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雅虎新闻主播凯蒂·柯丽克:工作中,我从不迎合妥协

作者: 2016-01-12 10:00:00 0

 640.webp (11)

凯蒂·柯丽克(Katie Couric)在担任美国NBC电视台《今日秀》节目主持人的15年里,引领这个节目主宰着收视率。

后来她成为CBS晚间新闻女主播,并启动了一档日间脱口秀节目《Katie》,同时她也在倡导癌症的预防。

2013年至今,她在雅虎担任全球新闻主播。

HBR: 电视新闻可谓最具政治性的行业之一,你已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你如何学会如此高效地向上管理?

凯蒂:我认为与上司的相处之道就是,无论身处的组织衡量成功的特定标准是什么,都要遵照标准并出色完成。我并不擅长向上管理,事实上,这是一个我本该有所改进,可能现在也还有待改进的领域。我总是以一种非常自然且非政治的方式与我的同事、上司以及其他人打交道。我原本可以更好地迎合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

HBR:过去25年来你一直在采访世界级领导者,你是否发现人们注重的领导才能或领导人员构成有变化?

凯蒂:有一个有趣的趋势,那就是趋向于本真性。我认为在社交媒体和科技的影响下,个人形象管理理念已不再是秘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大选共和党竞选人——编者注)能够获得共鸣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渴望本真性——一种介于消费者(或选民)和公众人物,甚至名人间的自然互动。他很清楚如何做到这一点。

HBR:你早期的主持风格就被认为是具有本真性的。人们在你身上发现了一种许多电视人身上不曾有的个人风格。当你担任晚间新闻主播时,这是否带来一些挑战?

凯蒂:晨间节目形式比较灵活,可以展开随意的对话和互动,这会让你的个性表现得尤为明显。我认为这是我在晨间节目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人们会觉得接收到的都是真实的报道。节目上的我与现实中的我并无二致。当我接手CBS晚间新闻主播时,这的确给我带来了不少挑战,因为晚间新闻不允许我如此放松或有太多互动,比如提出问题并彰显我的个性。

主持晚间新闻是一件非常严肃的工作:大多数时候你都在读那些导入他人故事的导语和整篇新闻稿件。我不能运用晨间节目中常用的那种与观众互动的方式,因为晚间新闻形式非常紧凑——全长只有22分钟。这依然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工作,你需要应对很多重大事件,比如大选之夜、中期选举、会议以及重大突发性新闻,还有对总统或首相的采访。但日复一日如此,彰显你自己个性和做你自己的空间并没有多少。

HBR:一些评论家表示,晚间新闻和有权威的主播已不再重要。你怎么看?

凯蒂:我认为他们依然很重要。3大晚间新闻频道的观众规模依然很惊人,朱迪·伍德拉夫(Judy Woodruff)和格温·艾费尔(Gwen Ifill)主持的PBS NewsHour就让我很激动。收看这些节目的观众普遍年龄略长,而未来观众规模是否会因为老龄化而缩减,仍然有待观望。现在有这么多媒体,播出这么多精彩的报道,只要你想看,随时都能看到。哪怕只是与5年前相比,人们消费信息的方式已完全不同,这让你不禁怀疑,是否还会有人像沃尔特·克朗凯特(Walter Cronkite,美国知名新闻主播——编者注)那样掌控权威和公共意识。

HBR:电视网络是否过于看重哪档节目排名第一或第二,而不是节目质量?

凯蒂:纯粹来说,我肯定希望工作质量是成功最重要的指标。但这是个现实的世界,损益结果就是一切。很多事情是由收视率和广告价格决定的。在电视行业,我们往往不得不进行权衡。但确实会有这样的时候,人们密切关注收视率,依照收视率飙高的节目来决定节目编排和内容。这并不一定是为公众服务的。而且我仍然相信,在教育选民方面,新闻是至关重要的。有时高收视率和高质量的内容不是紧密相连的。

HBR:你的那档日间脱口秀节目《Katie》并未火起来。为什么?

凯蒂:我觉得这档节目做得还不错。每天观看的人数约有200万之多,平均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可观的数字,尤其是将其与有线电视网的节目进行对比。当时我希望这个节目能成功,但也会很坦然地说:“我会试一下自己想做的节目类型。我想涉及的主题包括:是否应降低法定饮酒年龄,或者关注Innocence Project,看看那些无罪却被误判的人们。”如果这样的主题无法与下午档节目的观众取得共鸣,我也无所谓。

对于那些我认为很重要的报道以及我非常想做的工作,我从不会妥协。我不会一味迎合。我清楚意识到,我首先是一名记者,有很强的个性;而不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碰巧成为了记者。最终这档节目的风格可能不太适合我想做的那些报道。但我真的为它感到骄傲。

HBR:你作为癌症相关议题的杰出倡导者和筹款人已有15年。尽管癌症在检测和防范上已取得重大进步,但在治疗和治愈方面却毫无进展,你对此是否感到惊讶或受挫?

凯蒂:“失望”与“癌症”两个词是紧密相联的。这个领域已取得重大突破,而且我认为我们一直走在前沿,不断发现新的应对方法和治疗方式——可能我每年都会这么说。但是彻底治愈癌症的方法尚不存在,这的确让人很受挫。多年来我学到的一件事是,癌症关乎1000种不同的疾病和1000种不同的生物。没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完全通用。我们正在继续了解关于癌症(不只是肝癌、肺癌或乳腺癌)发展和扩散的某些共性。因此我谨慎乐观地相信,医学界将会研发出更好的护理和治疗方法。

HBR:你的直接上司是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关于她作为一名领导者以及她为公司转型付出的努力,你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凯蒂:玛丽莎是一位具有真知灼见的人。她在帮助雅虎聚焦科技和产品方面的业务做得很出色,而且她很关心内容、信息以及提供信息的最佳方式。她喜欢设计,因此我认为她在担任CEO时起着多重作用。

HBR:电视曾是一种共同体验,能让家人在一起观看。现在我们通过小屏幕观看在线视频。是不是流失了些什么?

凯蒂: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们在不断依赖电子设备。我在想科技对我们的后代产生的影响,不仅是情感和心理上的,还有批判性思维、时间管理和关注领域方面。一个朋友曾跟我说,她有两个孩子,一个12岁,一个9岁,有一天他们坐在车后座,其中一个说:“你会把Instagram上那张照片撤掉吗?”另一个回答:“我想我会的。点赞只有40个。”这是怎样一种文化呢?当一切都要仰赖外界认可时,我们为自己和后代创造出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然而我发现自己也在做同样的事。我上传了一张照片,然后会想,“这个点赞的人不多,是因为什么。”

丹尼尔·麦克金(Daniel McGinn)|访

时青靖|译 蒋荟蓉|校 万艳|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6年1月《雅虎新闻主播凯蒂·柯丽克:绝不一味迎合》。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