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伦敦商学院教授理查德·波兹:“管好亚投行不易,祝金先生好运!”

作者:刘铮筝 2015-05-06 18:24:00 0

文/采访:刘铮筝

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经济学教授理查德·波兹(Richard Portes),被誉为引用次数最多的经济学家之一;他也是继“宏观经济学之父”凯恩斯以来,英国皇家经济学会任期最长的秘书长(1992-2008)。

2015年暮春时节,这位74岁高龄的大牛教授在北京接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专访,全面解读当下焦点——亚投行(AIIB)面临的诸多管理难题,并提出应对建议若干,视角犀利独特,语言通俗明朗。

关于亚投行

亚投行全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是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总部设在北京,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

截至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达57个,涵盖了除美日之外的主要西方国家以及亚欧区域的大部分国家,成员遍及五大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今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

各方商定将于2015年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亚投行。

“我不确定我想要金先生的工作”

HBR中文版: 您对金立群先生掌门亚投行有何评价?

理查德·波兹(以下简称RP):金立群先生是一位十分可敬的人,几年前我参加过他在北京主持的一次会议,和他聊过。他成绩斐然,工作经验卓著。但亚投行行长一职挑战十分艰巨,我不确定我想要金先生的工作。

HBR中文版:金先生的工作艰巨在何处?

RP: 和金先生之前管理CIC(中投公司)不同,AIIB不仅仅是将资金分配到投资项目的问题,将会面临完全不同的情况。你必须是一名极佳的管理运营者,从零开始迅速建立起有效管理机制。这可不是易事,需要大量谨慎的准备,选拔有竞争力的投标者。而且妥善规划基础设施项目也有很大学问。从之前经验看,这类项目通常会在当地遭到反对:公路穿过田地、人们不愿意在自家附近建机场等等。而当地的土地所有者可能会利用这些反对之声,给施行项目造成阻碍。这意味着现在加入AIIB的诸多欧洲国家不见得能获得竞争优势,因为加入的成员太多了,要不偏不倚从中选出最好的投标者,就必须有公开透明的招标流程。一旦有人中标,还要有监督机制保证资金落实。我不得不说的是,如此大规模的招标项目,在任何国家发生腐败的可能性都很大。

HBR中文版:能否具体谈谈腐败问题?

RP:很多国家,无论是发达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或多或少存在回扣、资金利用不当甚至腐败,所以必须建立起真正有效的机制和政府间合作来遏制腐败。世界银行处理此类问题已有60年的经验,该过程中世行也犯了很多错误。他们有所谓的独立评估机构,其员工有权审理项目细节并给出批评建议,而且批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所以我说,亚投行面临极大挑战。此外,让我担忧的,也是人们不愿公开承认的一点是,仅仅让各国政府来进行投资是不够的,不能为了花钱而花钱。

HBR中文版: AIIB还有可能面临哪些挑战?

RP: 印度、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很多国家都有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但很多时候显然一切急需改变,却未见任何行动。比如2004年我去印度开会时,第一次长时间深度了解当地情况,印度的法律环境局限很多。有时你需要政策上的支持,甚至法律改革才能施行。我相信中国也面临类似处境,金先生还需要设立一个管理部门,对合同进行详细、明确规划,进行招标和评估投标,在项目进行中甚至开始之前,保证杜绝回扣等不法行为。虽然这些都是常见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常见问题就容易解决。此外,仅靠员工培训也远远不够,AIIB需要从各处招贤纳士,而从无到有建起一支高效的国际员工团队也是极大的管理挑战。当然,中国有充裕投资,如果能解决这些问题,就能提高生产力,实现多赢。

和亚洲开发银行不冲突,可以和EBRD取经

HBR中文版:有人认为亚投行和同属区域发展银行的亚开行(ADB)会有激烈竞争,您怎么看?

RP:之前就有人认为ADB会和世界银行发生冲突,但几十年的经验说明,ADB和世行和平共存。可能你会说,但AIIB和ADB是同在亚洲的两家区域发展银行,而且分别是中国和日本主导。但无论中国出资多少,都无法凭一己之力满足整个亚洲对基础设施投资的巨大需求。我觉得不用担心ADB,主要问题是,如何建立好项目,进行好投资。而且虽然ADB总裁是日本人,但首席经济学家是美籍华人。

HBR中文版:那么AIIB有哪些先例或经验可以借鉴?

RP:实际上我前面提到的很多问题都是老问题了,如果我是金先生,我会派人去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以及其他区域性发展银行和世界银行做调研。尤其是EBRD,我认为EBRD十分成功,至少从我已知的消息判断,该银行没有暴露十分严重的分歧、错误或腐败等问题。我和EBRD的总裁(Sir Suma Chakrabarti)很熟,他在英国海外开发部门担任过多年公务员,管理全世界各国的投资项目,具有及其丰富的管理经验。法国巴黎银行集团(BNP Paribas)董事长Jean Lemierre也是很好的咨询对象。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