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当心!办公椅会要你命(2)

作者:詹姆斯·莱文 2014-12-12 10:43:00 4

神奇内衣

我的团队于2001年启动的多项研究发现,只是站起来走走,就对身体有好处。我们比较了生活在农村的人,以及像彼得那样生活在工业化都市的人。为了测量受试者“坐”与“动”的状态,我们采用了斯潘德克斯(Spandex)内衣,在内衣上加装了微小的姿态和动作传感器,这些传感器能够连续10天、每半秒捕捉一次身体在13个方向上的运动。我和同事开玩笑,管这种衣服叫“神奇内衣”,不过它确实能收集大量的数据。

我们请身处3个不同地方的人穿10天这种内衣,他们其中一组人是居住在牙买加一处香蕉园附近的村民,一组是牙买加首都金斯敦的城市居民,再有就是美国的城里人。我们发现,居住在牙买加乡村地区的人,每天行走的距离是金斯敦和美国现代城市居民(包括较瘦的人)的2倍。农村地区的人一天只坐3个小时,而办公室职员每天可能坐上15个小时。我们2011年在《城市研究》(Urban Studies)对这项研究进行了总结,其中点明,日常活动量的增加,能使农民比许多白领每天多消耗2 000卡路里的能量。

用坐着的时间来走路,就能消耗掉这么多能量,这一点令我十分着迷。我管这种现象叫“非运动性活动产热”(nonexercise activity thermogenesis),简称NEAT。NEAT是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消耗掉的能量。我好奇的是,除了农民和城里人之间,工作和生活环境差不多的人的体重,是否也会因为NEAT而产生差异?

首先,我们比较了居住在美国,生活环境、饮食和工作均类似的“瘦子”和“胖子”。我们请受试者穿上“神奇内衣”,结果显示,肥胖者每天比较瘦的人多坐2.25小时。跟较瘦的人相比,这些久坐的肥胖者每天通过行走和其他NEAT活动消耗的热量要少350卡路里。

这个结论有启示作用,但并不是决定性的结果。为了确定低水平的NEAT是否会让体重增加,我们启动了一个后来被称作“狼吞虎咽实验”(Great Gorging Experiment)的项目。我们请16名身材较瘦的自愿者吃到撑,然后对他们进行严格监控。在8周的时间里,他们每天都要多摄入1 000卡路里的能量。

其中有些自愿者——就像我们那些让人“气恼”的朋友一样(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朋友吧),不管怎么大吃甜甜圈,就是胖不起来。8周之后,他们摄入的多余能量一共达到了56000卡路里,但体脂量却基本没有增加。他们是怎么保持身材的?我们的内衣传感器表明,他们的NEAT水平增加了——尽管没有人说自己是有意识这么做的。相比之下,其他那些大吃大喝的自愿者,几乎把每一份多摄入的能量都堆积在了自己的体脂里,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改变NEAT水平,还是每天跟椅子亲密无间。我们将结果发表在了《科学》(Science)杂志上。

这些人忽略了我们“动起来”的内在驱动,这种驱动其实就像呼吸一样,是生物的本能。在动物世界里,是“运动”让捕食者追逐、让被猎者逃跑、让采集者四处搜寻、让发情者寻找伴侣。在啮齿动物上进行的实验表明,动物的大脑中存在复杂的回路,以监控能量消耗、活动和休息,并对这些生理活动做出适当的回应。这个系统位于下丘脑,下丘脑还会调控体温、醒睡周期等。

此外,研究者在过去10年中发现,下丘脑中的某一部分还管理着食欲:假如你一整天都在耙树叶,下丘脑就会让你感到“饥饿”。同时,肌肉的反馈系统会察觉到肌肉的过劳状态,发出信号,让人坐下来休息。如今,我们周围到处都是椅子,毁坏了生物驱动的平衡法则。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