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我们为何工作?金钱,信仰,还是盲目的惯性?

作者:王大夫 2015-03-16 11:19:00 1

即便“工作”和“职业”曾确凿无疑地与某种“彼岸”的意义紧密相连,现今的绝大多数人或许也只能接受被遗弃在荒凉此岸的现实,并且在作为“工作”对立面的“生活”中,尝试与神恩和命运重新建立联系。如果真如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的分析那样——宗教之酒曾经滋润着各式各样的日常工作,那么当代的职业观无异于一场无边无际的宿醉。

相关文本: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阎克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配图2

 

“切记,时间就是金钱。假如一个人凭自己的劳动一天能挣10先令,那么,如果他这天外出游荡或闲坐半天,即使只花了6便士用于消遣或坐食,也不能认为这就是他的全部花费;他其实花掉了、或者应该说是白扔了另外5个先令。”

这是本杰明·富兰克林留给我们的教诲。没有人会怀疑,这就是以典型方式体现出来的资本主义精神。个人理应让自己的资本增殖,好像这就是目的本身。的确,这里宣扬的不单是一种发迹的手段,而且还是一种独特的伦理。

富兰克林的全部道德态度都带有功利主义的色彩。他把自己对美德之功用的认识归因于神的启示,是这种启示引导他走上了正途。事实上,这种伦理所追求的“至善”,完全没有享乐主义成分掺杂其中:要挣钱,而且多多益善,同时又要力避一切本能的生活享乐。它被十分单纯地看做了目的本身,以致从单独某个人的幸福或功利角度来看,它显得完全是超验的,是绝对无理性的。

与此同时,这种伦理又表达了一种与某些宗教观念密切相关的情感类型。富兰克林虽是一个无倾向性的自然神论者,但他自幼便记住了父亲——一位一丝不苟的加尔文教徒——反复向他灌输的一条《圣经》古训。因此,如果我们发问为什么“要在人身上赚钱”,他的回答就是用在自传中的这条古训:“你看见办事殷勤的人么,他必站在君王面前”(《圣经·箴言》22:29)。

在现代经济秩序中挣钱,只要挣得合法,就是忠于并精于某种天职(calling)的结果与表现;而这种美德和能力,正如在上面那段引文以及在富兰克林的其他所有著作中都不难看出的,正是富兰克林伦理观的全部内容。

现代资本主义精神乃至整个现代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就是天职观念基础上的理性行为,它的源头则是基督教的禁欲主义精神。被称为资本主义精神的那种态度,其根本要素与清教入世禁欲主义的内涵并无二致,只不过它已没有宗教的基础,因为这个基础在富兰克林时代就已经消亡了。

认为现代劳动具有禁欲主义性质,这当然不是什么新观点。局限于专业化劳动之中,抛弃其中包含的浮士德式的人类共性,是现代社会任何有价值的工作得以进行的条件,因此,有所为和有所不为在今天就必然要互为条件。如果说,中产阶级的生活毕竟还想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而不光是把某些东西置之度外的话,那么它在根本上具有禁欲主义特征。

清教徒是为了履行天职而劳动;我们的劳动却是迫不得已。因为,当禁欲主义从修道院的斗室里被带入日常生活,并开始支配世俗道德观时,它在庞大的现代经济秩序体系的构造过程中就会发挥应有的作用。这种经济秩序如今已经深为机器生产的技术和经济条件所制约,而这些条件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决定着降生在这个机制中的每一个人的生活,而且不仅仅是那些直接参与经济获利的人的生活。或许,外在之物只应“像一件可以随时甩掉的轻飘飘的斗篷披在圣徒肩上”,但命运却注定了这斗篷将变成一只铁笼。

自从禁欲主义开始重塑尘世并在尘世贯彻它的理想起,物质财富对人类的生存就开始获得了一种史无前例的控制力量,这力量不断增长,最终变得不可动摇。今天,宗教禁欲主义的精神已经逃出了铁笼,但大获全胜的资本主义已不再需要这种精神的支持了,因为资本主义有了机器这个基础。宗教禁欲主义那个笑逐颜开的继承者——启蒙运动,脸上的玫瑰色红晕似乎也在无可挽回地渐渐褪去,天职义务的观念则像死寂的宗教信仰的幽灵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徘徊。

如果履行天职已不再与最崇高的精神和文化价值观发生直接联系,或者从另一方面说,如果它仅仅变成了经济强制力而不必被感知,那么一般来说,个人也就根本不会再试图找什么理由为之辩护了。在它获得最高度发展的地方——美国,对财富的追求已被除去了原有的宗教和伦理涵义,变得越来越与纯世俗的感情息息相关,这实际上往往就给了它一种体育运动的性质。

没有人知道未来谁将生活在这个铁笼之中,没有人知道在这惊人发展的终点会不会又有全新的先知出现,没有人知道那些老观念和旧理想会不会有一次伟大的新生,甚至没有人知道会不会出现被痉挛性妄自尊大所美化了的机械麻木。因为,完全可以这样言之凿凿地说,在这种文化发展的这个最近阶段,“专家已没有精神,纵欲者也没用了心肝;但这具躯壳却在幻想着自己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文明水准”。

(图片来源:Lik Nakolyshkina:“Signs”转自www.luoo.net)

延伸阅读

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 冯克利译,三联书店2013年版

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钱永祥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