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专栏·女人的战争】谁在逼她们减肥?

作者:刘筱薇 2015-05-25 14:52:25 0

文|刘筱薇

是什么时候纤瘦的女体在大众眼里意味着美和时尚呢?在思考这个问题前我们可以先了解一个有趣的研究:由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心理学家Carlota Batres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经常上网的男人更喜欢身材纤瘦的女性。因为总在网上的人更容易接触到推崇削瘦美的媒体、广告以及各类网站,比如一些高端品牌会大肆投放以瘦弱模特为主要拍摄对象的广告,这引导了人们把纤瘦的身材列为美的标准。一些风靡全球的影片也在提倡女人纤瘦才算美丽,比如好莱坞大片《诺亚方舟:创世之旅》中的女主角詹妮弗·康纳利。

帮助印证这一观点的是他们在萨尔瓦多进行的实验。绝大多数萨尔瓦多人都无法上网,而调查结果表明能够访问互联网的人无一例外地喜欢网络暗示的纤瘦“美女”,而非互联网用户认为胖一点的女性更有魅力。研究者进一步解释说,可以上网的人往往家里还安装一台电视,这使他们更频繁地通过广告、电视节目和电影接触到输出纤瘦美概念的主要媒体,而不能接触互联网的人用的资源相对较少,比如没有自来水,收入和食物都没法保障。在这种情况下,较胖的女性因能够更好地生存和生育而成为受欢迎对象。

这个实验充分说明了纤瘦美并不是一种自然的、理应如此的人体美,而是在媒体大肆宣传下,来自强势西方文化的美学镇压。西方美的灌输在互联网的协助下愈演愈烈,几乎网到了哪里,推崇古希腊时期黄金比例的高加索人种美就到了哪里。这种美要求如此极其苛刻,于是整形医院应运而生,而且遍地开花。

如果说通过好莱坞电影等手段强势输出文化的西方对于面部黄金比例的追求是长久的,对于骨感体形的推崇则是从20世纪90年开始的,代表人物是英国模特凯特·摩丝。而在20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西方世界基本上还是前凸后翘的曲线美大行其道时期。至于为何纤瘦的美体概念席卷了西方,并在90年代后互联网加快全球化的情况下,逐渐影响了世界各国对美体的定义,目前还没有绝对准确的解释,本文将简单介绍当前学术界普遍认同的两个原因。

首先,西方资本主义精神的核心和渊源就是清教徒精神。它是促成资本主义在欧洲完成原始积累、确立市场经济、创立企业、让近代资本主义经济得以繁荣和发展的最根本动力。它是开拓产业、扩张财富精神和信仰支柱,也是西方之所以能够最先迎接工业革命、计算机、互联网信息产业浪潮的最深刻的精神背景。那么清教徒精神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呢?18世纪中叶美国著名的清教徒布道家约翰·卫斯理的一句名言就是对清教徒精神的精辟概括:“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捐钱”。拼命地挣钱,是因为清教徒要像苦行僧般的辛勤劳动,以赚取财富为天职;拼命地省钱,是因为他们克制禁欲,始终过一种圣洁、节俭、理性的生活;拼命地捐钱,是因为他们要关照精神信仰、关照社区和国家等人类共同体,他们捐钱捐物,在对世间的爱中得到永恒。“这样三种拼命精神,无疑是清教徒精神的思想精华”(见《美国企业精神、资本主义的核心和渊源——清教徒精神》)。

因此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中,尽管财富横流,尽管物资丰富,清教徒精神依然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人,教导人们“理性生活”,行使神圣的天职,完成上帝安排的任务,尽一个人的本份 。肥胖意味着懒惰和对自己的放任管理,于是资本主义崛起后,文艺复兴时期对肉感肥胖的崇拜再也没有出现过。即使是推崇丰乳肥臀的好莱坞时期,也是在强调适度丰满,严格管理自己的三围。也就是说,清教徒精神不断要求每个人实现更“好”的自我,即防怠惰安逸、奢侈纵欲,要敬业勤奋、克制节俭,而与之对应的形象则是皮肤紧致、没有赘肉、偏瘦健康的体形。

除了对辛勤努力和自我约束的追求,人作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部分,他的生产力决定了他在社会中的地位。衰老发胖的身体意味着生产能力的下降,意味着退出劳动力市场,陷入被社会扶助的境地。这对于提倡自强不息的清教徒精神来说是种巨大的挫败,因此西方世界对年轻和健康的追求往往是强烈的。在欧美媒体中,象征年轻与健康的画面莫过于几个20出头的高挑青年身着比基尼奔向沙滩,享受海水阳光,同时炫耀着自己的小麦肤色与匀称身材。这样的美的典范逐渐成为性感、有魅力的化身,鼓动人们向这种身材看齐。对于年轻的追求近于变态地步的是在20世纪60年代时期,伦敦兴起对青春期少女未发育状态身体的迷恋。

随着精瘦紧致成为美的代言词,这一美学概念对女性的压制远高于男性。女人的身体在大众传媒中被利用的程度远高于男性,针对她们身体的产品也远多于男性。女性似乎更爱美,更享受被注视的感觉,而注视着她们的则是男人。也就是说,女性的身体往往不是女性自身主体性的表达,而是被抽离了女性自身的意志,作为客体、作为对照物,成为他人或主流社会(通常是男性和以男性为主体的社会)之观念和价值的体现。在主流价值观强调瘦的情况下,女性更能感觉到瘦的必要性,因为不瘦就是不美,不美就代表失去男人的目光,也就是失去一部分社会价值。很少男人有变美的需求,因为他们的价值更多体现在积累财富的能力,他们是凝视者和定义美的人。

但如果你没有接触到强势媒体,有另一套审美体系,并自我感觉良好,或者你没有因为强势传媒对“美”的界定而遵从主流美标准,你可能就不会追求精瘦身材,比如金·卡戴珊坚定不移地用肥臀掀起另一股美体风潮(虽然仍属小众)。一句话,即使你体重180公斤,只要你认为你是美的,谁也不能改变你的看法。问题在于:你有多少陷于主流社会,有多少自我坚持?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