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E&you、Zimple服装品牌总裁阮志雄:边创业边接班

作者:刘筱薇 2015-10-15 18:37:00 0

阮志雄是E&you女装品牌行政总裁,也是女装品牌Zimple创始人。E&you女装品牌由其父亲阮学勤建立,是一家从事女性休闲时尚服饰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业服装公司,同时也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服装公司之一。

作为家中独子,阮志雄自然成为父亲最理想的接班人。从最初正式谈论接班计划,到正式接管家族企业,阮志雄用了14年时间一步步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此期间,他和很多中国家族企业二代一样,留学归国便开始在各处打拼,积累管理经验。

因为与父亲在管理理念上有些分歧,阮志雄选择了离家创业,并最终凭借着傲人成绩,向父亲证明了自己的经营能力。父子俩于2014年底正式交接班。年仅38岁的阮志雄开始了边创业边打理家族生意的接班生涯。

在北京一个下着秋雨的早上,我们见到了阮志雄。言谈之中,他态度亲和,彬彬有礼,向我们娓娓讲述了自己接班过程中的种种经历。

阮志雄500

      父亲做了十年规划

HBR中文版:父亲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你沟通接班事宜?

阮志雄:我其实在童年时期就接触到公司的业务。父亲经常会带我和妹妹去家里的服装厂玩,还学习车缝等技能,所以我很小就对服装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到2000年,我从美国读完大学回到香港的时候,父亲开始正式和我提到他的计划。他说希望60岁能够正式退休,而他当时是47岁,所以这意味着我还有十多年的成长时间。

当时你是欣然接受他的提议,还是比较抗拒接班?

我当时刚刚毕业,觉得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学习和尝试,这个计划离我很遥远,所以并没有认真考虑。但我也没有回绝父亲,因为从小到大,我和其他家人都很听从父亲的建议,包括他制定的计划。父亲比较传统,很多时候家人都以他为中心,由他带领整个家族向前发展。我和妹妹从小就没有违抗父亲的意志,都会听话地按照父亲指出的方向发展。

所以你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服装业。

没有。父亲虽然给我规划了方向,但不会干预我的选择。我在中学时最擅长的科目是数学,而且对电脑很感兴趣,所以我想去美国读IT。父亲没有反对,只是提出一个条件:兼修商业管理科。我同意了,但毕业回到香港后,我还是想进入高科技产业。可是当时香港的高科技创业环境很差,虽然我经过一番努力,有了一些成绩,但父亲看出我这样下去会很辛苦,而且前景不容乐观。于是他建议我回到服装业,虽然他知道我对这一行没有兴趣,但他觉得兴趣可以培养,所以我在经营网络公司一年多后回到服装业。

接下来父亲怎样培养你的领导力?让你进入公司,从基层做起,还是用了其他方法?

父亲并没有让我进入公司,而是先要求我找一份与零售行业有关的工作,学习一些其他公司的经验,做完这件事后才与我沟通下一步。背负着这项使命,我申请加入了一家日本零售公司提供的管理培训生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我有机会接触多个部门,接受多种培训,能够了解到零售业的方方面面。我想这个项目的安排和我父亲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在这家公司工作近一年时间,直到父亲指示我进入另一领域尝试。于是我进入一家生产销售服装的公司,学到一些服装外贸的知识。大概半年后,父亲觉得我已得到足够锻炼,将我召回公司,直到那时,我才正式接触到家族事务。

从基层学起

你是怎样融入家族企业的?

我在2003年回到公司,父亲提出从基层培养我,所以安排我去广西南宁分公司,了解一下国内环境。广西是公司重点开发的地区,因为父亲一直认为未开发的城市往往暗藏机遇,于是他将我派到广西,让我观察自家服装店在当地的零售情况并总结重要经验。

我在南宁分公司从清洁工作做起,每个星期都会向领导汇报工作,之后父亲会收到这些信息。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年,父亲才授意我回到公司办公室,脱离门店,从事管理工作。但在我之上还有总监、经理,他们教我如何推销、促销、做报表等等,我就这样一步步学下来。

过打磨,你形成自己的管理风格了吗?和父亲的经营理念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我进入管理层后不仅在公司里面学习经营方式,还经常和团队一起到内地考察。不管是北京、上海,还是哈尔滨,我们的足迹遍布整个中国。在那些年中,我的职位逐渐上升到运营总监,对市场和公司发展方向也有了自己的看法,但父亲并不能接受我的提议。比如在经营理念上,我父亲是个低调、内敛的人。我记得他这么多年来,只做过一次专访。我当时建议他改变经营品牌的做法,品牌必须要高调、多与外界交流才能得到推广。然而,父亲的职业轨迹与我完全不同,他做工厂起家,专注于服装生产,更多是一个“工业家”。

其次,我们的品牌风格定位也不一样。我当时认为,品牌应该有主题。但E&you这个品牌由父亲建立和定位,我的改动空间有限。此外,在和客商的一些合同条款和合作方式方面我也想做出翻天覆地式的改变,但父亲肯定不允许我这么做,所以我和他常常有观念的碰撞。我开始不像以前一样,一味地听从父亲的指挥;相反,由于通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和沉淀,我对自己的经营理念更加有信心。

所以你们最后商讨出了什么解决方法?

到了2012年,父亲和我说,你好像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但是公司很难给你实践的环境,不如你出去建立自己的公司吧。我当时有点震惊,因为父亲当时已经快60岁,到了他计划的退休时间,而我在服装界锻炼多年,又在公司有一定威望,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父亲会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出走创业

离开公司是完全脱离家族企业吗?创业路艰难吗?

是的。大概一年多时间,我完全脱离家族业务,职位也放弃了。在新的环境下,我开始专心将我对市场的想法转化为行动。但当时市场环境其实并不好,2012年时,百货业已基本饱和,很多品牌都开始支撑不住。此外,父亲给我的资金有限,我和很多行家都咨询过,他们开玩笑说,你这点财力做品牌,还不如放在银行做理财呢。但我没有退缩,对自己的看法非常有信心。我觉得市场总有缺口,风格定位很重要,我在Zimple的管理和设计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最终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你取得了怎样的成绩,你的公司和父亲的公司相比如何?

因为之前我都是听从父亲的建议,所以比较被动。现在我有了决定权,所以我可以更灵活地去规划自己的目标和管理战略,同时我的能力也在延伸,并可以将我的目标,细分成短、中、长期三个阶段来执行,令公司的规模发展迅速。虽然业绩暂时没有达到父亲公司的高度,但我创立公司的业绩也每年倍增。

父亲怎样看你的创业之路?

父亲让我离开只是希望我实现自己的理念。他没有给我太多压力,而且对我完全放手。他说,你怎么经营公司、经营好坏都不用向我交代,你只要对自己有个交代就好。

随着我创立的品牌蓬勃发展,父亲和父亲公司的人对我的认可度也大幅提升。于是在我单独经营Zimple一年后,也就是2013年8月,父亲说他看到了我的成长,而他也到了退休年龄,建议我考虑回来接班,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经营父亲的公司,同时兼顾自己创立的品牌。

再次回归,正式接班

这次回到公司后,父亲完全把公司交给你了吗?

对。我回到公司半年后,大概在2014年春节后,和父亲做完交接工作,他就正式退出公司的具体工作。

没有父亲的帮助和影响,你完全接手后,在管理公司老臣时有没有遇到抵触?

其实我早在2003年就进入公司办公,脱离公司是在2012年,所以和老员工已经相处了9年时间,而且我2013年回来,实际离开时间不过是一年半,我和他们并不陌生。

但还是有些不同:在以前,我和他们是同事,共同的领导是我父亲,我们作为同级员工,沟通很方便,而且能融洽合作。但现在不一样,我成为公司的领袖,同时在外打拼一年多,形成了自己的管理风格和经营理念,所以他们面临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领导,公司发展方向也将改变。

你如何稳定军心?

2014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稳定人心。我不准备一回来就作出大改动,导致人心惶惶。相反,我当时专门开了一个比较轻松的会议,请公司上下所有员工,包括清洁阿姨都到公司会议室,希望和他们面对面地沟通,让所有人都感受到自己在一个没有严格等级的团队中,这将是我们今后的交流方式。另外,我告诉他们,公司以后的确会逐步有一些流程或框架的改动,有一些人员调动,但不会有剧烈的改变,而且我会和他们事先沟通,让他们理解后再进行。从那以后,我开始逐步深入我的管理理念,不断地作出调整,到现在都没有停。

接班之后,你对家族公司都做了什么改变?公司现在经营状况如何?

从内到外吧。从形象风格、品牌定位、产品方向到公司流程、架构,包括部门的人手安排几乎都改过。今后还会再改动我们的营销战略,比如和客商及商场的合作方式等等。

公司现在不断做调整,每一年都会有一些成果,算是平稳健康地发展。虽然外部数据没有巨大变化,但公司在2014年、2015年间经过整改,已有很大改善,我们已经准备好2016年加速冲刺。

你将来会完全合并父亲和自己建立的公司吗?

由于这两个公司的管理方法和经营方式完全不同,我一直都将两者独立管理。今后可能整合部分职能部门,让公司变为一个兼具不同品牌风格的有机整体。

此次家族财富承袭的白皮书是由玛莎拉蒂和《哈佛商业评论》携手推出,而玛莎拉蒂也是传承百年的品牌。作为玛莎拉蒂的车主,您觉得玛莎拉蒂品牌与您个人或者您的人生道路有哪些共同点?

我认为玛莎拉蒂是个有内涵的品牌,而家族企业传承中,最重要的就是内容和态度的延续。我在玛莎拉蒂车中感受到它的历史和工匠精神,这是我最看重的一点。(万艳 |编辑

◎刘筱薇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撰稿。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