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嘉敏谈众包】译言出生记

作者:赵嘉敏 2015-04-19 14:29:18 0

“你的职责是要为用户协作搭建一个架构,而这需要大量的工作。”

——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

我最早知道“众包”这个概念是在 2007 年 2 月。那时译言的第一个版本刚刚上线两个多月。我和另外两位创始人都在湾区的大公司里,白天给公司干活,晚上和周末就一边写网站代码,一边翻译一些文章。

二月底的一天,我读到一篇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谈 Web2.0 五准则的文章(详见“阅读原文”),就把它翻译了出来。威尔士在第一条准则里明确表示:“我不能接受众包这个概念……任何一家公司,如果认为可以把网站的所有工作都外包给用户去做的话,那不仅仅是对用户的不尊重,同时也是对 Web2.0 的根本误解。你的职责是要为用户协作搭建一个架构,而这需要大量的工作。”

威尔士在很多场合都拒绝承认维基百科是一个众包项目——尽管在维基百科的众包项目列表里,它自己赫然在列,并特别注明,“虽然联合创始人吉米·威尔士反对这个提法,但维基百科经常被看作是一个成功的众包案例。”

【最早的众包】

1707年10月,4艘英国海军的船只因为定位混乱而在西西里岛附近相撞,死亡2000多人,震惊世界。英国议会就此成立了“经度委员会”,悬赏2万英镑(相当于现在100万英镑)向民众征集确认经度的简易办法。据说牛顿等一些科学家都曾积极参与,但后来是一个名叫约翰·哈瑞森的普通钟表匠获得了奖项。这被认为是最早的“众包”。

那时我并不清楚“众包”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译言的未来会与“众包”发生什么关系——当时的译言只是一个初级阶段的 Web2.0 网站——用户凭自己的兴趣选择和翻译网络上的外文文章并分享到社区中,基本上都是“单兵作战”。

社区里第一个多人参与的协作项目是翻译营销大师西斯·高丁(Seth Godin)的《创业者圣经》(The Bootstrapper’s Bible)。2006 年 12 月底,也就是译言刚刚上线不久,一个 ID 为“安步当车”的用户发表了《创业者圣经》的开篇语《创业者宣言》,收获了很多赞许和鼓励。随后大约有六、七名译者加入了翻译。没有专门的协作工具,我们就用 Google Spreadsheet 来维护协作进度;每一节除了翻译,还会安排校对;挑错就直接发在评论里。

完成了《创业者圣经》,我们意犹未尽,又协作翻译了一本讲述 Facebook 早期创业故事的书 Inside Facebook(《从零到百亿——Facebook 创业故事》)。作者卡罗·白朗(Karel Baloun)先生是 Facebook 最早期的工程师之一。这本书大概也是国内第一本关于 Facebook 的图书。

这次的协作有超过二十位译者参与。我自告奋勇当了责编。没成想,这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二十几位译者的水平参差不齐,行文风格千差万别。我几乎重译了小半本书。交稿后总结的第一条经验(或者说教训)就是,一定要挑选好的译者并控制参与图书协作翻译的人数。

2008 年 3 月,译言利用开源的维基产品搭建了一个自己的协作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组织的第一个协作翻译就是《连线》杂志编辑杰夫·豪(Jeff Howe)发表于 2006 年的文章《众包》。我自己动手翻译了文章的第一部分——《当专业人士不再专业》。

2008 年 5 月汶川地震发生后,译言组织网络译者们在协作平台上翻译一些抗震救灾和卫生防疫资料。600 名译者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了近十万字的翻译工作。正是这一项目,让我对吉米·威尔士的论述开始有了一些体会。怎么搜集资料,怎么分配任务,怎么统一术语,怎么安排校对,怎么协调各个公益组织……在大规模协作的背后,必然是大量的组织协调工作。同时,开源的维基产品也为协作助力不少。译言的协作平台一直使用到 2009 年底。很多公益领域的协作翻译都在上面进行,比较有名的有翻译白血病患者服务手册的译爱项目。《失控》的绝大部分协作翻译工作也是在这个平台上完成的。

到 2009 年初,我接触“众包”这个概念已经有两年了,但我依然不确定,译言做的是不是众包;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怎样做好众包;对于众包的几个核心问题,如组织结构、流程管理、质量控制、用户激励和利益分配,并没有清晰和较系统的认识。我只是凭直觉保持着对“众包”的兴趣和关注——直到 2009 年 5 月译言与英国老牌媒体《卫报》(The Guardian)的合作正式启动……【译言网和《卫报》又将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嘉敏又有了哪些新感悟?更多精彩且听下回分解】

【专栏介绍】

“所有能够强化群体努力的东西终会改变社会。” 大众筹资(Crowd Funding),大众智慧(Crowd Wisdom),大众创造(Crowd Creation),大众投票(Crowd Voting),《连线》(Wired)杂志记者杰夫·豪(Jeff Howe) 在2006年提出的四种“众包”(Crowd Sourcing) 模式,如今正以势如破竹的态势在商业市场中应验、衍化与变革。在“无数字化不生存”的互联时代,无数分散的个体形成了“众”的力量,这股力量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对于产业的形成有着势不可挡的吸附效应。《哈佛商业评论》关注“众”力量的发展与革新,希冀通过启迪式解读与开放式探讨,让“众包”这一新商业模式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哈佛商业评论·嘉敏谈众包】是译言网联合创始人兼CEO赵嘉敏的个人专栏,每个月的某个周五与你见面。众包,是译言网的理念内核;译言网,是众包的得意之作。作为译言网的创办者,嘉敏将基于过去8年中的深刻思考与切身感悟,与你一同解读“众包”,思考“众包”,更希冀与你互动交流,以“众包”的方式优化“众包”。

欢迎联系jiamin@gmail.com,与嘉敏互动讨论,以集思广益。

众包大挑战

嘉敏在文章结尾提到了众包的五大核心问题,分别是组织结构、流程管理、质量控制、用户激励和利益分配,对此你有何看法,是否比嘉敏的观点更牛?欢迎择其一二,发表见解,让思维碰撞、智慧发光!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