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印度盛产CEO?

作者:潘卡基·格玛沃特、赫尔曼·万特拉彭 2014-04-02 14:42:00 0

针对赛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最近被任命为微软CEO一事,媒体纷纷发表类似“人人都爱印度CEO”的头条新闻,恰好呼应了《时代周刊》2011年的预言:“印度的头号输出品:CEO”。但是,印度人真的坐拥了众多全球性大公司的头把交椅吗?

2013年中的一份关于《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按营业收入排名)的系统分析数据表明,仅有3家非印度公司由印度人担任CEO,它们分别是由拉克希米·米塔尔(Lakshmi Mittal)领导的安赛乐米塔尔集团,安舒·贾殷(Anshu Jain)坐镇的德意志银行,以及卢英德(Indra Nooyi)领军的百事集团。这与由巴西籍CEO领导的非巴西公司数目完全一样,甚至少于由南非籍CEO领导的非南非公司,后者执掌了5家公司。

身居《财富》世界500强CEO高位的印度人并没有想象的多。这是否说明,普拉哈拉德教授所称的“在印度长大能培养管理能力”并不属实?其实不然。印度人确实成功地走出了国门,在国外取得了管理方面的卓著成就。20世纪80年代,硅谷7%的新创企业由印度人领导,这一数据到90年代至少已上升至13%。而据最新的预估数据,印度裔人口占比不足全美人口的1%,但上述数据已超过25%。一项报告估测,印度侨民的年收入约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硅谷。

真正令人感到惊奇的并非印度人在海外取得的成功,而是全球大公司已变得如此国际化,以至于他们不用再考虑领导者的“出身”会影响到CEO的任免。《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仅有13%的公司CEO来自总部所在国家之外的地区。此外,透过印度CEO所在的500强企业发源地,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公司对雇佣外来CEO所持的开放态度。平均起来,欧洲公司更容易吸纳外国CEO。美国公司的开放程度在欧洲和日本之间。

 

公司雇佣外国CEO的倾向性与它们所在国家的贸易、资本、信息以及劳动力流动的开放性息息相关。我和同样任职IESE商学院的史蒂文·奥尔特曼(Steven Altman)所创制的《全球化深度指数》(Depth Index of Globalization)对上述关联性作出了衡量。

印度虽然是声名鹊起的CEO输出大国,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忽视:领导印度公司的非印度籍CEO寥寥无几。在卡尔·斯利姆(Karl Slym)突然去世之后(他曾短暂地领导过塔塔汽车),500强中的8家印度公司没有一家由非印度籍CEO领导。事实上,总部设在“金砖四国”的112家500强企业中,仅有三家公司由外籍人士出任CEO。这些国家的公司正在寻求转型,凭借过人之处在发达国家建立自己的品牌,而不单依靠低成本竞争。然而,对于那些外籍人才来说,“金砖四国”企业在寻求CEO时展现的局限性越发令人感到不安。

现在再看微软选择印度CEO这件事,有意思的是,有评估称微软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员工拥有印度血统,微软超过一半的营业收入来自美国以外的国家。因此,对于微软来说,能任命一位外籍CEO算是不同寻常了,而最终选择印度籍CEO并不足为奇。这一任命决定向微软上下的有志之士传递了正能量,它告诉每个人:不管你来自哪个国家,只要你有能力,就能在这家公司大显身手。(康欣叶/译 安健/校)

潘卡基·格玛沃特(Pankaj Ghemawat)是IESE商学院全球战略学教授,著有《世界3.0:如何实现全球繁荣》(World 3.0: Global Prosperity and How to Achieve It)一书。赫尔曼·万特拉彭(Herman Vantrappen)是Akordeon战略咨询公司总裁。

原文详见:Are CEOs Really India’s Leading Export?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