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减排治雾霾,企业更给力?!

作者:Andrew Winston 2014-11-25 10:30:47 0

作为世界上两个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多的国家,中美最新宣布了一系列减排目标。美国总统奥巴马称美国将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26%至28%,同时,中国主席习近平首次宣布截止到2030年的减排计划。这些目标相比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并有诸多理由为之庆贺。然而,遗憾的是,只需做一些简单计算便能发现这些目标过于保守,且为时已晚。

全球广泛认同的气候变暖上限是2摄氏度(相当于3.6华氏度),许多科学家极不情愿地承认这一目标的政治可行性是最高的,但尚不足以规避严峻的环境挑战。全球范围内的碳排放量仍居高不下。

两项重要研究向我们揭示了要以何种节奏进行减排,才能增加将气候变暖维持在2摄氏度以下水平的概率。世界自然基金会、碳排放信息披露项目(CDP,一家独立的非盈利机构,拥有全球最大的企业气候变化数据库,译者注。)和麦肯锡咨询公司共同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2010年至2020年要保持每年3%的减排量,才能使我们步入正轨。另一项研究所使用的计算方式也非常有用,但其针对的不是单纯的减排量,而是碳排放量与美元GDP的比率,也就是所谓的“碳浓度”度量标准。随着全球人口密度增加,人们的富裕程度越来越高,必要的经济增长和能源需求增长涵盖在了这种计算方式的允许范围内。普华永道最近发布的低碳经济指数显示:全球需从现在开始将每单位美元GDP的碳排放量减少6.2%。这些数字也许让人有些迷惑,但两种计算方式其实是基本一致的。

不妨拿美国最新制定的减排目标和这些数据相比看看。

2005年,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为72.5亿吨。按照奥巴马总统所承诺的28%的减排量,碳排放量届时将降低至52亿吨。然而,将美国在2010年69亿的排放量作为基准,按照麦肯锡3%的目标来计算,美国到2020年需将碳排放量控制在51亿吨,2025年则为44亿吨。这样一来,得到的结果就是40%的减排量,而不是2005年基础上的28%。

普华永道的碳浓度数据对于目前形势的裨益不大。根据普华永道的衡量标准,奥巴马所承诺的2025年的减排量是否足够取决于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如何,因为一旦把碳浓度作为衡量标准,加速发展的经济体所得到的碳排放量上限也会相应提高。事实上,美国在2025年前需实现4.2%的GDP年增长率,以此来证明其之前承诺的减排量已经足够。而美国目前更为实际的GDP年增长率为2.5%,那么就需要在2005年的基础上,将减排量控制在40%左右,而不是28%。

40%的减排目标听上去也许好高骛远了,但是别忘了美国已经实现了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10%的目标,这主要得益于美国现在利用天然气发电,汽车燃油经济性提高以及经济衰退。因此,另外增加的18%真的不多。

对于中国而言,放缓碳排放量增长趋势、在2030年前减少碳排放量将使得碳浓度大幅降低,甚至还能实现我们所需要的减排速度,但前提是中国能够维持目前良好的经济增长势头。讽刺的是,过去几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开始产生反作用力。一份影响力很大的分析结果指出:中国每年单因环境污染而损失的经济生产力就价值6000亿美元。(据国务卿约翰•克里乐观预测,鉴于中国在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入,中国无论怎样都能在2030年前降低碳排放量。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而已。)

抛开以上乏善可陈的数据,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协定不论能否实现,都是一件大事,所以让我们来看一下这项协定有什么好处。协定中承诺向企业和政坛传达了这样一个信号:中美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从政治角度看,这些目标将于明年在巴黎促成一项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协定。也许这是制定有约束力的气候目标的最后机会了。

而这些协定对于商界的影响力也许更为重大。在气候问题上,企业先于政府付诸了行动。如果你去看看全球最大的企业所设定的目标(在我主办的网站www.pivotgoals.com有免费分享),就会发现制定了减排和可再生能源高目标公司的数量惊人。

在全球200强企业中,有50家企业为其主营业务设定了碳排放目标,这是与我们所需的改变相一致的。比如:大众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用于生产的能源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三星的目标是将碳排放浓度减少50%,将产品的功率消耗降低40%。像起亚、苹果等一系列公司已经接近100%的能源再生率,其他像巧克力制造商Mars和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也取得了一定成果。

在制定大胆的气候目标上,商界似乎已经十分在行。因此,各国政府需对此投入更多关注。(刘筱薇 | 编校)

Andrew Winston是畅销书《从绿到金》及《绿色复苏》作者。本译文由译言网网友易夏殇提供。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