使用案例,比如,看一眼艾菲尔铁塔,就能立刻获得它在维基百科的词条解释,或者把人们像书本一样打分评等级,当我们一望向他们就会显示他有几颗星……抛开这些条件反射性的案例,当我们目睹了可穿戴设备在医院系统的崛起案例,我想,特定的、正面的用途才是可穿戴设备的王道,它们确实已经给世界带来了改变。

原文请见:Google Glass Isn’t the Future of Wearables

詹姆斯· 威尔逊(H. James Wilson)是巴布森高管教育学院(Babson Executive Education) 高级研究员。他是《新型创业领导者》(The New Entrepreneurial Leader,2011)一书的合著者。

关键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