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全神贯注的意义

作者: 2015-02-13 10:30:49 0

注意力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帮助我们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取得外在成功,而在于培养一种目光、一种视力,使我们的灵性不致与不可言说之物完全断绝接触,以此保留解放与救赎的可能性。本文摘编了西蒙娜·薇依(Simone Weil)系统论述注意力问题的一篇文章。此文系由薇依1942年5月于卡萨布兰卡寄赠留在法国的友人佩兰神父,写作目的是帮助与佩兰有联系的大学生。

注意力的培养是学校教学的真正目的,并且可说是惟一的意义所在。大部分的学校教学也具有某些内在的意义;但这种意义是第二位的。一切真正唤起注意力的学习都具有几乎同等的意义。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任何真正集中注意力的努力都不会是徒劳的。这种努力在精神领域里总是非常有效的,在智力方面尤其如此,因为精神的光辉照亮着智慧。

如果人们真正全神贯注地去解一道几何习题,经过一小时的努力并没有取得进展;然而,在这一小时中的每一分钟里,在另一个更神秘的领域中还是取得了进展。这种努力,人们感觉不到,也无人知晓,但它却给灵魂带来了更多光辉。它的成果有一天会出现在祈祷中。它肯定还会出现在智力的某个领域里,也许是同数学毫无关系的领域。

除了各种公开的宗教信仰外,一个人越是怀着能更好地理解真理的惟一愿望而聚精会神时,他所取得的这种能力就越大,即使他的努力并没有产生任何看得见的成果。

爱斯基摩人的一个传说这样解释光明的起源:“一只生活在长夜里的乌鸦由于找不到食物而渴望光明,于是大地就亮了起来。”如果确实有愿望,如果所渴望的东西确实是光明,那么对光明的渴望就会产生光明。

当人们聚精会神时,便会真正地产生渴望。如果其他一切杂念都已排除,那么真正渴望的就是光明。即使集中精神的努力在许多年之中从表面看来可能是毫无成果,但有一天,同这种努力完全相当的光明一定会充满整个灵魂。每一分努力都为无法夺走的宝库增添一点财富。

人们往往把聚精会神同肌肉紧张混同起来。如果有人对学生们说,“现在你们要注意了,”就会有学生皱起眉头,屏住呼吸,收紧肌肉。如果两分钟后问他们在注意什么,他们却回答不出来。他们什么也没注意。他们并没有集中注意力,而不过是收紧了肌肉。

人们往往在学习中作出这一类收紧肌肉的努力,由于这种努力让人疲劳,于是人们便产生了已经劳作过了的感觉。这是一种幻觉。疲劳同工作并无任何关系。工作不管累或不累是一种有效益的努力。而在学习中,这一类肌肉紧张是毫无效益的。

在我们的灵魂中,某种东西对真正集中精神之厌恶,远远超过肉体对疲劳的厌恶。这东西比肉体更接受恶。因此,每当人们真正集中精神时,就摧毁了自身的一部分恶。如果人们怀着这种愿望聚精会神,那么片刻之内就相当于完成了许多善行。

集中精神在于暂时停止思考,在于让思想呈空闲状态并且让物渗透进去。思想应当像一个站在山上的人,他眺望着前方,同时又看见自己脚下的树木和平原,但他并没有正眼去看这些东西。思想应当是空闲的,它等待着,什么也不寻找,但随时准备在自己赤裸的真理中接受将要进入之物。

翻译文章中出现的各种误解,解几何题中的各种谬误,文笔的拙劣,法文作业中缺乏连贯思维,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思想过分急促地投身于某事物上,由于思想过早地被充实而不可能再接受真理。原因总是由于人们要积极主动;人们要寻找什么。

最可贵的财富不应是寻找得来的,而是等待而来的。因为人不可能凭借自身力量找到它们。倘若人去寻找这种财富,那么将在那里找到假财富,而人并不善于区别这种虚假。

并不是只有爱上帝才是以聚精会神作为实体的。爱他人——我们知道这是同一种爱,也是由同一种实体组成。

对不幸者的关心是罕见而难以办到的事;几乎可说是神迹;确是神迹。几乎所有以为具有这种能力的人实际上并无这种能力。热情、激情、怜悯都是不够的。对他全心全意的爱,仅仅是能问他:“你何处痛苦?”只要,也必须要,朝他看上一眼就够了。这目光首先是全神贯注的目光,在目光中,灵魂排除了自己所有的内涵,以在自身容纳它所注视着的那个人和他的实际情况。只有全神贯注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相关文本:西蒙娜·薇依:《关于正确运用学校学习,旨在热爱上帝的一些思考》,收于《在期待之中》 杜小真、顾嘉琛译,三联书店1994年版

延伸阅读:

西蒙娜·薇依:《重负与神恩》 顾嘉琛、杜小真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西蒙娜·佩特雷蒙特:《西蒙娜·韦伊》 王苏生、卢起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