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中国民企少帅大会”探究新一代企业家精神

作者: 2014-12-03 11:53:00

11月29日, 2014首届“中国民企少帅会”在杭州举行。来自传统制造业、房产建筑和投资集团的150位核心成员与会讨论新一代创业者的成长路径,以及新一代企业家精神。

本届“少帅会”由“浙商少帅会”和《浙商》杂志共同主办。“浙商少帅会”会长楼明说,“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作为接力者我该做什么?作为新一代的创业者我又该做什么?我们这一代人到底要成为一群怎样的人?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我们同样能成为受人尊敬的创业者,没有付出没有收获,没有努力就不可能创造财富,守卫财富,我们要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家”。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少帅”们有两大共性:都在触网,不论是利用互联网发展自身传统产业还是拓展新业务;都爱投资,其中都有互联网和大健康。

接班少帅——“少帅会”副会长沈波:没有童年的“创二代”

进入而立之年的“80后”,正在逐渐掌权民营企业。这是最好的时代,满地都是机遇;这也是最坏的时代,进入转型困境,随时有被颠覆的风险。

是否接班、如何接班,成了“80后”少帅们面临最大的难题。

4年前,华成控股集团董事长沈凤飞的独子沈波从英国硕士留学归来。当时,26岁的沈波面临着是否接班的抉择。

他发现,自己的理念难以与父母和企业元老的理念融入,他想自己创业。但是,父亲的身体状况并不佳。

冲突与矛盾,怎么解决?“沟通,沟通非常重要。”沈波说。在沟通中,他没有选择全盘接手,而是接手自己适合并感兴趣的领域——投资和房产。

房产是华成的主营业务。2012年初,当房产进入“寒冬”之时,沈波却担任了华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华成各房产项目的销售及开发工作。在任职期间,他的销售业绩超过20亿。

这样的成绩并非赖于上代留下的底子好,沈波将其归于“没有童年”的实战经。相较于“富二代”的称呼,他更愿意称自己为“创二代”。

高中起,沈波每年的寒暑假就泡在工地上。“那个时候人家寒暑假三个月有两个月都在外面玩。”2008年,大学毕业的他只身前往上海,自己找工作打拼。

现在回头去看,他开始理解为什么父亲不给他童年。沈波认为,若是要接班,越早介入越早积累实战经验越有利。

沈波认为,“80后”的创二代是变革的一代。未来,华成只会再做5年左右的房产,将收缩的钱拿来做投资,慢慢转型,“从制造业慢慢转向做服务业第三产业。”

4年前,沈波和朋友发起少帅会。4年后,当年的“小屁孩”们都逐渐长大开始掌权,需要属于自己的平台。作为浙商少帅会副会长的他希望,少帅会能成为一个“创二代”沟通交流、寻找合作项目的平台。

创业少帅——王守义长孙王太白:数千万豪掷蒸发后的成功转身

三分之一的少帅已接班,三分之一的少帅在准备接班。还有三分之一的少帅,则选择离开家族企业自己创业,“王守义十三香”长孙王太白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6月,完全脱离家族,净身出户,开始二次创业,用互联网思维在地产领域推陈出新。”王太白说。

他成立了互联网思维模式的全球资产平台,主要合作项目为文化地产和农业产业地产。同时,他还入股了多家平台型公司。

其实,回国前的王太白完全不像现在内敛低调。在英国留学的他,是个出手阔绰的“二代”。时尚杂志上多数顶级跑车,曾经都是他的座驾。

2008年,他在英国曼彻斯特豪掷千万买下十余套房子。但没想到,随后而来的一场金融危机,几天工夫,就腰斩了曼城房价,低价房满天飞,无人接手。加之汇率波动,一夜间,王太白手里的财产蒸发了2/3。

“一场金融危机把我的宏图大志打成了泡影,我才真正体会到作为一个家族继承人真正的压力,原来我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那一年败家子、富不过三代各种语言都涌向我。”王太白自白道。

2008年,黯然回国的王太白在老家河南又玩起了不被家里人认同的房地产。不过这次,他渐渐开始学习模仿父辈的方式:踏实专注做事,内敛做人。两年的时间,他的地产卖了1.8亿,差不多赚了1.3个亿。

第二次创业的王太白一如首次创业时遭受质疑。有人说,富不过三代,大跨度的转型是否会走入魔咒?

他说,“对‘富不过三代’这句话,我理解比较深刻,持中立态度。顺风顺水长大的,没有太强的韧性,失败的几率大。二代和三代,缺的不光是经历,还要学会如何合理支配财富,增强控制风险的能力,在创业中增加历练,踏实做事,实在做人。大多数没落的家族企业,都是先从内部没落的。”

复星集团CEO梁信军寄语“少帅”们——

把眼光放到全球 找到长期便宜的项目和资本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少帅们都有一颗投资心。可是,刚接班还没实战几年,怎么寻找投资点?昨天,复星大局背后的操盘手——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分享了他的经验。

在他看来,中国将来是全球最大的市场的行业。“如果你把中国经济想象成一个制造中国,你看到的都是风险和困难;如果你把中国经济看做是消费中国,你看到的几乎都是机遇;如果你把中国看做是资本中国,你看到的机会更多了。”

关于消费中国,梁信军最看重的中产阶级消费市场,8年后,中国城市消费中有81%是中产阶级消费,因此,投资中国的消费最重要是投中产阶级相关联的消费。这其中包含了升级消费、包含体验式消费,包含个人金融。

体验式的消费,会有爆炸性的增长。比如,旅游、医疗、美容、餐饮服务和影视等。“这恰恰是我们这些‘80后’、‘90后’、‘00后’创业者最容易做的,因为你们非常在意客户的感受。”

关于个人金融,梁信军说,“未来,中国家庭会大幅提高个人家庭金融资产配置,因此,与个人金融关联的资产将来上升非常快。”

除移动互联网外,他还非常看好大健康。“从教育、培训、研发、医药流通、批发零售、物流、医疗、养老、医药大健康产业链对公对私的金融服务,大健康这个领域非常值得大家投资的。医药、医疗的成长性不比移动互联网差。”

在实体制造业方面,梁信军看好环保。至于房产,他说,“今年、明年,特别是明年,可能还有一个小高潮,但是,住宅和商业地产,逐步面临供过于求。做综合体、住宅要小心,特别三四级城市供求关系严重失衡。”不过,另一方面,“还是有很多稀缺地产的,物流地产、养老地产和金融地产还是非常好。”

与好友郭广昌一道白手起家创业22年,梁信军给在座的少帅们提了3个建议,“新一代浙商有语言优势、有国际眼光,希望大家能够更加开阔的思考。要超越父辈,第一,要有全球眼光。第二,始终关注怎么弄到更长期的便宜资本,在全球找更合适的投资机会。尽管你在家族当中有传承,但是还是要不断优化、升级家族的资产结构,不能抱着这个结构终老。第三,更重要的时间精力花在人才方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