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让·梯若尔:国家和自由市场应该互为补充

作者: 2015-10-23 11:37:00 0

大家上午好。我非常荣幸能够在《哈佛商业评论》中国年会2015给大家作演讲,我也非常荣幸跟蔡先生进行对话,我们也知道蔡先生在全球非常知名。今天我想给大家讲讲看,企业家还有政府以及他们所扮演的角色。

一开始跟大家说三个事情,第一个是竞争,竞争有很多的好处,有更低的价格,尤其和成本相比,让更多的消费者有购买力,当然这并不仅仅是竞争的唯一好处,还有其它的一些东西。能够使得创新得到支持,创新也会是竞争的产物,可以促进产品的升级换代。我们也都知道,因为有了竞争,偏袒游说会减少,政府的干涉也会减少。为了经济发展我们必须要竞争,而且竞争要引出的话并不容易。

第二个创新。只要你要发展,要积累资本,要省钱,要储蓄。你会发现省钱省的越多,你的回报率越低,你必须转化成转化经济,在二战之后,日本模仿别人,到后来滞缓了。大学生滋养创新,这就是哈佛跟企业合作的传统,在这个时候给企业家足够的资金,我们和市场准入没有任何的障碍,另外我们还需要足够的机构。即便上升1%比较多的,说到发达国家是这样的。肯定通过竞争是可以提高人的收入,这也让人得到晋升。再看企业家,企业家非常高技术的东西,比如做生物技术,说到生物技术需要最好的大学,最好的研究员,这个研究员会有自己的公司,而公司里面邀请教授当他们的顾问。但是创新并不是特别好的科学,尤其在美国、英国或者其它国家的,有些人士做创新的时候,他们的教育并不是特别好,爱迪生这样的人,看到优步、Facebook没有更多的创新性,所以创造性和创新性都是可以顶端的。

另外和创新有关的,我们让创新公司创造出更多的子公司。大公司本身是很难进行创新的,因为他们的动力不够,而且不太容易让大公司的高管接受更多的建议和思想。所以初创公司容易研发和创新,但是他们需要非常多的资金,需要更多的融资和金融方面的支持。此外,很多研究机构需要更强的议价能力,这样能够促进他们在消费者之间的竞争。说到VC的话,他们为创新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第一个提供资金,但这不是VC唯一的目的,他们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盈利。因为在所有创新的利益中,VC都要分一杯羹,但是他们主要的目的是筛选出他们认为比较容易成功的公司。他们有很多的金融手段来做这项工作,他们想挑出最好的创业者,如果这些公司成功的话他们就可以进行上市。多数创业家们都在某一个专业有所专长,这就是VC做的事情一部分。当然他们还有很多其它的角色,还有很多的天使投资人和其它形式的投资者,他们都想从里面分一杯羹,他们起到的作用都没有像VC这么大。

 合同方面。我们要进行市场方面的融资,融资的困难是我下面说的,我觉得创新在公司起到补充的作用,而不是和这些公司产生恶性竞争。

下面谈一谈政府的规制。我来自法国的图卢兹,那里的政策在欧洲是非常成功的,我可以给你们举个例子,但是也有一些政策是失败的,他们有一些产业的保护主义,会导致不公平,会阻碍某种形式的竞争。有时候在一个行业创业,政府会保护组织,对创业产生一些阻碍。即使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从政者,他们也非常难选择以后能成功的公司,我们想改善现在的创业环境,我们讨论很多的环境问题。我们在很多的创新,很多从政者缺乏专业的知识来判断,到底哪些方面保护环境,能够解决环保和气候变化的问题。

谈到创新就必须谈到创新的集群。如果想用短期政策来促进创新,我有五个建议:第一个,你要聘用独立的专家,你不想让很多从政的人参与到公司创新的过程中来。可能注意到,在美国短期政策成功的一个案例,虽然是一个政府机构,但是雇佣第三方的专家,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原因。你还需要促进国家的研究和创业的机构,因为在欧洲,我们有研究的委员会,可以聚集很多创新的资源和研究的资源,但是这些事情都必须要由专家来主持和主导。此外还要进行独立的事后分析,比如说如果我们想研究清洁能源,必须对清洁能源的项目进行事后的评估和分析,来确定我们是否达到最初想达到的目标。此外,我们还要解释一下供应方,而不是要检查需求方。因为你要确保准入机制是非常容易的,你要让越来越多人的加入这些项目。如果这个项目不成功失败了,那我们就放弃它。我们需要一定程度的检验机制来判断这个事情是成还是败。

最后要强调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其实不管是在欧洲和美国,国家都有相似之处。其实国家的力量和权力已经越来越弱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私有化,因为越来越多的公司经历私有化的过程,而且还有很多政策方面的限制,比如说很多反垄断的执行者,他们都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都在经历一个反垄断的过程。现在在中国的北京、上海有一些高铁,他们并不是垄断的结果,而是经过拍卖获得所有权。此外,我们还需要独立的政策、机构,他们不仅是评论,他们还要扮演一个筛选竞争者的权威的角色,他们还要成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同时要成为这些项目的评判者,他们要进行行业部门规制的工作。比如说在电信方面,在电力方面,在银行业都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审慎的规制和监管。

此外,他们还要独立于行业之外,以第三方的角色进行评判和审慎的管理。你可能现在觉得国家的权力比以前要弱了,但其实有一个看似矛盾的悖论就是国家的权力从另外一个方面又变强了,如果我们更强的游说团体参与到国家当中来,是对整个国家是有好处的。有时候国家参与太多,会容易导致效率的降低,尤其是在生产、服务的过程当中。但是我们需要更明智的国家的规制和管理。下面我要介绍一下新的概念,就是软性预算限制,它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国家对行业有太多的规制,实际上对公司的发展是不利的,无论公司做好做坏,都会被国家救助,他们就不会很好的进行自己的商业创新和表现。

我刚才一开始提到的国家扮演一个辅助者和补充者的角色,国家和自由市场应该互为补充,而不是互相替代,互相恶性竞争。为什么?因为市场是必须的,市场是有效的,但是市场并不是万能的。比如说去年的定价可能由于法规的规制造成的,但是如果法规的规制越来越有效,定价就会越来越合理。如果国家越来越公平地裁判,就会帮助市场,让市场减少失灵的概率。比如在环保,在碳定价方面有很多外部性的问题,让碳定价变得不合理,这时候需要政府的规制来调节这种不合理的定价。

另外市场失灵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信息不透明性,因为有时候有很多的消费者的保护,比如说中央银行他们会有很多的审慎管制和养老金的机构,一个就是竞争机制,另外一个就是审慎的监管都会产生不透明的信息,都会导致垄断。

最后自由的市场并不是万能的,因为有市场势力的原因在作祟。等一会儿我还会提到税务方面的问题。因为我在美国的波士顿住过,当时是80年代,在当时我有一些研究方面的收获,比如说博弈论。因为很多时候人们会有不同的目的,而在信息经济学中,你如果拥有别人没有拥有的信息,你在博弈中处于有利的地位。另外一个我得出的结论,比如说很多电力企业,很多公用事业企业,他们在全国各地的效率并不是很高。而且他们的消费者满意度也不高。在西方有很多独立的机构,因为公用事业的效率太低,因此产生的这些独立的机构是非常合理的,他们运用更合理的经济机制,来为人们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所以在80和90年代,我们除了要发展出很多的经济机制,我们还要进行更多的政府的治理和规制,一部分的工作是关于限制市场的势力,限制市场势力可以让消费者获得更低的价格,可以鼓励更多的创新。限制市场势力在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策略。

第一个,在国家的规制方面,我们可以利用博弈论来削减这些卡特尔的权力,来减少垄断企业行业势力。此外,我们还要引入竞争机制。竞争只是有些部门出现,我们鼓励更多的部门出现竞争。比如说在中国你们有不同的发电企业和不同的电力网络,这是鼓励竞争很好的方法。我们有一个新的输电线的话,意味着我们为更多的消费者带来服务,铁路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要知道所谓的瓶颈是什么东西,我们必须要反垄断,我们就知道什么时候是国有企业、私有企业。另外我们还要进行规制,比如说我们有知识产权体系,我要保证的是我们的创新是好的,而且是高质量的,千万不要说专利的质量也非常的差,这也是非常关键的事情,而且专利是新的,不能是旧的。这些东西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东西了。比如说能不能容忍垄断和竞争,给大家举个例子,如果这个市场不值得的是有垄断的,如果是值得是竞争的,如果说是值得的市场非常有竞争的,也会有非常好的价格竞争。但是如果没有做好的话,就只有所谓的垄断了。

另外,市场的势力如果非常强大,是非常有竞争性的,而且有很多的创新。在非常好的市场当中,所谓的垄断是不好的,是非法的。但有时候则是另外一种情况,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鼓励创新,而不是其他的有悖于市场精神的东西。然后再跟大家说一说,我们的架构是什么样子,以及我们现在研究的结构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到市场,大家比较感兴趣,我们都知道双边市场,双边市场就是将两个市场整合在一起,我们需要一个平台。如果说我们有一个平台,比如PlayStation主机之类的,我们希望在这个主机平台上有各种各样的游戏,玩家也可以在上面玩各种各样的游戏。玩家对游戏感兴趣,就会来这个平台,这是一个互利的东西。再看美国运通或者其他公司,他们吸收商家的话,还要联络使用者和消费者。优步和ILB是非常好的平台,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你收商家的钱还是消费者的钱。这里跟大家说一下,这是如何选择商业模式的问题,到底收商家的钱还是用户的钱,再看一下到底哪一边能够承担这个费用,我们要看一下外部性,所谓外部性说一下这个曲线,加价的话我们会失去很多用户,如果失去用户太多,我们加价就不能太高。

另外我们再看一下,多一个消费者的话,在另外一边就多出更多的商家。如果说在这里,用户给商家带来很多的价值,我们就要尽可能地吸引这一边,给大家举个例子,更加具体一点。比如说,说到一个门户网站或者新闻引擎,谷歌这样的产品,他们消费者当作新闻报纸来使用,所以这里有很多消费者。与此同时,有很多广告商跟你合作,这里就要对广告商收费。再看其他的都是一样的,在很多国家,你们很有可能会享受免费服务,得到很多回馈,其实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是商家出的钱。这是非常重要的商业模式,如果要建设一个平台的话,你必须考虑双边市场的情况。另外,对于反垄断的执行者,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双边市场,很多人并不十分清楚这种市场是什么样子的。尤其是说到市场理论的时候,必须考虑买方和卖方,你看这个循环,可能会看到一方面有垄断,其他竞争对手没有办法生存,另一方面价格非常低,你觉得是很糟糕的,其实不见得。这样的商业模式有史以来存在很久了,一方面有垄断,另外一方面价格非常低,看起来虽然有问题,但这仅仅是商业模式的一种。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要做反垄断,我们这里给大家举个例子,和我所学的经济学有关系,跟大家说一下支付卡的业务,你有一张美国运通的卡,你去了一个商家,刷美国运通卡,就能获得返现或者其他折扣。这是一个通过刷卡来实现交易的平台,我们使用VISA或者支票都是可以的。有些人不使用平台,和商户直接发生联系。你在家里订机票的话,你要登陆一个网站,收的费用是非常高昂,他们商家和酒店有很多抱怨,关键就是要知道价格趋势是怎样的。也就是说,不能让商家在这个平台上面浪费太多的钱,比如说通过平台入住酒店,支付的钱至少要跟直接入住的价格一样。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向用户收取统一的费用,包括使用这个平台的用户和不使用平台的用户。当然前提是服务要非常好。如果定价是一样的,最后我们也能向这些不使用平台的用户收取不少费用,这也是我们之前共同讨论的问题。我们最后就发现这个理论,根据这个理论算出来怎样的费用是最合适的。欧洲委员会有关于费用的条款,我们根据理论给他们提供建议,他们也制定了相关的政策。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有时候竞争不一定是完善的,我们想控制竞争,不要控制太多,这时候使用经济学原理让竞争更加有效,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最后跟大家说一下我最近关注的问题,是我在哈佛商学院做的一个研究。我们研究了很多东西,各种各样的知识产权,包括软件和各种各样的数据。我想跟大家说一下,就是经济学思维如何帮助我们做好更加高效的规制。第一个,就是所谓专利成零,不管是商务、技术还是其他产业,不同的公司都有不同的专利,也就是说,专利属于不同的公司,不是专属于一家公司。这就意味着每个公司都是这样:我要给你认证,给你资质,你才可以使用这个技术,你必须付钱,否则没有资格使用这个技术。举个例子,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每条河的所有权都是很复杂的,有好几个所谓的土地所有者,一条河有四个拥有者,每经过一个人的领地就要付钱。在14世纪,经过一条河流交64次税费,要为交通征税,这样一来,即便利润不高,但是要付64次税确实太多了。用户不想走这条河,对收费的人会有负面影响。刚开始收这个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增加这样的费用会减少航运。其他收税方的收入也会减少,所以不仅对用户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对于收税者来讲也是很大的损失。在经济学当中就是我们所说的补充,补充就是让不同的税收者共同合作,所以说我们有所谓的共同税收制,这不仅有益于用户,也有益于社会。把经济产权当做一个宝库,不同的专利放在一起,放在这样一个库里,我们对这个库进行整合利用,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营销理念。

1945年,绝大部分的工业都使用专利库,我们现在说的铁路、汽车和公司,那时候已经算是专利高新技术了,那时候就是用的专利库。专利库是非常好的,但在过去20年当中,专利库却被取消了,大家也在讨论,是不是要重新启用专利库,更多地使用专利库。我相信专利库可以在很多方面起作用,比如使用智能手机,一个智能手机牵扯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专利,这就是专利库在起作用。

我们再回到河流的比喻,如果在一个航道遇到两个收费站,你可以往南走,也可以往北走,理论上这两个收费站选哪一个都可以,不需要付两次费用。这两个收费站之间就产生竞争,你需要交的钱越来越少,这是减少垄断和降低价格的有效方法。总的来说,你需要合作营销,尤其是在专利方面,需要各种专利互相补充,而不是互相取代。我们研究经济学的一个重要方面,要知道规制者们掌握了哪些信息,不知道哪些信息,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调节市场。但是不同的专利有时候互相补充,有时候互相取代,这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

下面我们来谈两种决策。首先是不需要信息的决策,在合作营销上,反垄断的规制者不需要太多信息,就可以开展工作,信息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我们可以做独立授予许可证,也就是说有两个专利拥有者,他们出售专利,获得使用费,让专利拥有者获得红利。实际上他们也通过专利获取红利,这是他们的盈利模式。比如在欧洲,这种收费的形式是公开的,你可以拥有独立的专利,只需要获得专利者的允许就可以付费使用专利。

另一个比较新的方法,是我在布鲁斯大学的同事发明的。它并不是捆绑营销,这个技术比较复杂,其实原理特别简单,你就告诉他们你需要一个独立的专利,然后申请就可以了。其实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就是经济原理可以衍生出非常简单的规则,改善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利用经济学把复杂问题变简单。虽然我时间不多了,但我还想说一些很重要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还没有使用我提出的原理,但以后我的研究成果会在市场上产生效果,大家可以看到。你们可能听说过中央专利的问题,现在我总结一下,经济学家要做什么呢?其实很简单,我们应该做的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需要先研究出理论,让公司部门的决策者给我们提供一些支持和帮助。我觉得我们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经济学家帮助大家把这些事情弄清楚,让各个产业参与其中,利用我们的研究成果,这就是我获得诺奖的领域——产业经济学。实际上我想强调的是,我今天非常荣幸作为演讲嘉宾,谢谢各位的关注,谢谢。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