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如何激发创新?让天才们死磕

作者:王玥 2015-03-17 17:03:27 1

乔布斯说,在苹果公司,A类人才不需要保护他们的自尊心。背后之意,把优秀的人才放在一起,激起他们的强烈的好胜之心,这就是最好的激励,对于组织来说,就是最大的赢家。这样的手段,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的竞图传统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场十三世纪末叶在佛罗伦萨兴起,以后扩展到西欧各国,在欧洲盛行长达近三百年的思想文化运动,将科学与艺术革命推向人类历史的高峰,揭开了近代欧洲历史的序幕,也被马克思认为是欧洲封建主义时代和资本主义时代的分界。

竞图,让天才们明争

竞图,是艺术家之间一项古老而值得珍视的伟大竞争传统。根据古希腊史专家的记述,早在公元前448年的雅典卫城,为了兴建希腊城邦击败波斯的战争纪念碑,就公开举行过一场竞图大赛,这是人类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场竞图,而在那之后的上千年间,无数建筑师、艺术家拿起自己的画板,草图纸,开始了竞图的漫长历史。文艺复兴时期是人类艺术的巅峰,其间的竞图之战数不胜数,最经典的两场竞图之战,一场当属吉贝尔蒂和布鲁内莱斯基竞争的“天堂之门”(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洗礼堂铜门)竞图,其正式掀开了文艺复兴的大幕;另外一场是代表文艺复兴最高水准的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湿壁画的王者之战,不仅仅是技艺的最高对决,也是唯心轮与唯物论的最高攻防。

0 (1)

吉贝尔蒂《天堂之门》

竞图的两次经典对决

公元1400年的大瘟疫,让佛罗伦萨丧失了一半的人口,市政议会决定重塑圣万乔尼洗礼堂的青铜大门来安慰被人类激怒的生灵。据说当时有数十个雕塑家参加了为期一年,在四块青铜片上完成《旧约.创世纪》里面亚伯拉罕献祭独子以撒的故事,最终有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脱颖而出:一个是默默无名,出身于金匠世家的吉贝尔蒂。他有一项能力非常突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倾听用户的声音”。在竞图期间,他多次邀请评议会里面的艺术家现场观摩,甚至把很多圣十字社区里面的居民邀请到现场提意见,只要大家提出比较一致的意见,他二话不说,经常打掉重来。这样,吉贝尔蒂的竞图作品是在用户的意见中最终成形,实际上运用了今天的迭代开发理念。而另一个竞图者布鲁内莱斯基,孤独沉默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而他的创造光芒也因此多少受到掩盖。直到15年以后,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圆顶之作,让他青史留名。最终决选的时刻到来,凭借精湛的渲染技巧,错落有致的刻画,细腻真实的技法,以及诸多粉丝的认可和拥护,吉贝尔蒂毫无悬念的获得了委托。而倔强的布鲁内莱斯拒绝了让他与吉贝尔蒂合作的提议,流浪去了罗马,终其一生不碰青铜雕塑。在今天的佛罗伦萨,每天正午的阳光洒下来,天堂之门辉映放射出耀眼神秘的光芒,仿佛依然可以看见当年那开天辟地的竞图之争。

而100多年后,同样20多岁的青年米开朗基罗向当时公认的大师达•芬奇公然宣战,这场竞图之战可以说是勾动天雷地火,神性和人性的一次巅峰碰撞。在收到委托的维琪奥五百人王宫大厅上,两位天才要求以佛罗伦萨胜利崇高的时刻为题进行创造:达芬奇选择了安吉里之战,他用了16年研究战马的各种姿态和神情,运用了他最擅长的晕染法将漫天沙尘、屠戮血腥、人马腾跃、金石相击展现了酣畅淋漓,更为让人惊叹的是,他是用1:1的规格比例进行展现的,他的草图刚刚展开,就轰动了整个城邦,甚至有点吓到了在他对面构思的米开朗基罗。因为米开朗基罗不同于达芬奇,他并没有亲自上过战场,所以对战场空气的体验是无法赶上亲身见识过战争杀戮的达芬奇的,可是天才的可怕之处就是在压力之下爆发从而超越自我,他选择了另外一场经典战役卡西纳之战,而神思之笔在于米开朗基罗选择的时刻是“战争前的五分钟”,把本来在河边栖息的战士,突然遭到敌军袭击事的神情紧张、迅速披甲、准备迎敌的场景刻画地出神入化。他把群体在特定情境的下的集体反应,裸体与仇恨,武器与河水,撰画的精彩绝伦。他的草图一出现,每天膜拜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真正的完美总是带有遗憾,旷世之作《安吉里之战》由于当时颜料技术的原因并没有真正完成,而随后在战火中消逝,而《卡纳西之战》从来没有机会真正开始制作。我们今天对那场巅峰对决,只能通过对当年草图的临摹而想象。

0

米开朗基罗《卡纳西之战》

创新,激发“竞图之战”的动力

这两场竞图之战,足可以把我们拉回到那个伟大的时代,去欣赏大师的对决。而竞图这项传统,也是艺术界不断彼此激发创造力的重要方式。在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聚集顶尖的人才,用最快的速度开发出最适合市场的产品,已经成了最大的挑战。1995年,乔布斯曾经对着来访的镜头录下这么一段话,今天看来,依然值得我们深思:“我很早便在苹果观察到一件事,我常常想到,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人生中大多数事情,平庸与顶尖的差距通常只有二比一。假如在纽约搭上一般司机的车,与最棒的司机比,最棒的司机也许能让你快30%的时间到达目的地。但是,就软件而言,平庸和顶尖的差异,可能达五十比一,甚至是一百比一,因此我大部分的成功来自于,找到真正有天分的人才。不是B级、C级人才,而是真正的A级人才。当你聚集足够的顶尖人才,他们真的喜欢一起工作,他们以前从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不想再和次级人才共事,这变成一种自我约束的行为,只想聘请更多顶尖人才。”

在和早年的360公司合作时候,那时候还叫奇虎。我清楚地记得周鸿祎要求在公司的就餐区设立一个电子显示版,不停滚动展现各个产品团队的未解决bug数量,结果bug最多的几个团队几乎都泡在电脑前修改,没脸来食堂吃饭了。在一个追求产品至上的公司,如何去激发技术团队之间的良性竞争,始终是一个重要课题,汇集优秀的人才,在组织内部设立这样的竞图比赛,去刺激他们的竞争之心,对于组织和用户来说,未尝不是一种福音。

王玥,Keylogic Company 创始人兼总裁,组织创新和人才发展专家。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