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美国“滴滴”与政府多交恶,前财长支招分享经济

作者:拉里•萨默斯 等 2014-12-09 10:00:00 0

分享型经济企业正在扰乱全球各国的传统产业。只消看看Airbnb与Uber便能略知一二:Airbnb市场估值达100亿美元,超过凯悦酒店集团。Uber此前估值182亿美元,而Hertz与Avis租车公司的估值分别为125亿美元和52亿美元。除这些公司外,在全球四个大陆上的1000多个城市中,都有市民在分享使用汽车。全球分享经济市场的市值在2013年为260亿美元,有人预测,在2014年,该市场产生的收益将达到1100亿美元,超过美国餐饮业总收益。《福布斯》称,今年从分享经济获得的收益中,有超过35亿美元直接进入人们腰包,增速为25%。人们通过分享经济平台实现商品与服务的互换。这种商业模式将持续应用于许多新的行业——从汽车分享到许多其他领域内的P2P行为。

这些企业带来了显著的经济、环境和创业的益处,包括增加就业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在汽车分享服务的情形下)。Shervin Pishevar是一名风险投资家,他投资的创业公司有Couchsurfing(沙发客)、Getaround、Uber等,他相信这些服务会对城市经济产生显著的影响;“这种变化和网页浏览器的出现一样重要。”

然而,城市政府不但没有为其铺上红毯,反而发出传票和中止令,以限制这些新进入者。就在上个月,宾夕法尼亚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对Lyft和Uber的业务下发中止令。这两家公司面临着每天1000美元的罚单,23名司机面临着民事和刑事指控。

对于分享型经济企业的未来成长来说,监管通常是最大障碍。这很不幸,因为城市政府和分享型经济企业的目的往往是一致的。这些企业为城市带来益处,他们致力于保护消费者利益,这些正是城市政府努力达成的目标。考虑到这两点,人们可能以为新公司可以轻易进入市场。

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分享型经济企业和监管者的关系仍然会起伏不定。但是,企业如果能在这一领域与监管者开展更多合作,对其自身将大有裨益。如果你在分享型经济企业担任管理者,你可以通过采取以下6种做法加速企业成长,减少不必要的拖延,避免与监管者的冲突,并增加消费者的机会:

1、对监管者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防御)。分享型经济是一个新的概念,许多城市监管者对这种商业模式并不熟悉。结果他们往往持怀疑态度,假设分享型经济企业通过规避传统行业(如出租车)所受的监管来赚取利润。更明智的做法是积极主动地向监管者解释你所涉及的业务,而不是等着他们忧心忡忡地接近你。通过接近监管者,你也可以避免误解。更符合你利益的做法是在早期就主动向监管者解释,与他们展开合作,说服他们把你的业务划入城市的监管基础设施之内。

例如,如果能与监管者主动接触,Uber可能会被归类为一个通信平台而不是“交通网络公司”。基于最初分类的特性,在一段时间之后也能避免挑战和冲突。此外,由于其商业模式前所未有,监管者可能不知道现有的监管制度该如何区别对待两种商业模式,在比较传统业务和分享型经济业务时造成不公。例如,阻止乘客在使用出租车服务时制定目的地(目前正在华盛顿特区考虑推行),从而避免歧视,但这种规则可能就会更偏向Uber和Lyft,而不利于Sidecar(Sidecar会询问你的目的地,以便于实现真正的拼车)。在向相关监管者争取公平政策时,公司应主动行动。

许多分享型经济企业是真正的中介,他们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平台,而不是直接提供服务,他们也应以中介的标准被监管。如果你未能向监管者解释业务本质,你的业务便会被当做传统企业来监管,结果是更高的税率和更多要求。

2、对监管者的合理顾虑有所回应。许多分享型经济模型的确会引起他人在用户安全、隐私和使用权方面的合理顾虑。Airbnb需要确保他们列出的房屋对租客来说是安全的,Lyft需要确保他们的驾驶员使用的汽车对乘客来说是安全的。当监管者产生合理的顾虑时,公司应当做出回应,这不仅合情合理,也能在官方机构前树立可信度。在回应时,公司应该进行换位思考,想想如果自己是监管者,会听信怎样的论述。

区分符合自由市场规则的企业与反市场的激进派很容易,但现实中的差别很细微。事实上,促进上世纪70年代取消货运和航运管制条例的是真正的跨党派联盟。通过瞄准消费者利益,回应监管者对合法性的顾虑,分享型经济企业能够得到比他们所预想的更多的支持和更优质的客户。

3、使用最先进的方式来与政府接触。薪酬机制或写代码都有最佳做法,公共政策也不例外。与政府接触的最佳做法包括,形成观点一致的联盟和行业协会,而不是每个公司在出现问题时与监管者单枪匹马地接触。此外,分享型经济企业应寻求外部认可。就像林肯总统曾经说过的,“代表自己的律师必然会作出蠢事。”在公共关系领域,这句话同样适用。监管者怀疑一切利于自己的说辞。因此如果可能的话,使用第三方认可能够在监管者面前提高说服力。

4、分享你的数据。与政府共享数据,并因此减少监管者的顾虑,但无需将数据公之于众。Shelby Clark是一名分享经济创业者,也是汽车分享服务公司RelayRides的创始人,他提出了基于指标的监管理念。在该模式中,例如RelayRides的企业能够分享事故与保险赔偿数据。在拥有罕见事故的追踪记录后,保险需求便能相应降低。类似加州公共设施委员会这样的监管者同样需要数据,以保证拼车企业不局限于服务居住在某个地区的乘客,或拒载残障乘客。数据共享能够减轻监管者的顾虑,并减少对企业的要求。例如,分享用户数量的数据能够让政府明白,你的企业通过增加运输方式的选择为城市居民所带来的好处。

5、仔细研究企业创造的价值。当面对有疑虑的监管者时,研究能够带来更确凿的证据,而非知识有关共享经济好处的传说。Airbnb做了一项研究并发现,“由于Airbnb租金往往比酒店便宜,人们会在这个城市待得更久,平均花费1100美元,与之相比,酒店顾客的花费为840美元;14%的顾客说,如果不是因为Airbnb,他们根本就不会游览这个城市。”对于像旧金山这样的焦点城市的政府官员来说,这种积极的溢出效应引人注目。由于大部分数据已由分享经济企业收集,这类研究的花费并不高,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关研究可能已经存在。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家Susan Shaheen分析发现,“汽车分享者称他们的车辆行驶里程减少了44%(解决了交通拥堵)。此外,欧洲的调查显示,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50%。”企业应收集这些证据,对自己的贡献大肆宣传。

6、找到最佳规则,并与政府分享。城市政府常常资源不足,许多现有的规则都已过时,与分享经济企业的商业模式也毫不相干。因此,企业有理由自行寻找最佳规则,并提交给市长办公室。对许多城市来说,建立新的规则是种挑战,企业应当迈出第一步,从使用者和销售者收集意见,去理解现存的障碍,界定那些过时的、需要改写的规则。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决定,对于提供拼车服务的驾驶者,除了基本检查外,还要附加16项车辆检验,但像Getaround这样提供拼车服务的公司可以轻而易举提出类似措施。当然,城市政府会做出最终决策,不会轮到企业自己制定规则。但如果存在好的规则,不妨告知市政府。

在产生商业问题时埋怨监管者很容易,也有道理。但企业如果能避免监管问题并享受商业成功则更明智,也更困难。鉴于许多共享经济型公司都来自硅谷,人们容易认为,它们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潜在技术或竞争。然而,对于许多分享经济企业的发展来说,其主要风险是城市或国家政府的规则,这些规则认定其商业模式是不被许可的。企业不能寄希望在与监管者和谐共处,对抗城市政府也不明智。相反,这些企业需要通过与监管者合作,寻求一种新的业务模式。(康欣叶 / 编辑)

拉里•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在克林顿时期担任第71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在奥巴马任期内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还是美国前哈佛大学荣誉退休校长。Sarah Cannon是谷歌投资基金的经理。本译文由译言网网友nov17提供。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