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专栏】男人雄辩 女人聊天

作者:刘筱薇 2015-04-27 11:17:57 0

自希腊罗马时代开始,雄辩在西方社会中就成为政治、法律中击败对手的有力武器,也是衡量一个人能力、素质的重要标准。比如,历任美国总统都是雄辩家,他们的口才决定了自己能否在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的总统竞选活动或电视辩论中胜出。他们在人群中、镜头前自信、机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们都是男人。

但是擅长雄辩的女人都有谁呢?当我问了周边很多人,他们都思索了很久,有的给出一个历史年代久远的名字,有的说娱乐明星,有的人则说:“我的朋友XXX很会讲话,总是不停地说话。”是的,女人似乎是最爱讲话的群体。她们三五成群,喋喋不休;她们喜欢在喝下午茶时,互谈心事;她们遇到问题或困难时,总是通过诉说排解压力。但是,在公众场合,就一政治问题或其他涉及社会实质改变的话题,以权威的姿态发表长篇大论的女人是谁?

美国乔治敦大学语言学教授德博拉•坦嫩(Deborah Tannen)在其作品《你误会了我——交谈中的男人和女人》中提出,男人习惯进行公开的报告式谈话,但女人大多数习惯于私下的聊天式谈话。比如,一对夫妻进入共同的社交团体后,男人更倾向对着所有的朋友侃侃而谈,而女人则只会偶尔打断他,说几句自己的看法或组成小团体后自在交谈。但应酬完回到家后,女人开始畅所欲言,而男人则陷入了沉默。这种情况大多数人都应该看到或经历过,或许上述情况就是我们父母的写照?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种男女特定语言表述模式,即男人在社交中被赋予了代表一个小群体(比如他的家庭),表达其社会利益需求,并引导他人看法的隐性职责,而女性则更倾向于在亲密、较封闭的环境中,谈论日常生活与个人情感。多数国家都普通存在这一现象,也就是说,多数人在成长和认知过程中,都受到这一模式的影响,他们的男性或女性身份因各自不同的语言和行为模式得到强化。在这种环境下,男人只有在以权威的姿态对公众高谈阔论时才感到自己更像个男人,而女人在公共场合对别人的观点加以附和和支持才是符合社会秩序的,才能赢得更多喜爱。

当两性的语言和行为形成普遍存在固定模式时,可怕之处不仅是它禁锢了自我的多种表达,而且它规定了我们的生活,建立了隐形,但又无法摆脱的社会架构,就好像我们接到了一个框架已经基本定型的剧本,要做的只是不断重复表演自己的戏份。我们开始自发地去融入一个男性或女性角色,在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上确定自己的性别身份,在每一个瞬间把自己的性状态表演给向他人和自己。一旦我们建立了性别表演意识,我们就开始寻找并且认同男女的固定行为模式,而这又加固了原有的社会架构,使改变举步维艰。

比如上文提到了较少女性是雄辩家的现象。如果每一个举动都充满性别含义,那么女性走上公共讲台,大发议论的意识和动力从何而来?即使就严肃课题作公众演讲的女性,例如2016年即将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希拉里是不是也只是在满足女性或公众对女性雄辩的一种意淫,即大众关注的并不是辩论本身,而是抱着娱乐的心态听一个女人在辩论?这样看,我们深陷入剧本中,真正的身份突破不可能实现。

男性和女性不同行为模式的界定进一步衍生了两性刻板印象,在职场中表现为对女性的偏见,造成其职业瓶颈。例如,女性普遍过于关注情感、服饰或生活琐事,因此女性被认为不够理智、专业,不适合登上高位。同理,男人在职场也因偏见受到禁锢,比如对男人的传统观点是他们应出外工作,而不是留在家中照看孩子。如果男人重视家庭多于事业,他们会受到歧视。《哈佛商业评论》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北爱荷华大学的亚当•勃特勒(Adam Butler)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阿米•斯卡特伯(Amie Skattebo)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职场父亲哪怕很短暂地离职去照顾家庭,就会被建议降低业绩评级并削减奖金。南加州大学的塔米•艾伦(Tammy Allen)和三位同事做的另一项研究则发现,只有职场爸爸——而不是妈妈——会因为请假照顾家庭而被公司处罚。“职场男性会因为兼顾家庭而被当众嘲笑,也会因此错过升职,或者遭受他人对其工作能力的质疑。所以,给职场爸爸的信号很清晰:如果娶个家庭主妇,当个养家糊口的父亲,对你的职业生涯有利无弊;但是,一旦想要多照顾家庭,你的职业之路也许难免遭遇挫折。现实就是如此:女人被排除在养家糊口的角色之外,男人被排除在照顾家庭的角色之外。”

两性刻板印象造成的偏见是隐秘但很严重的问题—“这种微妙的不平等日积月累,等同于一个人被小刀划了一千道伤口最终致死”。但刻板印象也是我们表演性别的基础。我们在这种“自然化”的语境下,通过行为重复和模仿操练我们的性别,直到我们的身体形成了特有的性别风格。但表演也可能是不稳定以及不确定的,也许你在表演时可以反思:我为何如此行为?

文|刘筱薇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