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芭比•波朗:在大组织内独创裸妆品牌

作者:艾莉森•比尔德 2014-11-13 10:36:00 0

芭比•波朗因厌倦了市面上仅有的红色唇膏,于1991年创立了自己的化妆品品牌Bobbi Brown。4年后,雅诗兰黛收购了这一以裸妆著称的品牌。除了现金,雅诗兰黛还授予波朗创意控制权。波朗不仅成功地引领品牌多年占据行业领先地位,还是一位善于兼顾多项任务的3个孩子的母亲。

HBR:当你开创自己的化妆品牌时,你学会的最重要一课是什么?

波朗:要跟随你的直觉。不要因为其他人都在卖某样产品就跟风。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我曾犯过许多错误(谁何尝没有过呢?),包括雇用看似完美的人,或者被别人说服去做了自己没想清楚的产品或品类。公司规模扩大后,我曾考虑过听取资深人士的意见。但是我后来发现,对于我的公司来说,坚持做我自己笃信的事最明智。

HBR:起初你并没有经商的专业知识,你是怎样向学习曲线上端移动的?

波朗: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走一步算一步”。我想说,什么是创业者?他们倾情投入,如果失败就尝试下一个新点子;没时间过多考虑或制定战略,想到什么就去做。我最初与合伙人一起开始做生意,包括我老公和另外一对夫妇。创立品牌4年后,我们就在最大的百货中心击败了雅诗兰黛。之后他们打来电话,问我们是否要卖掉公司,我们欣然接受了。

HBR:其他公司也向你伸出过橄榄枝。为何选择了雅诗兰黛?

波朗:因为我对时任CEO的莱昂纳德•劳德(Leonard Lauder)“一见倾心”,而且当时他说:“我希望你继续做自己擅长的事。我会弥补你的不足,但我保证你拥有创意控制权。”我相信他,之后也从未遇到过问题。

HBR:在这么大的组织里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是否困难?

波朗:当然有困难,你需要克服或避开这些麻烦。当别人向你表达强烈意见时,你只需要告诉他们:“主意很不错,谢谢”,然后回过头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大公司里事务繁杂,没有人会纠缠于会上讨论的每个细节。由于品牌发展势头良好,持不同看法的人不会再跑回来向我争论、坚持他们的观点,而只是提出建议罢了。

HBR:前不久你搬离了公司总部。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做出这一决定?

波朗:是的,我之前一直处于大公司的环境中,办公室在45层。就像所有的大公司员工一样,我要穿着不舒服的套装和高跟鞋上班。当我在办公室里透过封闭式窗户向外看时,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有段时间我们的生意遭遇瓶颈,我于是对CEO说:“我做不了想做的事。” CEO问:“那你想怎么办?”我说:“我想搬到市中心去。我想让员工穿牛仔裤,营造一个有创意的、开放式的、人人向往的空间。此外我会任命一位新主席。”之后我这么做了,并且获得成效。

HBR:你的头衔是首席创意官。这一职位包含什么职责?

波朗:事关我们品牌旗下艺术家和消费者的各个方面,我都要负责,包括开发新产品、为产品命名以及市场营销。我很少参加财务或运营方面的会议。我会向财务或运营部门的人员打招呼,伸出大拇指称赞他们的工作,仅此而已。我只做我擅长且热爱的工作。

HBR:你被公认为裸妆风潮的鼻祖,许多品牌都效仿了你的风格,有些甚至拷贝了你的产品。你如何看待此类竞争?

波朗:我欣喜若狂。老实说,我从来没有因为别人的追随效仿而遭受过损失。我坚信我做得比别人好,因此我从来不害怕被效仿。

HBR:当你错过某一季化妆品潮流时,你会怎么办?

波朗:我会倾听市场诉求,但如果我不喜欢市场流行的产品形态,我绝不会把它放进产品线中。我会弄清楚人们为什么渴望某样东西,然后将它变成现实。我不争第一,只努力将产品做到最好。

HBR:你是哪种老板?

波朗:我认为我是幽默且直接的那种。我实在太忙了,因此我喜欢直奔主题,实话实说。我的一位员工曾笑话我说,如果我对什么事不满,就会以“我无意冒犯,但是……”开头。即便如此我仍与员工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员工要么跟着我干很久,要么根本干不长。

HBR:你在雇用新员工时最看重什么?

波朗:我需要身上散发正能量、与我的审美一致、有趣、有才、真诚且透明的员工。我无法与言行不一的人共事。想要通过一次面试了解一个人的创造力很难,因此我会通过兼职的方式试用他。

HBR: 你做过哪些鼓舞员工士气的事?

波朗:讲实话以及对员工的贡献表示感激。如果谁想出一个好颜色或配方,我会第一个拥抱他。我绝对会表示鼓励并给予肯定,因为除了面试,没有哪件事是凭我一己之力完成的。此外,我认为我们的办公环境很棒。办公室内配有美甲师、提供鲜榨果汁和健康食品的厨房,以及每周一的瑜伽课……我尽力为员工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

HBR:你在哪种环境下工作效率最高?

波朗:在车上。我每天坐车上下班,所以每天早晚我各有一小时时间做我想做的事。我的8本书都是在车后座上完成的,在车上我总能想出新点子。与团队合作当然重要,但是我发现在办公室很难集中注意力。为了独立完成工作,我必须在一个移动的交通工具上,比如汽车。我坐飞机时工作也很高效。

HBR:你谈到过你的家庭以及维持工作与生活平衡的问题。你是如何做到的?

波朗:我创建公司的时候怀着第一胎,而现在我儿子已经24岁了。起初很艰难,因为我不想离他太远,不想错过他迈出人生第一步的瞬间。因此我在出差时尽量带着家人。我的丈夫是商人兼律师,不用给他人打工。而我拥有自己的公司,因此我们掌握一定自由度。并非所有人都能这样做。但是我认为你应该尽量争取,比如提前一年计划好孩子的入学日、学校假期、歌唱表演和医生预约等。在做到这些的基础上,如果你能有幸受雇于一家尊重生活与工作平衡的公司就更好了。

HBR:为什么女性高管应该在意妆容?

波朗:我见过的所有女性都能够利用一抹睫毛膏、腮红或者遮瑕膏给外形加分。对我而言,打扮漂亮不等于烟熏妆和红唇。它可以是一点点眼线和粉底。我认为很多职场女性,尤其是争强好胜的那些,能够照顾好自己,同时渴望光彩照人。经验当然是成功的基础,但自信同样重要。你要争取做最美、最优秀的自己。如果你不用化妆就能实现这一目标,那你真的很幸运。(万艳|编辑)

本文摘编自《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4年10月刊《芭比•波朗:做自己笃信的事》。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