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徐立勋:家族企业就是家族文化的传承

作者: 2015-10-23 16:14:35 0

我来自宁波,公司是父亲1971年创立,公司通过四次改革,转型升级成为了现在的企业。第一次转型是从竹编工艺开始起家的,主编工艺做到教育产品目前,在教育产品基础之上我们进行了第二次的探索,多元化的发展,很可惜,第二次以失败为告终。第三次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总结分析失败过程,我们第三次转型是办教育。第四次转型是我接班以后,这一次转型目前还在进行之中。我们的目标是要构建一个华茂在教育文化领域里面的产业链。

这是我们教育的三部曲,从教育产品的研制到投资办学,到现在正在做的一个关于教育的论坛,希望我们东西方文化的教育,能够在我们的论坛里面喷出火花。

关于家族传承的核心理念,我们认为该传承的时候是财富的传承,还是文化的传承。这一点作为家族传承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华茂来说,我认为最重要的能够支撑着华茂目前成长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家族文化对这个企业的传承。这是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华茂在传承上面的最主要的方面。刚才张教授也说了,在传承过程当中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间,不可避免会产生很多的矛盾。因为两代人之间理念的差异,受教育背景的差异。我父亲是20世纪40年代的人,他只上过小学,按照学历来说就是小学毕业。我是20世纪70年代生人,很容易产生思想冲突,我传承的15年过程当中,前8年跟我父亲在斗争中过来的,几乎每年,我跟父亲之间,半年里面有一次很大的思想上的交锋。张教授说了,如何两代人建立有效的沟通,我也知道建立有效的沟通,但是父与子之间的沟通,我告诉你往往都是不平等的。我从小看见我父亲是很怕的,看到他前面没有发现肯定绕路走的,这样之间的沟通会有平等吗?能够建立有效的沟通吗?这都是不现实的。因为本身的基础就放在这里。

虽然说我们斗争过来,不管怎么样,我跟我父亲的配合还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打造百年华茂,只是大家采取的路径不一样。在我们华茂的家族体系里面,现在支撑另外主要的体系是什么?

第一,我们在2008年宣布徐氏家族企业的时候签订了一个家族的共同协议,这个核心内容是什么?确定了继承人的身份。确定了财富的如何传承,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传承并不是华茂的财富,现在华茂的财富,我父亲在华茂集团的82%的股权协议写的很清楚,捐给华茂教育基金会,这是一个非盈利的慈善基金,用于教育方面的慈善的事情,我也是替华茂打工,我没有继承我父亲的股权。

第二,华茂永不上市,作为公司总部来说,华茂绝对不会去上市,这也是来确保整个公司在我们徐氏家族里面可控。至于我的下一代,那是他的事情,现在不属于我的考虑范围里面。

这是我们家族共同协议的要点,提倡分家不分产。最后一条,我们有一个学校,企业经营有风险的,我们注了一点,如果企业破产以后,清算后所有的财产都无偿的划拨到华茂外国语学校,来确保华茂百年。企业有风险的,但是学校不发生战争,应该做百年,这是我们提出最重要的依据,是以学校作为百年华茂的载体。

我们学校里面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美术馆,是中国基础教育领域里面最优秀的美术馆,这也是我父亲30多年来他的收藏品,他所有字画收藏品无偿捐献给华茂美术馆。我们有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也有元代的绘画。这些无偿捐献给华茂美术馆里面,华茂美术馆是由华茂外国语学校。

我父亲常说我就是社会资产的保管者,把资产的保管者的责任移交到了我的手上。这也是去年的时候,这几年在一些商学院讲的蛮多关于家族传承的话题,去年的时候,我在董事会提出,一个华茂的企业属性是什么?我通过的我的观察发现,其实我们很多民营企业,以及它的属性,以及企业的发展轨迹来说,都是非常惊人的相似。很多的企业都没有个性,都没有自己的符号,这不是一家优秀的企业。去年年底开董事会的时候提出华茂的属性,华茂属于什么?后来我提出一个,华茂是属于社会的,我们就是社会资产的保管员的来源,华茂是属于社会的,我们只是为社会做事情。有这样一个定位以后,其实很好的揭示了,我父亲为什么会把他的股权,我们资产上百亿的企业,为什么会把这个资产不交到我们子女手上来。这八年的斗争,在家族共同协议里面的条款,我跟我父亲是出奇的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我要求我父亲来做这一份家族传承的协议。刚才大家也看到了,家和万事兴的理念,我上面还有三个姐姐,不想因为父亲一些财产,弄得我们姐妹之间、姐弟关系的不和。我从小跟我的几个姐姐关系都非常好,不想因为财产的原因,跟我姐姐之间发生大的冲突,把我的父亲的财产,我四个姐弟不来继承他的财产,放到慈善基金里面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如何分享自己的财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财富是一把双刃剑,如何正确对待财富,处理好这些关系,这对企业来说非常重要的。为什么这些二代不愿意继承,如果继承财富绝对来继承,继承父辈的事业,很多父辈的事业到传承这个阶段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一些传统的产业,80后、90后的这帮人愿意继承传统的产业,在我接触的过程中大部分人都不愿意,他们喜欢做什么呢?他们喜欢做的一些高大上的,喜欢玩股票、玩投资,他们不喜欢实业,他们喜欢玩移动互联,但是作为实业来说,往往最急需交班就是实业,这也是如何,包括现在在提倡万众创业、全民创新的时代,重视这个实业非常重要的。但现在我们的二代大部分不愿意继承,而是不愿意继承父辈的实业,因为做工厂太辛苦了。

其次关于家族财富的传承,是一个家族文化的传承。因为时间关系,关于传承的问题,特别是二代,跟父亲斗争有什么样的体会,可以私底下跟我交流。我已经有15年的经验,可以跟大家进行分享。

很多人问到一个问题,关于我的下一代的问题,是否愿意把我的实业交给我儿子?我说这个决定权不在我这里,这个决定权应该在我儿子手上。作为我来说,我要培养他一种做人的一些基本道理,至于他下一步是否来继承华茂这个事业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下一代能够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去发展他的事业,而不像我,其实我是属于被逼无奈,阴差阳错进的公司,因为我自己一个主观的职业的理想并不是在做企业这一块,因为我觉得做企业实在太累了,不是人干的活。因为在2000年的时候发生很多的问题,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做企业的行业。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