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金融危机从未真正结束过

作者:史蒂夫·肯恩 2014-11-04 10:26:29 1

美国股市最近以来的波动已经令许多投资者想要弄明白一件事情:一场新的金融危机是否已在街角处蓄势以待。

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原因是上一场危机从来都没有真正离去过。像2007年市场崩盘时那样规模庞大的金融危机,只有当其后果被债务偿付、破产、债务减记和通胀一一展开时,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到达终点。

在20世纪30年代,这四种后果都曾大量出现过,而最终的结果则是,美国私人债务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较1933年因受通缩刺激而触及的130%高点下降了近100%,到二战结束时触及35%的低点。相比之下,在当前的这场危机中,截至目前为止已被削减的债务还微不足道——与2010年触及的175%高点相比,现在还只是下降了不到20%。

也就是说,当下的债务水平比20世纪30年代时的最高水平还要高,而我们却正在这种环境下尝试让经济实现复苏,并认为将可做到这一点。

当然,过去一段时间里确实是做到了,未来一段时间里也仍可做到,因为只要愿意借钱比还钱多,那么就能实现增长。债务上升意味着金融体系里的钱就更多,这能起到推升经济的作用。

这就是2010年初以来一直都在发生的事情,当时的去杠杆化令2007年危机停下脚步,美国人再次开始借钱。

但是,当前的私人债务水平如果放到20世纪20年代末,就会让那个年代变得更像是一个有节制的时期,更不是像《了不起的盖茨比》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无节制的时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根本就没有多少余地能让我们不断地借钱。因此,跟1990年时经济复苏的回撤相比,当前的经济复苏很可能将以更快的速度逐渐消亡,因为在那时债务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最高也“只不过”才达到120%而已。

关于这一点,再也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华尔街这个“终极赌场”能提供更多的证据了。在那里,保证金借款已经回到有史以来最大的股市泡沫时期——也就是互联网泡沫时期——所曾触及的高点。在那时,保证金借款的增长令人震惊:1990年以前在GDP总额中的占比几乎从来都没有超过0.5%,但在短短8年时间里就翻了五番,达2.75%。在2014年3月份,这一峰值再度被触及,而且我们觉得再高一些也没关系。

这是因为,在传统经济思想的热心帮助下,我们已经说服自己相信杠杆并不会对股市价格造成影响,而是价格会反映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基本价值”。但在实际上,“基本价值”或许只是人们借债购买一种资产的意愿;随着债务的上升推动资产价格走高,这种意愿也会随之增强。但是,这种意愿最终也会消亡,因为债务上升的速度远快于能用来偿还债务的收入的上升速度。

然后,金融市场 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就开始发挥作用了:想要保持股价上涨,不只是需要上升中的债务,而且是需要加速上升中的债务;哪怕是债务加速上升的速度有所放缓,也足以导致股市走低。

从我个人的“加速”指标来看,股市原本应该从2013年中期就开始下跌了。

美联储“量化宽松”的强大力量值得歌颂,因为正是这种力量推动市场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持续蔑视债务减速的“地心引力”。“量化宽松”实际上就是旨在令资产价格变得膨胀的一项计划;正如我的同僚迈克尔·哈德森(Michael Hudson)所说的那样:“美联储用直升飞机运送的钱落在了华尔街,而不是‘缅因街’。”

但是,随着“量化宽松”(QE)的渐近尾声,股票市场现正重返过量私人债务的控制之下,但债务可不是那么温和而仁慈。

那么,欢迎来到“新的危机”——尽管实际上现在的危机仍是那场“旧的危机”。云霄飞车很可能仍将继续开动下去。

史蒂夫·肯恩(Steve Keen)是伦敦金斯顿大学经济、历史及政治学院院长。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