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恐惧智能机器人?你真的大可不必!

作者: JC·斯彭德 2015-08-17 11:39:00 0

640.webp (7)

史蒂芬·霍金、比尔·盖茨和埃隆·马斯克都曾警告称,人工智能,特别是机器人武器有可能会不受我们控制,反过来掌控我们。雷·库兹威尔(Ray Kurzweil)声称,这个“奇点”(他用来表示机器人掌控我们那个时刻的术语)就在眼前,我们的一些原始恐惧也开始显现。考虑到监控社会的趋势,科技以及新兴物联网越来越受到我们的推崇,我们需要对此心生恐惧吗?

“图灵测试”不失为检测这种转变的一种方式。图灵测试是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设计的一个测试。这项测试向我们是否能够正确区分出哪些问题的答案是来自计算机,哪些是来自人类发起挑战。图灵测试探讨的是我们的意识感知,而不是(基于记忆、计算速度以及其他方面)将我们与计算机进行能力上的比较。我们对计算机知识和洞察力的赞赏,致使我们相信它比我们要聪明很多。这里运用的机械装置对我们来说就如同希腊神庙德尔菲那般神秘,在那里,牧师们将著名的、无人能懂的神谕以诗意的预言做出诠释。我们实在是太喜欢自欺欺人了。

这表明了“奇点”的三个观点。

首先也是最天真的一点,我们在打造这些更为复杂系统过程中,迟早会有一天,创造出比我们更加复杂的系统。但是即便如此,在惊讶于这些系统的能力时,我们应该明白,这些能力是我们设计出来的。给这个系统定义“智能”就是对这一术语的滥用,因为它所谓的智能是人为的。当然,对那些对此一无所知的人们来说,这个系统可能会看上去很智能,就好比人们对现代医学知之甚少,从而觉得医生是具有“魔力的”。

第二点,正如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 和阿伦·纽厄尔(Allen Newell)所提议的,机器智能是基于启发式方法的。它们在那些人类和非逻辑工作规则上的洞察力,比如厨房食谱或寻找伴侣,可以通过编程的方式植入一架完全按逻辑行事的机器上。医疗诊断就是早期很好的例证。这样的系统现在已非常普遍。对程序员来说,它们将人类设计的所谓智能规则转换成系统的程度可以用“智能”一词来形容。通过反常规的结果比较给出反馈,这是机器学习的模式。然而,即使是这个,也需要程序的植入。西蒙和纽厄尔提醒我们,这个系统只是在演示程序员的学习过程,而不是它自己的。

图灵则提出了第三个,也是很与众不同的一个观点。他于发表在1950年Mind期刊上那篇著名论文中指出,最终我们可能无法分辨出机器智能与我们自己的。在不具备区分能力的情况下,我们可能认定他们的智力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但是请注意,对图灵来说,机器意识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我们无法判断出哪些是机器的意识,哪些是我们自己的意识,这点才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可以假设我们具备机器人不具备的能力,比如信仰和爱,但是却不能明确或测试出这点。图灵只是简单地阐述了,机器能够熟练掌握模仿我们所需的一切规则,这就是为什么它们会变得难以分辨。 “奇点”究竟会不会发生还需要过多解释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最深的怀疑来自想象力、我们应付生活中不确定性的能力,以及无法预计出的状况,比如伴侣选择或做什么晚饭。机器能像模仿我们的计算方式那样去模仿我们的想象力吗?

我们相信我们的想象力是源于我们的经历和我们能够思考和观察我们想法的能力,虽然这一点尚未确定。机器可以学会认识自己,并因此拥有意识吗?虽然计算机居住在它自己的宇宙里,不是我们的宇宙,因此也并不像我们那样生活。图灵认为,它们可能也在模仿我们的想象力。在物联网的帮助下,它们可能也会拥有我们的感官和发展出我们无法同自己的区分开的经验学习能力。一个“反图灵测试”正悄然而起,正如我们面临着计算机更为人类化的挑战,聪明的计算机也可能选择面临着人类更为计算机化的挑战,如果我们做不到就漠视或给予惩罚。还记得《星际迷航》中那个一直耐心行事的史巴克先生吗,如果有一点生硬状态,就是他人类血统的失败。

因此我要回到我最初的问题:我们有必要恐惧这个“奇点”以及它意味着的从机器人抢了我们的工作到反乌托邦科幻小说吗?我们有必要恐惧我们会在一个机器主导的世界里丧失自己的关联性吗?

如果“奇点”真的到来,它也超出我们的理解能力了。机器可能会开始具有意识,它们可能已经有了,但是我们意识到这点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奇点”不会到来,那么这只是空洞的教条主义而已。因此我们的责任就需要更加务实——正如我们理解的那样,让机器的功能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项目,关注于“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而不是困惑于我们对它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JC·斯彭德|文

JC·斯彭德曾接受过核能工程师培训,现在IBM从事计算机处理技术。

时青靖|译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