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追忆沃伦·本尼斯

作者:茱莉亚·科比 2014-10-09 14:53:00 0

7 月31 日传来一个噩耗——沃伦·本尼斯去世了。对于哈佛商业评论编辑部来说,他既是多年的好友,又是长期合作的作者。许多教育工作者及咨询顾问想必也会怀念他。

让我们定义一下“长期”:1961年,沃伦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领导力的修正主义理论》,文章主旨即标题。我们在半个世纪后回顾这篇文章时,发现它所传达的信息显得不那么修正主义:在复杂且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中,组织不需要金字塔尖的独裁者,而是更彰显人性,崇尚民主的领导者。沃伦更喜欢用这个短语:“从大男子主义到乐队指挥”。

然而那时,巨型企业很难为此理论所动。

沃伦提出的修正主义从另一个层面上产生了影响。在1961年之前,“领导力”并非《哈佛商业评论》中的常见话题。管理学通常与企业组织的效率以及公司运作的监管有关。尽管一些高管在激励他人以及识别未知挑战方面胜人一筹,但是在管理学领域,“领导力”还是一片空白。对于一个追求科学性的学科,领导力话题显得格格不入,仿佛一片不可触碰的禁区。

沃伦喜欢自称“幸运儿”。在他为《哈佛商业评论》 撰写的最后一篇文章,也是一篇个人反思中,他甚至称自己职业生涯的成功全依靠一些“不体面”的因素:野心、不安、努力以及幸运。但是俗话说得好,人们可以创造自己的幸运。事实是,他在人们不屑一顾时抓住领导力这一话题,然后毕生潜心研究这一领域,直到它成为正统学科。沃伦通过与商业领导者持续且缜密的对话,辅以个人洞见,使领导力话题不断进化。

为什么他从一开始就垂青领导力话题?沃伦提到过许多影响他的人。因此在沃伦二战之后来到安提阿学院追随时任院长麦克雷戈(人性假设理论的创始人)时,他非常理解领导者与其追随者的关系。此外,我们不难理解,“沃伦”这个名字同样对其一生产生影响。沃伦·加梅利尔·本尼斯于1925年出生,以当时颇受欢迎却在办公室意外死亡的总统命名, 然而哈定总统留下的英名很快由于一件丑闻的公之于众而蒙受阴影。与恶名昭著的人同名,沃伦在年轻时想必就思考过是什么使一些人留下财富,一些人留下糟粕。

在他职业生涯的后几十年里,沃伦无所畏惧地探索这一难以钻研又不容忽视的领域。他写下了《会讲故事的领导者》一文,与鲍勃·托马斯合著了《领导力的熔炉》,并写就了《领导者的七步人生》,分析塑造领导力的关键时刻。他与诺埃尔·蒂奇在《作出判断》一文中对领导智慧的能力进行了探讨,在《下一步需要:公正的文化》一文中讨论了领导者如何影响组织文化。

或许像沃伦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有野心、不安、努力且幸运。但他同时充满个人魅力,彬彬有礼,为人慷慨且幽默感十足,甚至可以说他过分乐观。在缘起于他的回忆录《依然惊奇》的一次的采访中,沃伦说他又计划起了一本新书:我在想,虽然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我下一本书可能会以一个词为标题。我不是一个特别虔诚的教徒,但我觉得这个词充满力量——那就是“慈悲”。我认为这个词很适合作书名,尤其是一本有关慷慨、尊重、救赎与牺牲的书。这些词听起来都有些神乎其神,但是我认为它们都是领导力的必备要素。“慈悲”最终没有机会上架,但是有幸与沃伦相识且共事的人恐怕已经领悟了书中精髓。(康欣叶/译 刘铮筝 /校 安健/编辑)

茱莉亚·科比是《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编辑总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