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全球百佳CEO,内地只见小马哥

作者: 2015-10-15 08:30:00 0

许多企业领导者被指责为缺乏长远眼光,只顾完成短期目标,增加自己的收入。那么,有哪些全球企业CEO创造了真正的长期价值?我们的2015年全球上市公司最佳CEO榜单给出了答案。

640.webp (1)

640.webp (2)

640.webp (3)

640.webp (4)

640.webp (5)

640.webp (6)

640.webp (7)

640.webp (8)

640.webp (10)

640.webp (12)

640.webp (14)

640.webp (16)

640.webp (18)

640.webp (20)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榜单根据标准普尔全球1200指数制作,因此仅统计了港股上市公司的CEO,因此中国公司中只有腾讯的马化腾和中国香港煤气公司的陈永坚上榜。此外,马化腾任职期间的财务表现位居第二,仅仅落后于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所以他的综合排名比较靠前。

640.webp (21)

640.webp (22)

为制作今年的卓越100人排行榜,我们从标准普尔全球1200指数在2014年年底的采样企业着手,对每家企业截至2015年4月30日时在任的CEO进行考察。为确保评估有据可依、我们剔除了任期未满两年的CEO。我们还剔除了曾被逮捕或被判罪的CEO。至此,有896家公司的907位CEO(个别公司由多人共同担任CEO)参选,他们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所管理的企业分布在30个国家和地区。

我们从Datastream和Worldscope两个数据库收集各公司CEO自上任之日起至2015年4月30日期间的日常财务数据。对研究者计算了每位CEO在任期间的3项评估指标:国别调整后股东总回报(包括股息再投),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地股市整体增长带来的增长;行业调整后股东总回报(包括股息再投),该指标剔除了公司所在行业整体发展带来的增长;市值变化(根据股息、股票发行和股份回购进行调整),以通货膨胀调整后的美元进行衡量。

随后我们将所有CEO分别按照以上3项财务指标从第1(最高)到第907(最低)进行排名,3次排名平均值即为该CEO的最终财务排名。综合运用3项指标,保证了评估方法的缜密与平衡:前两个指标可能对小公司有利(起点低的公司更容易获得显著的股东回报增长),而市值变化这一指标则有利于大公司。

为评估CEO在非财务事务方面的表现,《哈佛商业评论》咨询了Sustainalytics公司。该公司是业内领先的环境、社会与治理研究及分析提供方,主要与金融机构和资产管理方开展合作。Sustainalytics为参评CEO企业的ESG表现打分(从0到100),我们运用这组数据将907位CEO根据ESG得分由高到低排序,得出ESG排名。

财务排名占80%,ESG排名占20%,两者相结合便得出CEO最终排名。

本次拔得头筹的拉尔斯·索伦森(Lars Rebien Sørensen)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是丹麦医药巨头诺和诺德公司CEO。 这位性格温和、戴着眼镜的高管何以高居榜首?部分原因是数年前诺和诺德公司做出决定,全力攻克糖尿病治疗。这一决策的明智之处后来得以显现。全世界糖尿病患病率剧增,公司销售额和股价随之上扬。

此外,他的地位也反映出诺和诺德公司在社会与环境事务方面的深入参与。这次我们把这方面因素也纳入了评估指标。“企业社会责任就是将公司长期价值最大化,”在诺和诺德任职33年之久的索伦森这样说道,“就长期而言,社会与环境问题就是财务问题。”

《哈佛商业评论》CEO排名旨在衡量恒久的成功。我们从CEO就任第一天起对其表现加以跟踪分析。我们的目标是,给出一份超越上一季度乃至上一年度表现的排行榜,真正评估CEO的长期表现。

过去我们的排名仅是基于硬性的股市数据,着眼于股东总回报和各公司市值的变化。

我们认同这种只根据数据而非名声或传闻进行排名的方法,但也感到此法并不全面,因为股市数据无法体现领导者在市场业绩之外多方面的表现。

因此,今年我们对排名方法稍作调整,将各个公司的环境、社会和治理(ESG)表现纳入考量,依据是投资研究公司Sustainalytics的计算结果。本次评估中,长期财务结果占80%,ESG表现占20%。

由于上述调整,2015年排行榜与上年相比大为不同。单就财务指标而言,第1仍是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亚马逊ESG得分相对较低,致使贝索斯的总排名下降到了第87。索伦森的总体财务表现位居第6,加上相对较高的ESG排名,便得以在今年跃居榜首。

诺和诺德的ESG得分为何如此之高?据Sustainalytics资料,诺和诺德在ESG方面获得高分,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以极低的折扣价向发展中国家消费者提供胰岛素,政治游说透明且有限,且在动物实验方面实行负责任的政策。

让1995年以前上任的CEO参选,同样使我们的排行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年卓越100人里约有四分之一是在1995年前上任的CEO,皆为首次上榜。

《哈佛商业评论》仍在继续探索评估CEO价值的最佳方法。我们期待能得到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将一些极为重要但却难以量化的评估指标纳入考量,这样做是否正确?评估公司及其CEO的方法能否进一步完善?

我们认为,在信息高度透明的大数据时代,消费者和投资者都越来越想了解一家公司的文化和价值取向。他们不止关注公司股价,还想分析公司的社会行为。因此这些新的衡量标准只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改进。

就索伦森而言,他乐于在工作的各个方面接受评分。事实上,他反驳了纯粹主义者“企业的业务就是做生意”的论调。他的说法是:“我会说,企业的业务的确是做生意,但眼光要放长远。”从这个角度讲,社会与环境事务至为重要。(安健|编辑)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