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下一场金融大火起于何处?

作者:罗伯特·席勒 2014-04-18 10:24:00 0

如果问2008年金融危机让我们学到什么,那就是预防下一场危机比大部分人想象的难得多。有效的危机预防不仅需要创造性地运用良好金融的原则整顿我们的金融机构,还需要政客及选民理解这些原则。

不幸的是,如今我们缺少的正是这样的理解。对大部分新闻报道来说,解决方案技术性太强。而且,人们喜欢听到“制约”和“惩罚”金融大佬,却不热衷于要求这些大佬扩大或改善金融风险管理。但由于现有机构和做法滋生了特殊利益集团,因此我们很难摆脱它们,而只能做一些轻微的调整。

危机仍在进行中,危机的起因主要是此前几年房价的大起大落。在危机前的繁荣期,购房者被鼓励大量举债投资于单一的住房,而政府为按揭投资者提供担保。在美国,这是通过对联邦住房局(FHA)持有的资产以及房利美、房地美等按揭机构的隐性担保实现的。

在我最近主持的美国经济学会会议上,纽约大学的安德鲁·卡普林认为,公众对于与FHA相关的风险不断上升缺乏兴趣或理解。沃顿商学院的约瑟夫·盖约克对此表示赞同。盖约克2013年的研究发现,FHA对住房按揭贷款担保的杠杆率实际达到30∶1,而它所担保的按揭贷款本身的杠杆率就有30∶1,这导致FHA资不抵债,资金缺口达数百亿美元。盖约克希望关闭FHA,代之以不与私人部门争夺按揭风险评估业务的补贴储蓄计划。

类似地,卡普林在2010年表示,FHA存在严重风险。而就在此前一年,FHA主管大卫·史蒂文斯对金融服务委员会说“我们不会需要救助”。卡普林的研究显然令FHA的官员不悦,拒绝向其提供数据。此后每一年,FHA都低估了自身亏损,并且自称财务状况良好。最终在2013年9月,FHA被迫寻求政府救助。

1997年卡普林与人合著的《合伙买房》一书建议,允许购房者只买房子的一部分,从而减少其风险敞口,也不必拿纳税人的钱冒险。这一创新理念将降低房主的杠杆率。

但卡普林表示,尽管2011年后正是高杠杆按揭市场加剧了金融危机,书中提出的理念却未在任何国家或地区取得进展。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但至少在美国,一个严重的问题是美国国税局拒绝就这一风险管理安排的征税问题发布先行裁决。这造成了不确定性,以至于无人愿意创新。

与此同时,对于政府采取措施防止再次出现危机,并解决金融机构“大到不能倒”问题的公众要求十分强烈。但现实是,政府官员不具备足够的知识和动力来实施有效且技术性极强的改革。比如,美国为预防“大到不能倒”所采取的一项改革是2010年《多德-弗兰克法案》中规定的风险自留规则。为保证共担风险,按揭证券化主体必须在自身创造的按揭证券中保持5%的投资。

然而,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鲍罗·维伦指出,这样的限制很难说是政府改善金融市场运作的最佳方式。投资者已经知道,如果风险涉及到自身利益,人们会更有动力管理好风险。但投资者也知道,对于具体案例,其他因素可能抵消风险自留的好处。平衡这些考虑对政府而言难度过大。

住房市场最根本的改革,仍旧在于降低房主过高的杠杆,并增加其投资多样性。在此次会议上我再次提出,政府应当鼓励私人部门发行的按揭贷款增加债务重组预案条款,以避免房价下跌后出现资不抵债的局面。这将是根本性的改革,因为它将解决本次金融危机的核心问题,但现有利益集团和新闻媒体都没有动力推动这一改革。

与会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约瑟夫·特雷西言简意赅地总结了这一问题:“救火比防火光鲜得多。”对大部分人来说,火灾故事远比阻燃剂的化学反应有意思,同理,关于金融灾难的故事也远比防范金融灾难的措施有意思。这种情况可不妙。(编辑/徐明)

罗伯特·席勒(RobertJ.Shiller)是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