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成熟或新兴市场的区别已不再重要

作者:克劳斯·施瓦布 2014-05-29 10:28:00 0

全球经济、地缘政治局势、环境与科技受到不断变化的条件约束,这些条件组成了一个复杂的互动网络,互相强化又互相转化。在这样一个不可预测又相互联系的环境中,有效领导必须建立在不同凡响的远见、多方位的技能和对科技和人才的理解之上。

决定21世纪的全球趋势既包含了希望,也包含了危险。比如,全球化将数亿人带出了贫困,但也造成了社会分裂和不平等性加剧,更不用说严重的环境问题了。类似地,大数据技术给公司和消费者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好处,但也给隐私和个人自由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类似的二分法也适用于其他许多关键问题,包括适应气候变化、改善资源管理的措施、城市化和大都市的兴起、劳动力流动性的增加和人力资本扩张等。

未来挑战的规模和复杂性毫无疑问是令人畏惧的。但快速、深远的变革也带来了很大的机会。为了抓住其中大部分机会,世界需要精通科技的领导人——我们不妨称之为“技术政治家”(techno-politician)。对于如何在这一不可预测的新环境中取得进步,技术政治家们应该拥有直觉性的理解。

在技术政治框架内,经济成长和科技创新是决定全球图景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我们如何适应它们、如何引导它们的轨迹,将决定着我们的集体未来。

用经济学术语讲,世界正在进入一个预期递减的时代。如果如同预测的那样,在可预见的未来,平均年GDP成长率达到3%,那么世界经济规模每隔25年可以扩大一倍——比全球危机前(平均年GDP增长率为5% )长了十年。学习如何在成长减速的环境下生活并非易事。

债务驱动型消费已是明日黄花,生产率提高将成为日益关键的经济成长驱动力。但是,在不平等的加剧破坏着社会凝聚力的时期,支持生产率提高所要求的条件——即教育和创新激励的改善——是否能够满足远未可知。

也许最重要的是,即使经济成长减速,科技变革仍能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这就引起了一个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即其对全球经济的潜在影响力为何。尽管一些人警告科技进步将让许多人失业,但其他人仍相信被替代的工人能够在从前不存在的岗位上找到新工作,一如过去所发生的那样。惟一可以确定的是,科技和创新将破坏生活的几乎每一个方面。

我们如何能够适应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新的挑战性环境中,什么才是成功的基础?

在技术政治中,两大牢不可破的联系因素至关重要:人才和创新。人才是推进公司和国家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事实上,“人才论”将成为普遍的经济教条,人力和知识资本将成为最关键的资产——也是最难获得和保存的资产。

受人才刺激的创新将决定成功。在未来,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的区别,或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的区别将不再重要。问题将在于经济能否创新。

技术政治也认识到合作、策略思维和适应的关键作用。今天的最大挑战都是全球性的,也只有通过各领域有魅力的决策者和利益集团才能应对。必须塑造新型合作关系,即便不同行动方之间利益看似大相径庭。在变革面前手忙脚乱的行动方应该获得支持而不是嘲笑。

但高效的技术政治家必须超越救火思维,而将目光放长远。他们必须能够毫不迟疑地应对发展局势,连续不断地实验新思想和过程。此外,他们还必须能够同时理解并及时反应多重竞争的现实需求。

技术政治的作用是引导世界走向积极方向。它要求决策者用脑也用心,还会考验他们的神经。(编辑/徐明)

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是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