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哈佛大学取消了地理系,后果很严重

作者:柯克·古姿百芮 2015-09-06 17:50:00 0

0.webp

在哈佛大学379年的历史里仅仅取消过一个学科体系。你不妨猜一下,它取消了什么学科?什么时候取消的?

答案是:上世纪40年代,哈佛大学将地理系全部取消了。随后,很多大学也纷纷跟风效仿。

哈佛大学选的时机实在太差。就在它取消了地理系后不久,该学科经历了一场计量和计算革命,最终产生了像谷歌地图和GPS等创新产物。

70多年后,我们依然在为美国大学缺乏的空间思维买单。现在能够帮助学习者提高空间思维能力的课程很少,其中地图和视觉化是提高该能力最核心的手段。我们面临的问题很简单:现在知道如何制作地图或者处理空间数据集的人太少。另一方面,空间思维、视觉化、现代地图学以及地理教育中的其他核心能力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如今数据视觉化成为一门新兴的重要学科。空间思维,也就是地理学,则是数据视觉化的基础。

当谈及数据视觉化时,很多人会以为它是大数据时代的新兴产物。事实上,视觉化并非新兴产物,它比爱德华·塔夫特(Edward Tufte)誉为最佳统计图表的“拿破仑东征图(1812年)”还要早。几个世纪以来,人们用测量和绘制的方式记录世界范围内的重要事件。在印刷机问世前,人类就开始收集并绘制信息了。各地的图书馆里更藏有数不胜数的视觉化杰作,比如墨卡托(Gerardus Mercator)于1569年绘制的“世界平面图”,它们远早于任何自动化计算,更别说大数据了。

我不是说现在的数据视觉化毫无新意。该领域最新的进展是空间思维和计算机技术的结合。对于现在数据视觉化的复兴,我更愿意称之为“计算视觉化”,它是古老人类实践(例如在沙地里划线计算)的延伸。有人错误地认为视觉化是全新的事物,这种想法会影响到人们对视觉化的教与学。如果抛弃理论脉络,“数据视觉化”的讨论和“数据科学”课程就会忽视过去地理学的重要经验和前人巨大的贡献。这些贡献包罗万象,从设计原则到课程的教授与学习,都有现实意义。

纵观数据视觉化的历史,你会发现很多重蹈覆辙的错误,正是因为很多有才能的年轻视觉化工作者缺乏空间思维训练。如果你对21世纪视觉化领域的工作感兴趣,那么了解一下20世纪的地理学家,比如雅克·贝尔坦(Jacques Bertin)特里·斯洛克姆(Terry Slocum)辛西娅·布鲁尔( Cynthia Brewer),一定会让你受益匪浅。他们提供的原则、同源的知识和无数的杰作,都是极其有用的向导。

接下来,我们必须讨论一下现在地理训练缺乏的问题。计量空间分析有助于我们解决一些重要领域的问题,这些领域包括公共健康、环境、全球经济和福利等。

如果没有地理学,或者不强调空间思维,那么数据视觉化的重心还会落到数据上,这是错误的。数据毫无疑问非常重要,但是它们不是神圣的。数据只是中间人。甚至可以说,“数据视觉化”一词过度强调了中间人的角色,错误描绘了活动的目的。没有人愿意看到数字,没有人能从数字中获得知识。最佳的视觉化不会凸显数据;相反它让我们忘记数据,了解数据背后的现象。毕竟谁会看着蒙娜丽莎,想着颜料的事情呢?

柯克·古姿百芮(Kirk Goldsberry)| 文

柯克·古姿百芮是密歇根州立大学地理系副教授。

李茂 |译 安健 |校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3年11月《空间思维的力量》。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