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机器完胜人类?且慢下结论

作者: 2015-03-17 17:10:44 0

“历史上,没有什么比英国手摇织布机织工逐步消失更可怕的悲剧了。”卡尔·马克思在1867年写道。在他目之所及的每个地方,人类都正在“快速、持续地被机器”所取代。一个半世纪后,我们再一次陷入思考:新技术导致人们失业的可能性有多大?

去年,MIT的埃里克·布林约尔松(Erik Brynjolfsson)和安德鲁·麦卡菲(Andrew McAfee)在他们合著的《第二个机器时代》(The Second Machine Age)一书中,强调了这一危险局面,并预言了数字化时代将加速到来。

0 (8)

今年,教育类非盈利组织XPrize的创始人彼得·迪亚芒迪斯(Peter Diamandis)和记者史蒂文·科特勒(Steven Kotler)在他们即将出版的《大胆》(Bold)一书中,倾力阐述了技术的威力,同时指出:要是能创建人工智能或打造出一个利用群体智慧的全球性网络,哪里还需要劳动力呢?

0 (7)

上述书籍触及了当今社会对技术的忧虑:大量财富将会被创造出来,社会贫富差距也会越来越大。其他论著描述的蓝图则较乐观,认为21世纪带来的机会不会弃劳动力于不顾 。

或许,最受关注的是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所著的《从零到一》(Zero to One)。蒂尔一边歌颂着垄断的益处,一边传递着另一信息:技术是劳动力的补充。“拜教育所赐,软件工程师倾向于开发能替代人类工作的项目。”蒂尔在书中写道,却认为这并非向前发展的惟一路径。比如,蒂尔联合创建的公司Palantir所设计的软件,就通过筛选超级大数据组和强调可疑活动,为情报分析师提供帮助。

0 (6)

经济学家兼微软前高管詹姆士·贝森(James Bessen)认为,这种理想的互补情况无法快速或自动实现。贝森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从实践中学习》(Learning by Doing)中提出:是技术采用者及适应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而非技术发明者。只有通过一代人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技术的价值才能逐渐发挥出来。在技术所需操作技巧得以标准化,并易于教给工人之后,工人的工资也才有可能上涨。

0 (5)

就如何加快当代工人的技术培训,贝森提出了几点建议:加大投入在社区大学、职业教育、针对岗位被取代员工进行的再培训项目,以及企业赞助的培训和拓展项目,来帮助员工学习新技能并获得操作新技术的经验。

那么,政府在这一过程中该扮演什么角色?要是熟练劳工会带来高额回报,企业难道不是应该很有动力投资于员工培训吗?约瑟夫·施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和布鲁斯·格林沃尔德(Bruce Greenwald)在其《打造学习型社会》一书中给出的答案却是否定的。在这本宏观经济理论的综合性著作中,两位作者表示,竞争市场中,企业只会投资于那些能令其捕捉到最大价值的创新。它们会在绿色技术上进行少量投入,是因为无法承受污染的代价;它们会在节约劳力的技术上超额投入,是因为无法承受解雇工人的代价。竞争越激烈,相关的市场失灵就越严重。因此,政策制定者的确需要扮演重要角色:不仅要投资于研究,还要在能够推动有效的社会创新以及避免有害技术扩散方面增加投入。

0 (4)

总之,上述提到的书都只提供了局部路径:为达到技术和工人的互补,抗拒会削减劳动力的技术。对员工提供帮助需要让他们掌握新技能,并制定技术创造和应用并重的行业政策。

如果技术创新的步伐加速,刚刚标准化的技能将很快作废。或许,技能的标准化对19世纪的织工是有帮助的,但这一方法是否适用于我们这个急剧变化的时代呢?尚无人知晓。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