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专栏·女人的战争】女人,身体,耻辱

作者:刘筱薇 2015-07-24 16:10:01 0

640

苏格拉底在公元前399年被处死前,与学生探讨死亡时说:“死亡只不过是灵魂从身体中解脱出来,对吗?死亡无非就是肉体本身与灵魂脱离之后所处的分离状态和灵魂从身体中解脱出来以后所处的分离状态,对吗?除此之外,死亡还能使别的什么吗?”

这种离析身体与灵魂的观点衍生了其学生,也是其思想忠实继承者柏拉图论证的“身体-灵魂观”。柏拉图认为,灵魂是神圣、不朽、理智、统一的,而身体是灵魂的工具,是平凡、可朽、无理智、不统一的。身体充斥着欲望,根本无法思考,它是灵魂的障碍,而灵魂必须摆脱身体的束缚,抵制身体的欲望才能到达神圣的彼岸。

柏拉图的这一理论深刻地影响到后来的西方哲学思想,身体与灵魂的对立与灵魂终要奴役身体的观点也被男权主义社会利用,成为将女性身份生物化,身体世俗化、制度化和阶级化的工具。因为随着这一二元对立的建立,男人的英雄主义情结和理性化身的概念也得到强化,于是在男权中心的制度里,男人象征灵魂和理性,他们要学习神圣的知识、建立社会秩序和文明,他们不屑于身体的欲望与日常生活的繁琐,将英勇作战并攫取荣耀视为自己的使命,他们有进入“纯粹、永久”、智慧、勇敢、纯洁理想境界的情怀和能力。

而男人的对立面女人则被放逐到世俗、琐碎、充满情欲与不理智的生活中。她们沉湎于声色之愉,比如《圣经》中夏娃偷吃了禁果,引诱亚当犯罪,导致人类堕落人间,永远离开了伊甸园,而有的基督教神学家甚至将女人视为“地狱之门,万恶之母”。她们不够理智,总被情感迷惑与纠缠,甚至患上精神疾病,比如“歇斯底里” 本来是希腊语,它的意思是“子宫”,也就表示只有女性会爆发歇斯底里症,被冲动的情感左右,不辨是非。她们不智慧,出自本能的享受生活,只有凡人的追求,比如她们忙于每天鸡毛蒜皮的小事,整日卿卿我我,谈一些家长礼短、三姑六婆的绯闻。

这种将男人/灵魂/理性/崇高与女人/身体/非理性/世俗的割裂且使一方凌驾于另一方之上造成了对女性身体控制和污名化的社会氛围。女性被刻画成身体的奴仆,沦为男权中心价值观的载体,并受到严格的规范和规训。这种规范首先体现在性上。在多个国家中,对女性贞洁与性生活的要求要远高于男性,敢于谈论性的男性被认为是豪放,公开谈论性的女性被视为放荡的社会异类。在中国,女性主义批判主义作家张念更是指出:“当代中国女性的生存处境,依旧是女性靠自身‘性资源’在男权文化中奋勇突围,而绿茶婊、黑木耳等网络用语,针对女人的生活方式以及生理特征进行污名化的攻击,是语言上的性暴力,彰显男权逻辑的文化专制。”女性的性特征与性欲望受到压制与诋毁,“性”甚至成为她们在男权社会生存的一种手段。

其次,女性身体性征之一生育功能也成为一种规训。在中国,不婚不育的大龄女性被贬低为“剩女”,在多个地区女人甚至沦为生男孩的工具。女性身体受到的规训还在于她们维持特定外表特征所花时间和努力要远多于男性,比如保持牙齿整齐、头发整洁、皮肤干净、身材苗条、没有腿毛、腋毛以及穿着得体等。不符合这些条件的女性被认为没能实现公众对其形象的期望,可能被异类化或男性化,甚至接受羞辱。

将种种女性身体规范与未能达到规范的耻辱感挂钩束缚了女性,身体成为一种原罪。 也就是说,早在我们出生之前,对女性身体强加的耻辱感(因为她象征被贬低的欲望与世俗)、微小感已存在。记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于3月份举办的女性领导力读书会中,嘉宾Asmita Dubey曾谈到,她发现男性普遍改造世界,影响他人的决心高于女性,她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原因大概即以上所述。

文|刘筱薇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