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蔡洪滨:决策者面临的两个问题

作者: 2015-10-23 12:31:00 0

首先为了表达对我们嘉宾的尊敬,我也打算在今天演讲中说英文,虽然我的英文不是特别好。让·梯若尔的演讲,让我想起了我20年前毕业的时候,我学习了博弈论,学习了规制。经济学的学生非常困难,要读很多的书,写很多论文。其实让·梯若尔这样的经济学家让学生的生活艰难了,我们只需要一本书或者一本论文,让·梯若尔这样优秀的经济学家需要成本的论文和太多的书,他有太多的思想,写书本就非常困难。我做过很多的研究,检索论文后发现让·梯若尔先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做过了,很多美国的经济学家在几年前四年读完博士,现在他们博士毕业时间越来越长了,就是因为有很多像让·梯若尔的优秀的经济学家做了很多基础性的贡献,所以他的获奖是实至名归的。

我现在简要地总结我对他演讲的看法,我觉得非常有前瞻性,非常有影响力。尤其是关于经济规制和博弈论,更多的关于创业者和国家的关系,尤其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他提到政府和市场应该互相补充,而不是互相取代,这给我们中国人上了非常好的一课,让我们以更新的视角观察我们的市场。此外,让·梯若尔还给我们进行了一个非常全面的总结,经济规制如何帮助我们制定经济政策,而且提到挑战,在新经济当中的政府挑战。

我觉得他提到的知识和理论,和中国具有很强的相关性。中国现在有一个非常激烈的辩论就是我们怎么来规制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这种分享型经济面临的挑战,这跟我们下面新权力的演讲有很大的关系,这属于新权力的范畴。这在让·梯若尔演讲当中提供解决方案,也就是如何规制双边市场,规制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些问题和出现新兴行业,比如说中国的优步、滴滴、快的,他们进入市场的时候,不受到任何旧有规则的限制,因为那些旧有的规则是限制传统行业的,所以面对新行业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新的规制呢?北京这些滴滴、快的司机他们为了这个行业付出了很多,也是花费了很多,不能说那好吧,你现在退出吧,这是旧的法规和新的行业之间产生了很多矛盾,我们之后怎么办。因为原来的出租车行业是垄断行业,现在出现了新型的竞争者,这两者之间何去何从,让·梯若尔演讲解决中国现存的问题是非常有帮助的。

另外中国的例子是在新经济环境当中,要提到过去一本小说就是《三国演义》。在中国BAT像三个国家的竞争一样,他们都是社交媒体,他们在建立新的版图,我们叫做社交媒体的生态圈。所以这三大巨头BAT也导致了很多的新问题的产生。他们像微软这样的巨头一样,他们也会产生很多的垄断的问题。但BAT会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怎么来规制,这些新兴领域,这些新兴行业巨头,就像让·梯若尔先生说的,他们牵扯到的这些专利联盟和销售捆绑的问题。这些例子都告诉我们,我们中国的执政者怎么来设计新的法律规制,怎么应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他的演讲和中国的发展有非常紧密的联系。

在规制经济学上面我们谈到两个方面,一个是消费者,另外一端是公司定价的问题。我们怎么能够劝说规制者让政策使消费者满意,同时还要使商家满意。一个主要的问题是我们不能总是假设所有的规制者都是绝对公平的。因为规制者的行为,我们不能说所有的公司都能考虑所有消费者的利益,他们总会有一些偏差,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公平。和中国更相关的问题是,有时候一个规制者不能够只规制一个行业,其实有时候一个行业要受制于很多的规制者。所以在中国很多问题是非常复杂的,同样的行业你要受到各种各样的部门规制,同样一个行业受到不同力量的控制。实际上我们可以说规制者有一个自己的市场,他们在市场中有互相的角逐和合力的作用,我们真正要关注的是另外一个层面,就是决策者的层面,尤其是在中国。一个相关更概括的问题,我们中国的决策过程是怎么样的,因为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制度,他们决策过程也是不同的,所以有不同的政策,也会得出不同的结果。有的时候,人们不太明白这个决策过程是怎么样的,他们也不了解,具体的国家有具体的问题。尤其是在中国的巨头BAT,其实他们并不了解中国对这三个大企业的情况是怎样的。

就是因为他会使用美国的标准和中国作对比,但是要知道美国的市场机制更好,而且在说到宏观的话,他们政府相对而言比较弱的,但是各个企业非常强。他们各个政策都是由各个部门来做决策的,比如由央行或者财政部来做,但是中国不太一样的。中国微观这一块非常得弱,还不是特别强,正是变成市场经济,但整个宏观经济控制是非常强的,虽然不是很好实现,但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很多的东西都是由中国政府来管理和控制的。所以说在中国整个决定或者决策是由上而下,在他们进行决策的时候,他们也会创新,这就是对整个决策来说非常重要的部分。

因此只有通过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够了解到底在中国进行经济政策的决定的时候,什么是最重要的。我必须再强调一下,决策者其实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太大了,我们需要多一些系统性的改革,所以说我们可以减少一些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现状就是这样的。我们在进行经济政策决定的时候,我们希望决定政策有影响力,我们需要一些条件,第一个,我们得有非常好的政策方向,第二个,我们得有非常好的条件进行评估,还有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进行平衡,我们有足够的能力进行协调,尤其不同管制者的协调,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部分。

我们知道中国发展非常快,我们说到刺激经济非常成功的东西,比如说在1989年、1991年、2009的时候,因为经济刺激条件满足了,所以非常成功。在很多情况,我们发现这些条件没有达到的时候,我们就不要使用经济刺激计划了。在任何目的都达不到的时候,在进行决策的时候非常困难。这是因为在那个时候信息非常的分散,我们得到任何关于相关的事物的信息,信息的分散,所以说在这个时候我们在进行经济决策的时候就会发现整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还是比较对的就是,其实我们现在找到非常多的,但是非常分散的,我们整个决策不是特别的高效。我们再说到整个工业化的过程当中,我们进行经济的决策,对于整个中国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中国的特色也非常重要的,而且把中国的决策放在中国的一方,我们了解中国的背景,了解中国的决策这是必要的,这是中国必走一步,这也是非常有中国特色。

我们有非常好的信息,非常好的分析,非常好的指导方针的话,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的,这是我跟大家分享的所有信息,谢谢大家。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