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新权力和旧权力发生在各个领域

作者: 2015-10-23 14:20:00 0

Amy Bernstein:我们前两位讲者是这篇哈佛商业评论的作者,他们是首先把这个概念给大家解释清晰的人。其实这个话题也是在同时论坛上一个非常很受欢迎的话题。首先介绍一下杰里米·黑曼斯,他是《新权力时代》的作者,而且是一家社交企业媒体的CEO和共同拥有者。现在他和亨利·狄姆斯详细为我们阐述他们的主题。

亨利·狄姆斯:大家好,我们给大家献上“新权力和旧权力”的主题演讲。我们都在谈论未来,我们全都听说过2.0这个概念,从1.0更新到2.0。我们两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我们看到的改变这个世界的方式也不一样,其实真正改变世界的是权力。我是来自旧权力时代,杰里米来自于新权力时代。现在改变世界的力量并不是其中任何一方,而是新旧权力交织的作用。

杰里米·黑曼斯:新权力和旧权力,在经济、政治各个方面发生,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更多的新兴国家;无论是欧洲,无论是奥巴马的竞选上;无论是在实体经济,还是在虚拟经济体中;无论是在金融领域,还是在银行业,新的模式正在出现,所以当我们使用着越来越多的分享类的软件时,我们都可以体会到新权力。

亨利·狄姆斯:首先我们要对比一下新旧权力不同之处。在旧权力时代,权力是货币,你有我没有;但是在新的权力时代,新权力好比水流。在旧权力时代,只有少数人拥有权力,他们对知识和社会性资源具有独家的占有;但是新权力时代,比如说腾讯,新的权力是流动的,没有单独一方拥有它。旧权力像下载,你下载一样东西时,电脑会告诉你应该做;而新权力好比上传,你和大家分享一切,你鼓励大家的参与和创新。所以有一个话题,就是我们如何来交易权力,权力像一种货币,你只能拥有它或者把它交换给别人,这是旧权力。

杰里米·黑曼斯:比如说你有社交网络的帐户,并不是每次都特别顺利,因为有很多的公司都会限制使用社交网络;他们可能会做一些非常传统的东西,根本没有创新。当然有些地方不需要新的权力,比如说牙医诊所。我并不是说新权力是不会被打破的赢者,也有很多人反对新权力,依然有很多代表旧权力的商业是非常成功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知道世界如何改变;我们指的是一下代年轻人,很多年轻人成长的环境不一样,他们有大量参与的机会,他们可以参与各种辩论。这其实能够改变价值观。

在旧权力的时代,我们尊重官僚体系;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觉得这些东西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他们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是非正式的。而且说到合作,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他们会有分享平台。

亨利·狄姆斯:有一个报告研究的是中国的年轻人,发现中国年轻人的价值观不太一样。我经常和很多商业领袖在聊年轻人价值观。比如说在这周的时候,我们谈论如何在北京发掘创造性。新权力是非常好的机遇,能够帮助公司成功,而且这个模式在很多国家,在很多领域中都奏效了。再看一下苹果,大家觉得苹果一定是新权力的公司,苹果虽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公司之一,但它是一个旧权力的公司,它有很多非常好的产品,全球的人都很喜欢。它生产产品我们购买,它的平台是闭合的,虽然苹果商店有很多实验。所以我们不能说新权力就是完美的,很多时候旧权力非常强大。当然,不是所有拥有旧权力思维的公司,都能像苹果这样成功。

再看一下奥巴马总统竞选,在2008年的时候,他应用了新权力,获得了很多小捐赠。进入白宫之后,他并没有使用很多新权力,虽然新权力帮助他成为总统。

杰里米·黑曼斯:新权力造就革命,但是革命慢慢衰竭。这会让我们觉得新权力是政府的一个工具。在未来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有很多新权力很有可能会慢慢地衰竭,变成一种旧的权力方式。

杰里米·黑曼斯:在培养创造性以及影响力的时候,你必须要考虑这方面的问题;有些人想进入新权力的世界,但新权力并不一定是最好做的;你自己需要考虑核心业务是什么,公司采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和价值观。

亨利·狄姆斯:新权力中的一个特征是“共有”。维基百科和Linux开源软件系统都采用了共同拥有的形式,给行业带来巨大影响。很多去中心化的同侪驱动系统都属这一类别。另外,新一代的人觉得参与非常是重要的,他们希望能够参与,这种参与的权力是他们父母那一代人不能想象的。在旧时代的时候人们非常简单,遵从就好了。

杰里米·黑曼斯:在未来更加复杂,如果说有一个业务能够让你拥有大量消费者。在让他们参与过程的当中,你要给他们机会,将他们的理念、用新的方式融入到各种活动中去,并且能有新的融资方式,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来创造一些东西,完全是在你所建造的平台上完成的。

亨利·狄姆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让公司不断思索该如何发展。在你自己的行业中,你可能知道怎么竞争什么样子的;但有些公司会只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发展业务。

杰里米·黑曼斯:如果你是旧权力的话,你如何利用新权力,这其实有很多需要思考的东西。出现于美国的优步(ube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降低了人们出行的费用,增加了便利性。

亨利·狄姆斯:关于老权力的机构,我们可以看到,教皇是非常受欢迎的,也能够说明到底新的权力会有哪些影响,他做了4件事情,应用了新权力,显示出新权力的价值观;他让人们更多地参与进来,合作起来。

杰里米·黑曼斯:这是我们最后谈的一个问题,其实权力不仅是关于分享,比如说伊斯兰教的组织,他们利用新权力的工具让人们能够接受他们的思想,接受他们的理念。如果我们要想应对这种情况,就也要利用新权力,拿出相应的对策;你不能光是发小册子,你要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来消除不利的宣传。比如说在对付竞争对手的时候,你也可以采取同样的手段。你需要深入思考怎么利用新权力来战胜旧权力,怎么找出新权力和旧权力的所有优势,让它们为我们所用。

Amy Bernstein:谢谢亨利和杰里米,我实在太多想问你们了;这篇文章是我们2014年12月发表的文章,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共鸣,也产生了很大影响。亨利和杰里米之前就跟我说过,很多重要的人物都找到了他们,甚至法国总统都找到他们,告诉他们,这篇文章对他启发很大。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