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梯若尔对话蔡洪滨:创新是否受到鼓励

作者: 2015-10-23 12:59:20 0

让·梯若尔:谢谢,蔡先生给我们信息非常有真知灼见的,非常有自己见解的。你刚才说的三点,在经济当中非常有颠覆性的,我们必须考虑一下,到底在什么的环境生活,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的。另外再说一点,在说到中国以及法国做了一个比喻,现在在网络时代有很多的人使用优步和ILB,现在如果说政府只选择几个公司认证的话就挺糟糕的。但是优步是颠覆性的力量,刚刚蔡先生已经说到了对出租车的影响,在这一块有非常多的人力资源投资,也有很多的经济投资。而且在高科技之下,很多出租车司机就会失业,但是并不能够这样阻止了创新。对于任何国家来讲这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特别喜欢几个国家的做法,他们保护工人,而不是保护公司或工作,如果有创新的话,创新是一定要发生的,一定要鼓励的。因为我们是在一个数字时代,我一直刚刚在说,以前在英国的时候,很多的工人是非常反对纺织机,他们那个时候有了纺织机就没有工作了,他们反对不是所谓的技术,我们必须要保护工人。我们保护作用不是太好,我们是鼓励创新的。与此同时,我们要保护可能有创新所遭受困难的受害者。

蔡洪滨: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中国带将和其它的国家来讲都是很重要的,这是因为经济在全球是一个趋势,所以我想问一下您,能不能跟我们举个例子,那就是创新能够得到鼓励,但是创新知道改变旧的规章制度,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要保护人和工作,而不是保护某个公众或者某个公司,这是非常好的原则。所以说再说到出租车这一块,我们得需要新的出租车规章制度。

让·梯若尔:还有新的规章制度,不仅仅在中国,还有服务,还有积分很高,服务很差。比如在爱尔兰,爱尔兰政府就想要做很多这样的工作,就是因为如果想要得到这个认证的话,或者得到资格认证的话必须行贿才行。政府让出租车行业有更多的竞争,这是技术革命出现之前的事情了。有了这个革命之后,出租车司机失业,他们担心这个竞争。

蔡洪滨:我想问一下老的出租车的规章制度,要收认证费或者资质费之类的。同时也让出租车司机也可以使用优步的平台,所以平台是开放的,你觉得这样解决方案,有没有可能往这个方向走下去呢?

让·梯若尔:我觉得是市场准入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创新,这个创新还蛮简单理解的。其实出租车可以做,其实在法国我们做过,当时没有被认可,我们就放弃了。当然我们使用优步的平台,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得给优步的补偿,但是很多的出租车司机是不愿意上这个平台的,他们会觉得这样的竞争是他们不喜欢的竞争,他们会抵抗,不管他们在不在平台上。所以说,这个情况还是比较困难的,我们现在在数字时代,很多事情在发生。比如说看医生、教授,任何的工作都会改变。比如说媒体的已经改变了,我们必须要适应,必须要调整自己。最重要很多公司招了很多人以后,这些人养一辈子,但是有了创新之之后,很多人就会失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工人,而不是工种和公司。

蔡洪滨:在中国的他们知道想要新的技术,这并不是很难的科学,但是并不知道规章制度和相应的游戏规则是什么的,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非常感谢。

让·梯若尔:你刚才说的第二点就是三国演义,BAT在中国分别是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我们知道互联网企业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垄断,当然你可以说游戏平台,还有微软差不多的。我的朋友在FB,我一定要去FB,很难再找到FB的代替品了。比如使用搜索引擎的时候谷歌,谷歌投资太多了,其它竞争对手难以望其项背的。再看一下VISA,VISA的消费者和VISA的商家为这个平台提供非常多的数据,而且这个大数据可以被分析,而且他们对价格或者是对其它的东西进行控制,所以说这些数据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意味着生态环境非常重要的,我们要做很多的业务,比如说所谓的保险公司里头,有一些行业的竞争者,他们都特别担心像谷歌和FB这样的行业会不会成为保险业新的竞争对手。他们有很多的搜索的数据和掌握电子邮件的信息,可以用到其它的方面,用到消费的方面,他们会获得更多的竞争优势,而且他们还可以监督消费者的行为,有时候开车开的太快了,他们都可以告诉你。但是这种价格的改变,可能并没有被监管,这就很容易的颠覆保险行业,产生新的行业的玩家。因为有时候了解更多的消费者行为,你很容易洞察在保险行业的需求。一个很重要的挑战,我们愿意更多的挑战和新的行业进入者。但是我们要避免负面效应,因为很多的保险公司掌握了太多的消费者隐私的信息,我们想避免负面的效果,所以有时候我们需要让这些创新发生,要避免泄露隐私等这些问题。

一方面你想要新的进入市场的人,他们有很多的小的市场优势,他们进入细分市场,你想要进入非常高效的过程,他们要创立能够运营的平台,而不是不擅长的平台和领域,他们要创立利基市场,这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数据也是一大挑战。数字来源于消费者,而且商家让这些数据可移动的,你是一个优步的用户,不喜欢优步的,把这个数据移交到另外一个公司,让这个公司利用起来,这样一个转移数据的过程应该被纳入专利和知识产权的范围之内的。但是到底这个知识产权的归属旧的公司还是新的公司,这一个特别复杂的问题。

蔡洪滨:你说的数据的问题确实特别复杂,让新的形势更复杂了。尤其把这个现象称为中性的竞争的状态,这是新的经济面临一个挑战。比如中国政府面临很多的挑战都是需要仔细的进行考虑的,因为他们对于这种信息的组织和信息的管制方面的知识还不是很足够。您今天讲的这些问题,对于中国执政者和决策者来说,设计他们的规制是非常重要和有帮助的。

让·梯若尔:第三点关于多重的规制者。我提到了独立的规制者,你想选出具有专业的知识的人来进行独立的规制,他们了解创业,了解不同的专业知识和行业。但是他们从事独立于这个行业的,这样他们做到公正不偏不倚,在法国一个大公司,和另外一个公司合并,这时候反垄断的政权就会站出来监管和规制你们这两个公司合并的过程。但是有的时候,这个过程缺乏一定程度的合理的监管,因为法国的反垄断的机构,他们有自己的规则,他们会来判断这个过程是基于效率的,还是阻碍合理的竞争。他们在电视、发电的其它的行业也都有同样的考虑,这些反垄断的政府都会相应程度的审查,除了政府之外,还有其它的监管和规制机构,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作为一个机构,你要做到不同不偏不倚,不要受制于政府和游说团体,要有自己的判断,这很重要。比如说知识产权的保护法,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这一个执行的过程又是另外一会师了,因为政府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他们还需要让更多的有专业知识的教授和专家加入这个过程,所以公司部门要合作才能产生出更好的结果。但是你不想要这个过程变得太强烈的政治色彩,你需要一个公正的裁决。所以这就是我所谓的中性和不偏不倚,我希望中国也有同样的手段。

蔡洪滨:非常感谢。现在时间到了,我们请何主编上台,谢谢各位。谢谢让·梯若尔教授。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