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嘉敏谈众包】领域知识——互联网下一个大热词

作者:赵嘉敏 2015-07-24 10:02:24 0

640.webp (1)

“对于创新来说,最大的挑战其实是枯燥。”

——阿德里安·斯洛瓦茨基,《盈利的艺术》

译言古登堡计划所依托的图书协作翻译平台并不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产品,它更像是一个企业应用。从招募项目负责人到招募译者,到翻译、互校、精评、通读,至少包含了四个大环节和若干个小环节,参与的用户分成项目负责人、译者、精评师、通读师等不同角色。

在译言古登堡计划上线前,我们已经操作了十几个图书翻译个案,包括《失控》、《史蒂夫·乔布斯传》、曼德拉自传《与自己对话》、小布什自传《抉择时刻》等等。通过这些个案,我们积累了相对丰富的实操经验,我们称之为“领域知识”。更具体地说,“领域知识”的核心内容就是流程管理、质量控制和效率优化。

每个行业、每个细分领域都有自己独特的领域知识。“众包”是一个相对通用的概念和框架,在具体实施时需要依行业的不同注入不同的领域知识。图书翻译的领域知识不能生搬硬套到剧本创作上,剧本创作的领域知识也不能生搬硬套到平面设计上。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领域知识将会构成未来互联网应用和应用之间的壁垒。

以往的互联网应用,绝大多数直接面向消费者,以抢占用户和流量为首要目标。一个成功的产品,动辄千万级、亿级用户,大则大矣,但缺少纵深。况且,真正纯互联网的流量入口其实就那么几个:搜索、支付和社交,而这几个入口已经被 BAT 抢占。

互联网的流量红利仍在增长,但势头已经放缓。O2O、互联网+等概念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提出和热炒。其本质是,互联网企业试图挟流量优势,进入传统行业,寻求新的增长点。面对这种局面,传统企业一时间风声鹤唳:有拼死抵抗的,有主动求变的,有投诚的,更多的则是不知所措。

传统行业并非互联网企业的强项。互联网产品习惯了追逐用户,追逐风一样的用户兴趣,不太容易定下心来去做流程管理、质量控制和效率优化等费时费力的事情。这从国内 O2O 的开局模式上就可见一斑——用钱砸用户流量。这对标准化程度较高,或者说,容易标准化接口的服务领域,还是有效果的,譬如,打车,外卖。但目前也只是做到了抢占接口(或者叫界面)。打车应用向专车领域的拓展,可以说是互联网企业向纵深迈进的开始,并由此引发了“共享经济”的热议。但这一过程仍然体现出互联网企业的惯有思维——挖掘和利用唾手可得的廉价用户,并充分借助营销手段为自己造势。“共享经济”与“众包”有很高的重合度,而热炒“共享经济”的目的之一是为破局政策壁垒造势。

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企业的攻势之所以显得应对乏力,一个主要原因是大多数传统企业做得实在太烂,没有建立起有效的领域知识壁垒,换句话说,在流程管理、质量控制和效率优化上乏善可陈。过去二、三十年里,传统企业利用的是人口红利,利用廉价的人力成本获利。人口红利的消失本来会迫使传统企业完成管理上的升级,但不幸的是,互联网来了。当西方国家在提“工业 4.0” 时,我们的传统企业只能在自己的圈子里小声地嘟囔几句“+互联网”。“互联网+”和“工业 4.0”不具可比性,是因为中国和西方的工业基础完全不同。

当然,国内也有实力雄厚、根基扎实的传统企业在面对互联网来袭时有一战之力。但这些企业会面对一个两难问题:如何在不降低利润的同时完成企业的创新和改造?不论是实践中还是理论上,创新和利润最大化都是一对矛盾体。创新就必然意味着要离开已经形成的局部利润高点,因为创新只发生在边缘上。

以传统出版为例,这个行业的最大利润点来自纸质书的印刷和发行。很多出版社不是不相信数字阅读,也并非没有尝试过转型,但最大的阻力来自于利润压力。在利润压力下,内部流程再造举步维艰。固有的领域知识反而成为了创新的掣肘。

很多传统企业采用了内部创业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这种方式往往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即创业项目与企业的固有业务完全独立,大大降低了成功的可能性,即使有成,也往往会分离出去,演变成胜利大逃亡。这种做法并没有充分利用领域知识的价值。

译言采用了与传统出版社合作的模式,在纸质出版中完全不介入印刷和发行环节。为此我们将大部分利润让给传统出版社,换来的是保持一个小而轻的身态,可以随时调整并适应新的需求。

不论是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不论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在这一波侵入与反侵入、颠覆与反颠覆的交锋中,除去资本的因素(必须承认,资本是一个决定性因素,但它更多是在前期起关键作用),制胜的关键点都是领域知识。谁能借助互联网工具做好流程管理、质量控制和效率优化,谁就能最终胜出。

而领域知识的形成和改造是一个很乏味的过程。阿德里安·斯洛瓦茨基在《盈利的艺术》讲述了一个案例: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孩进入一家投资银行工作。她很快就掌握了业务所需的知识,也看到了存在的问题。她决心改造现有流程,并获得了决策层的支持。但每一步改造都需要至少三次尝试。第一次尝试往往搞得鸡飞狗跳,第二次尝试则会有所改进,到第三次尝试,新的流程就会比较顺畅地运转。每次尝试都会涉及许多细节问题,需要大量的说服和讲解工作。幸运的是,这个女孩兼具聪明和坚持两种品性,她的努力最终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回报。

也许今天,我们强调领域知识还显得有点儿早,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领域知识会逐渐取代用户体验,成为互联网应用的一个关键词。

栏目介绍:

“所有能够强化群体努力的东西终会改变社会”。 大众筹资(Crowd Funding),大众智慧(Crowd Wisdom),大众创造(Crowd Creation),大众投票(Crowd Voting),《连线》(Wired)杂志记者杰夫·豪(Jeff Howe) 在2006年提出的四种“众包”(Crowd Sourcing) 模式,如今正以势如破竹的态势在商业市场中应验、衍化与变革。在“无数字化不生存”的互联时代,无数分散的个体形成了“众”的力量,这股力量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对于产业的形成有着势不可挡的吸附效应。《哈佛商业评论》关注“众”力量的发展与革新,希冀通过启迪式解读与开放式探讨,让“众包”这一新商业模式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哈佛商业评论·嘉敏谈众包】是译言网联合创始人兼CEO赵嘉敏的个人专栏,每个月的某个周五与你见面。众包,是译言网的理念内核;译言网,是众包的得意之作。作为译言网的创办者,嘉敏将基于过去8年中的深刻思考与切身感悟,与你一同解读“众包”,思考“众包”,更希冀与你互动交流,以“众包”的方式优化“众包”。

欢迎联系jiamin@gmail.com,与嘉敏互动讨论,以集思广益。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