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腾讯凭借五大优势掀翻Facebook

作者:Jeffrey Towson 2014-09-02 11:33:00 2

2014年2月,Facebook宣布收购移动信息软件WhatsApp。此后,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nberg)的这桩大手笔投资便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这笔收购花费190亿美元(现金支付40亿美元,余下部分以持股形式支付),交易金额之高,在风投机构所支持的五年初创企业中,可谓傲视群雄。

此事的重大意义则在于,Facebook通过收购WhatsApp,宣告了它要与腾讯一决高下的雄心。腾讯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立志成为全球即时通信市场的霸主。腾讯的移动通讯业务——微信,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亿多名用户。仅微信这一项的估值,就已高达300亿美元左右,远超WhatsApp 190亿的身价。这家中国商业巨头旗下还拥有QQ——一种用于个人电脑的即时通信软件。截至去年,QQ用户已超过8.18亿人。

这是中美两国市场佼佼者的首次正面交锋,Facebook和腾讯都雄心勃勃,力图统领全球即时通信市场。与其他大多数互联网服务相比,WhatsApp和微信这样的移动服务更容易跨越国界,服务于全球用户。事实上,Facebook之所以收购WhatsApp,部分原因是由于WhatsApp的用户来自北美以外的地区,而Facebook的用户群则集中在美国。与腾讯竞争,Facebook恐怕得三思而行。成立于1998年的腾讯公司盈利有方,打造了丰富多彩的互联网服务生态系统。腾讯的崛起,也是马化腾和张志东这两位互联网大亨的发家史,他们在中国互联网第一波创业潮中抢占先机。关于这点,我在最近与人合著的《一小时中国书》中有所谈及。

据VentureBeat的迪恩·高桥(Dean Takahashi)所言,腾讯有点像美国在线(AOL)、Facebook、Skype、雅虎、Gmail、诺顿和Twitter所组成的帝国。基于以下几个原因,Facebook有必要小心腾讯:

第一,腾讯的成功得益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有赖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保护性的监管环境,中国的一些创业公司依托政府关系,以低廉的用人成本聘用工程人才,锐意创新,放眼全球,发展成为世界市场的佼佼者。此外,腾讯才刚刚起航;互联网在中国市场的普及率仅为40%左右(上升潜力巨大),在美国的普及率则已达80%。

第二,中国庞大的社交网络以及腾讯自身的创新史,都是腾讯公司的骄人优势。腾讯屡次击败众多对手,其中包括美国在线即时通信(AOL Instant Messenger)、Confide、Glide、GroupMe、 iMessages、Instagram Direct、Kik Messenger、Line、Popcorn、Tango、MessageMe、Snapchat、 Shots、Skype、Twitter直接通信、Telegram、TigerText、Viber(最近被日本Rakuten公司以9亿美元价格收购)、Whisper、Wut,还有ooVoo。

第三,腾讯现金流充裕,备用专款超过55亿美元。它售卖各种服务,包括游戏及嵌入游戏内的服务,同时还销售表情包给微信用户,帮助各种企业建立专属的通信服务渠道,并从中收取服务费。消费者可利用腾讯平台在各种购物商场进行交易,预订机票,购买金融产品。

第四,腾讯正在大举进军海外市场。它很可能会成为世界市场的领头羊。目前,它的帝国版图已扩张至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南非。在南非的营销战中,腾讯请来效力于阿根廷和巴塞罗那的球星梅西做广告主角。与此同时,腾讯还将触手伸进欧美市场,微信最近就在欧美发起了一个促销活动,任何用户只要邀请了五位朋友注册微信,都将获得一张价值25美元的礼品卡。

最后,腾讯已经学会了如何渗透海外市场。以在线游戏领域为例,腾讯对RiotGames进行了4亿美元的权益投资;以3.3亿美元投资入股Epic Games;以14亿美元持股Activision Blizzard ;入股移动游戏视频分享软件 Kamcord;另外还入股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在线游戏运营商Level Up。2012年2月,腾讯还宣布和市场龙头企业Electronic Arts成为合作伙伴。

相比之下,我认为Facebook自成立伊始,一直享受着鲜有竞争对手的安逸环境。时至今日,Facebook还没遇上多少实力强劲的对手,也不需要改变基础服务,或者启动重要新服务项目。

Facebook和腾讯大战的结局或许会成为他们战略初衷的写照:Facebook斥巨资买下WhatsApp是为了填补Facebook在移动通信业务方面的欠缺,因为Facebook不能或不曾在其内部建立起移动通信业务。而腾讯重拳推出微信,其力度之猛不亚于推广其麾下其他灿若繁星的创新产品。如此看来,你觉得在全球竞争中,哪个巨头的赢面更大呢?(刘筱薇/编校)

Jeffrey Towson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陶森资本的经营合伙人,同时也是北京大学管理系的教授。本译文由译言网网友“fulfilling7”提供,刘筱薇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编译。

原文请见:Why Facebook Should Worry About Tencent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