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幸福感”是个什么鬼?

作者:安德烈·斯派塞 2015-08-03 10:43:02 0

640.webp

最近,我们参加了两场关于幸福的讲座。一场是一位演讲嘉宾不断得地向我们解释,幸福感能够让你更健康、更友善、更高效,甚至能推动你的晋升。另一场讲座里,鼓动所有参与者全都站起来,疯狂的乱舞。据说这样会给我们的身体注入快乐能源。为此,我跟同事不得不跑到最近的一个洗手间里躲起来。

自上世纪20年代中期一群科学家为首的研究小组提出了“霍桑效应”这个概念后,学者和执行高管们就开始致力于提升员工的生产力。将幸福感作为提升生产力的方式似乎尤其受各企业推崇。大公司在幸福咨询师、团建项目、游戏设置、乐趣咨询以及首席幸福官(没错!不信可以谷歌一下)这些领域不惜耗费重金。这些活动和名目可能看起来愉悦,或甚至有些诡异,但是各大公司对此却颇为重视。这真的有必要吗?

据我们对狂舞讲座的研究显示,鼓励大家在工作中快乐起来其实并非必要。当然,数据显示幸福感比较高的员工更不会轻易离职,更能满足客户需求,安全感更高,而且也更愿意履行社会责任。然而,我们也发现,那些想当然地认为在工作中可以成就幸福感的理念其实只是不切实际的神话而已。

我们其实根本不知道幸福究竟是何物,或如何去衡量它。衡量幸福感无异于测试灵魂的温度或明确爱究竟是哪种颜色。在达林·麦马翁(Darrin M. McMahon) 的《幸福的历史》一书中,当克利萨斯王打趣说“活着的人没有谁是幸福的”,我们可以得知,幸福的定义只是一种概念而已,从愉悦和快乐到丰富和满足。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说,幸福只是片刻的事,喝醉了就会拥有幸福感。卢梭认为,幸福就是坐在一艘船上,漫无目的漂流,就像上帝那样。当然还有很多关乎幸福的定义,但是同约翰逊或卢梭的理论出入并不是很多。

尽管如今的我们掌握着更为先进的科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得出一个更为确切的定义。威尔·戴维斯(Will Davies)在《幸福产业》一书中指出,我们已有了更加先进的技术可以测量情感和预测行为,而且也简化了人的定义,更不用说追求幸福意味着什么了。例如,脑部扫描时不断闪现的灯光似乎正在告诉我们,我们可以测出大脑中难以捉摸的情感,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

幸福感并一定就能提升工作效率。一系列研究显示,所谓的“工作满意度”与生产力间有时是相互矛盾的,而工作满意度时常会被错误地认为就是幸福感。据在英国一家超市进行的研究显示,工作满意度与企业生产力间竟然存在着强烈的负相关:员工越不开心,公司收益越高。

幸福感可能会让人筋疲力尽。追求幸福的方法可能不全都是有效的,但至少它们是无害的,不是吗?错!自18世纪以来,人们已经发现,追求幸福是一项繁重的负担,一项永远无法完美履行的责任。一味地关注幸福的追求实际上会让我们更加不开心。

近期一项心理实验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研究者请求参与者观看一部通常能让他们开心起来的影片——关于一位赢得金牌的花样滑冰运动员。观看影片之前,一部分参与者宣读了一份关于生活中幸福重要性的声明,另一部分参与者则没有被要求这么做。研究者惊讶地发现,那些宣读了声明的参与者在观影后反而更加不开心。本质上,当幸福感成为一项责任,一旦无法达成则会让人们更为沮丧。

这个问题在当今时代变得尤为突出,幸福感已然作为一种道德责任被大肆宣扬。正如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布吕克内(Pascal Bruckner)所言:“不快乐不仅仅是不幸的;更糟糕的是,无法快乐起来。”

它也并非能帮你度过每一个工作日。如果你从事的是一线客服的工作,比如呼叫中心或快餐店,你知道对你来说,保持乐观性不是你的个人选择,而是工作的强制性规定。很显然,当你需要面对客户时,你就会明白保持快乐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

如今,许多不需要直接服务于客户的员工也被要求保持乐观。这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可预见的后果。一项研究发现,相较于那些心情很差的员工,心情较好的人更不容易识别出欺骗行为。另一项研究发现,谈判中,比起那些心情愉悦的人,心情不佳的人能取得更好的成果。这说明,时刻保持快乐可能对我们工作的各个方面,或那些依赖一定技能的工作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事实上,在某些情况下,幸福感实际上会让我们表现非常糟糕。

幸福感可能会损害你与老板间的关系。如果我们相信工作是我们幸福感的来源,我们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开始错误地认为老板等同于我们的配偶或父母那样的角色。据苏珊·考夫曼(Susanne Ekmann)近期对一家媒体公司的研究显示,那些期望从工作中寻求到幸福感的人,往往会变得情感上无法满足。他们希望他们的管理者能够不断的给予他们认可和情感上的安慰。而且一旦没有得到期望中的回应(这种情况经常会发现),这些员工就会认为自己被忽视了,并开始反应过激。即便是一点点小挫折都会被他们解读为被老板弃用的证据。因此,在某些情况下,期待老板给予我们幸福感会让我们变得情感脆弱。

这同样会损害你与朋友和家人间的关系。伊娃·埃罗兹(Eva Illouz)在《冷漠的亲密》一书中指出,工作中投入过多情绪的人会有一个奇怪的副作用,那就是,他们会开始以对待工作任务的方法对待个人生活。她的采访对象表示,在他们看来,他们的个人生活就如同那些需要他们运用职场上学到的一系列工具和技术来精心治理的一些事物。最终,他们的家庭生活就变得越来越冷漠,越来越斤斤计较。毫无疑问,她采访的很多人表示,他们宁愿把时间花在工作上,而不是与家人在一起。

更糟糕的是,它可能会导致你丢掉工作。如果我们期待工作能给予我们幸福感和生活的意义,我们就是置自己于危险境地。据理查德·塞尼特(Richard Sennett)对职场人士的研究,那些将老板作为个人意义重要来源的人,一旦被解雇,会极为悲痛欲绝。对他们来说,失去一份工作不仅仅只是失去了一份收入,他们失去的是幸福的保证。这表明,当我们视工作为幸福的最大来源时,我们就会在变革时期变得情绪上异常脆弱。在一个企业不断进行重组的时代,这是很危险的。

幸福感可能会让你很自私。快乐能够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对吗?据一项有趣调查研究,并非如此!实验调查中,调查者给参与者很多彩票,然后让他们决定,他们愿意与别人分享多少,给自己留下多少。那些心情很好的参与者最终却将大多彩票留给了自己。这项调查表明,至少在某些情况下,拥有好心情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会变得更加慷慨。事实上,反之才能成立,也就是说更为慷慨的人往往会有好心情。

幸福感也可能会让你很孤独。一项实验中,心理学家要求一些参与者以日记的形式详细记录下两周内的所有事情。最终他们发现,那些非常重视幸福感的人也更为孤独。这看起来好像是,在追求幸福上投入过多精力会让我们中断与他人的联系。

那么,基于这些背道而驰的论点,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认为幸福感能够提升职场工作效率吗?据一项调查,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审美主义和意识形态。幸福感是一个颇为实用的想法,纸面上看起来很好(审美方面),但是它同时也是一个帮助我们避免工作中诸如冲突和办公室政治之类严肃问题的想法(意识形态方面)。

当我们认为幸福的员工是更好的员工时,我们就能将那些令人比较不舒服的问题掩盖起来,特别是在幸福往往被视为一种选择的概念问世后。这成了处理职场中负面情绪者、扫大家兴的人、可怜的混蛋,以及其他不受欢迎角色最为简便的方法。利用幸福感的所有模糊概念是侥幸逃脱诸如裁员之类争议性决定的最佳方式。正如芭芭拉·埃伦赖希(Barbara Ehrenreich)在《面向光明》一书中指出,据证据显示,关于幸福的积极概念在危机和大规模裁员时期尤其受推崇。

鉴于所有这些潜在的问题,我们认为,是时候严肃反思一下我们期望工作能一直带给我们幸福感这种想法了。它能让我们疲惫不堪、反应过激、耗尽个人生活意义、脆弱不堪、更易受骗、自私和孤独。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有意识地追求幸福实际上能耗尽我们从那些真正美好事物上体验到的愉悦感。

事实上,工作,与生活其他方面并无二致,会让我们产生各种各样的情绪。如果你的工作让你感觉令人沮丧和毫无意义,它可能就是令人沮丧和毫无意义的。假装它不是这样会让一切更加糟糕。幸福感,毫无疑问,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但是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也许我们不那么积极地从工作中寻求幸福感,我们就更有可能从中体会到愉悦感,那种自发且令人舒畅的,不是人为和强迫的快乐感觉。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将能一种冷静的态度更好的应对工作。坦诚面对事实。而不是像执行高管、员工或乱舞讲座主讲人那样,假装这就是所谓的幸福感。

安德烈·斯派塞(André Spicer) 卡尔·赛德斯卓(Carl Cederström)|文

安德烈·斯派塞是伦敦卡斯商学院的组织行为学教授,卡尔·赛德斯卓是斯德哥尔摩大学的组织理论副教授。他们是《健康综合征》合著者。

时青靖|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