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是推动“慢沟通”的时候了

作者:安东尼·詹 2014-01-17 15:44:42

  没有人比我更推崇科技了,我大部分的工作都与网络有关。我在创投工作,专注的领域是数字媒体与海量资料的创新,以及企业信息与社会连结的新模式。至于我个人,基本上是处于“随时上线”状态,看到电子邮件,我若不是立即回复,也会在几分钟内回复,与此同时,我还在浏览其他文件或是打电话。我工作时用黑莓手机,私人就用三星Galaxy和iPad。

  但你知道凡事总有“但是”,我不禁感受到,新沟通渠道与“智能”设备的蓬勃发展,反而让真正的对话变得更零碎扭曲,它掩盖了值得细细品味的内容。多任务处理(multi-tasking)已转化为群体广播(multi-casting),也就是说,现在大家不是设法多“做”一些事,而是多“说”一些事,这样的趋势正逐渐阻碍我们一直希望能改善的“连接”。其实在许多情况下,这样的趋势反而降低我们沟通的质量与相关性。

  约两年前,我发表一篇文章,谈到回归真正、真实、当面对话的重要性。想要建立关系和解决冲突,仅靠电子邮件、社交网站和短信是行不通的。快速、频繁、大量的沟通,并不等于深思熟虑及有效的沟通。更精确地说,对话的量并不能取代对话的质。因此,我下定三个决心,要与大量连接(mass-connectivity)风潮反其道而行:

  1. 专注于置身当下,而非记录当下。对许多人而言,公告、分享特别的信息已成为自然反应,这就像一场全天候的“抢先一步”游戏。一道美食会被拍下来并放在foodspotting上,参加一个活动就要通过Four Square或Twitter等社交网站来昭告世人,而表演则要录下来,好放上YouTube。我最近去听酷玩乐队(Coldplay)的演唱会,我看到好几个人一直盯着智能手机的荧幕(录下这场音乐会),而非亲身感受在他们眼前的现场演出。这些数码的“附加产品”对人类的体验究竟是提升、降低或毫无影响,一直是哲学与行为心理学辩论的议题。就某些特殊场合而言,我很确定这些东西对于个人的全心体验以及对旁人的尊重,具有负面效果。

  在我近期参加的一场婚礼中,我问一位宾客,她是否可以停止录下这场婚礼,花一点时间单纯地出席并感受这片刻。她突然吃了一惊,接下来则似乎怀疑自己是否错失了完整记录下整个婚礼的机会。她正在冒一个险,也就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所谓的“一起孤独”(alone, together)。

  2. 专注于创造自己值得评论的新时刻,而不是评论别人的时刻。我们生活在一个所有事都会被拿来评论的世界,但在任何一个开放论坛中,都有陷入贬低、冷漠,甚至刻薄的危机。当然,企业在产品或顾客服务不佳时,必须面对网络评论人挑起的众怒,这是一件好事。然而,许多批评本身也需要略微的自我修正,以免变成尖酸刻薄和喋喋不休。真正的重点应该是建设性的批评,或者更胜一筹的是,提出一些有趣的观点,让别人心甘情愿接受批评—无论是正面或负面的批评。当然,网络让发表评论变得轻而易举,但网络同时也让大家更容易成为创造者。写博客、主持或组织一个在线会议(webinar)、录制网络教学影片或播客(Podcast);这么做或许风险高了一些,因为会受到较以往更多的公众监督,但对于那些谦虚又经得起批评的创造者,网络却提供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相互合作与良性互动。

  3. 用真实的对话,来面对真实的问题与真实的优先事件。我很支持使用更多远程会议以及提升Skype能力,但当讨论重要事情时,还是面对面会议效果更好。通过电子邮件、短信或其它电子工作来进行的数字化沟通,或许会让我们觉得自己正在了解并解决问题,但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是通过一起喝咖啡、吃午餐或通电话来达成。沟通的个人化程度有了新的排序,由低到高依序是:电子邮件、社交网站(如Facebook或Twitter)的消息、信息、手写便条纸、电话/Skype通话、面对面会议。当然,不是所有的互动都需要像面对面会议那么内容丰富,但手写便条纸、电话或喝咖啡所展现的诚意与份量,远远高于数字化沟通。你可以简单地检查一下你过去两周或一个月的电子邮件讨论过程,看看其中有多少讨论若是改用面对面沟通会做得更好?

  这些决定好像违反自己的意愿,或许也是反进步的。但重要的是,我们除了拥抱创新所带来的优点外,也应该认清它所带来的负面后果。

  安东尼·詹(Anthony K. Tjan)是创投公司Cue Ball Captial创始人与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Parthenon咨询公司副主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