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布莱恩·格雷泽:要把好奇心当成工具

作者: 艾莉森•比尔德 2015-08-07 10:46:25 0

640.webp (3)

布莱恩·格雷泽Brian Grazer在好莱坞一路打拼,从华纳兄弟的法律助理华丽转身为捧得奥斯卡奖的制作人。他的第一部大片是《美人鱼》(Splash),另有《阿波罗13号》、《美丽心灵》,以及电视剧《帝国》(Empire)等一系列作品。他一手捧红了汤姆·汉克斯和约翰尼·德普等好莱坞明星。他对于自己成功秘诀的解读是抱有好奇心,并对问题刨根问底。

HBR:你说保持好奇心有助于你职业生涯的发展?是怎么回事呢?

格雷泽:在电影、电视剧或纪录片制作这个讲故事的行业,你的主题和观点都要有创意。我对其他领域抱有兴趣,常与娱乐行业外的专家聚会,所以能辨识出比较真实或新颖的题材,比如和约翰·纳什谈话两小时后,我产生拍摄电影《美丽心灵》想法,或者和建筑、时尚领域的人、中央情报局官员、诺贝尔奖获得者等人聊天都令我耳目一新。和他们攀谈还能让你变得更好、更聪明、更有意思,你因此会感到无比自信。

当这个行业里的所有人都试图与汤姆·汉克斯、拉塞尔·克劳、丹泽尔·华盛顿或艾迪·墨菲合作时,我自认能争取到合作机会,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不仅关心好莱坞的风云变幻。

HBR:人们能学会保持好奇心吗?

格雷泽:我认为有些人的好奇心更强,但把好奇心当成工具来用需要下一番功夫。你要问:“还有其他主题吗?”接下来再问:“我的切入点是什么?”举例来说,在准备《阿波罗13号》时,我对空气动力学和那个时代的太空计划一无所知。但我看完吉姆·洛威尔(Jim Lovell,阿波罗13号宇航员之一——译者注)正在写作的新书的12页提纲后,我想:“哇,在这种情况下存活下来是什么感觉?”于是我的切入点出现了——存活。然后我又想:“这3个宇航当时有什么资源?他们和谁沟通?”

你要像科学家剖析亚原子粒子一样剖析一个课题,不遗巨细,刨根问底。你往往认为自己一开始就问了最好的问题,但我发现通常在过程进行一半时,你才能问到最佳问题,因为那时你最投入。人们喜欢谈论自己。最性感的男人会盯着女孩的眼睛,问所有她想回答的问题。这一幕出现在浪漫故事里,也出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HBR:你作为一名领导者,从什么时候停止问问题,开始确定方向?

格雷泽:人们倾向于追随知识渊博和愿意承担责任的人。领袖气质极其重要,但需要知识和表现能力来增强。我通过问很多问题来争取群体信任并创建团队。我试着在讲话前深思熟虑一番,但也不会过于严谨。我会犯错,但人们喜欢你有弱点。当我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智慧,就会负起领导的职责。

但有时你在当领导时会赋予他人权力。我在和汤姆·克鲁斯拍摄《大地雄心》(Farand Away)时就这么做的。我说:“听着,这部电影费用昂贵,我们都希望把它拍好,但我们也希望它能按时上映。你能领导这一切吗?”于是他肩负起责任,并应付自如,制作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

HBR:在你职业生涯早期,你看到过一些杰出制片人的工作状态。你还和好莱坞最顶尖的演员和导演合作过。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

格雷泽:所有的大师级导演,比如朗·霍华德(Ron Howard)、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科恩兄弟(the Coen Brothers)、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都以各自的方式表现出谦逊、有同理心和乐于学习的特点。他们无疑是领导,但他们也对你的所想所感抱有兴趣。

HBR:但你一定也遇到过自负的人。你怎么领导他们呢?

格雷泽:我有容忍的底线。如果某个演员变得很狂躁,让人难以忍受,我就不再和他合作。我从来不叫嚷;我选择退出。有一次一个很好的导演让我和他一起拍摄外景。他依赖心太强,我意识到我必须要拒绝他,因为我一旦去了,就会变得不够客观,而且对他和影片制作的影响力也会大大降低。

HBR:当你正在考虑的想法或项目停滞不前时,你如何知道何时该继续工作,何时该放弃?

格雷泽:我同聪明的朋友和合作者测试所有想法。如果这个想法有吸引人的核心思想,而且变得越来越清晰、完整,我会选择继续。但如果它没有吸引力,我也无法构建出一个故事,我就放弃。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因一部美人鱼电影而开启。上千人告诉我:“这是我听过的最傻的想法。”但它后来成为迪士尼9年来最成功的电影,我也因此获得一个奥斯卡奖提名。于是我知道没有人理解我:我在创作一个爱情故事,而他们在批评美人鱼。当我悟到这类素材有普遍性,而且表现的是崇高追求时,我就得到无穷的力量。

HBR:《美人鱼》也开启了汤姆·汉克斯和达丽尔·汉纳(Daryl Hannah)的职业生涯。你怎样发掘未来之星?

格雷泽:他们会让我感兴趣吗?我会对他们要说的话感到好奇吗?他们让我感到紧张吗?如果是,那他们就很有希望。以约翰尼·德普为例。我给了他第一份工作。他有一些难以捉摸的气质让我着迷并对他感到好奇,甚至紧张。我还认为,演员要想维系成功就一定要聪明。在这一点上,我和朗争论了30年。他认为聪明很重要,但不必要。

HBR:你拍摄过多部卖座电影,但也有票房惨淡的影片。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格雷泽:我在做每件事前都抱有梦想或者幻想——这件事是什么,将会怎样开始、发展和结束,对消费者产生怎样的影响。整个流程在我脑中都清晰地规划出来,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实现它。有时你会妥协,被迫在仅仅及格和极好或能够满足幻想的方案中选择。每次我为自己的决定辩解时,影片质量就打了一次折扣。每次失败都源于我的错误决定。

艾莉森•比尔德(Alison Beard)|访  刘筱薇|译 王晨|校 万艳|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5年7-8月《要把好奇心当成工具》。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