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RSSApp/Android客户端iPad客户端Kindle版手机版天猫旗舰店

创业公司上市越早就越可能成功?

作者: 2016-01-21 10:58:56 0

640.webp (1)

自20世纪90年代起,“快速做大”成为创投界的金科玉律。很多风投试图让所投资公司快速壮大,以便尽可能多地募集资金;按照这种思维方式,手握巨额现金的初创公司似乎更具灵活性、更有能力阻挡潜在竞争者。但是,来自Play Bigger(一家位于硅谷、为初创企业提供服务的咨询公司)的一项研究,为这个思路敲响了警钟。

7年前,优步(Uber)尚未问世;5年前,它的地盘仅限于旧金山;而今天,它在超过65个国家提供出行服务,目前估值超过500亿美元。优步一路筹集巨资用于扩张和甩开竞争对手——它从私人投资者那里累计获得超过80亿美元资金。

优步等独角兽公司(独角兽公司,是指风投资本参与创建、估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的私人持股企业)的大量崛起似乎前所未有,但果真如此吗?其意义何在?Play Bigger的研究显示,初创企业成长速度近年确实在加快,至少从市值上看是这样。

该公司分析了在IPO前募集大量私人资本是否有助于初创企业未来成功,以及何时上市最为有利。

研究人员首先分析初创企业的成长速度:选取2000年以及之后成立的1125家公司,将每家公司的市值除以成立年数,所得结果即为市值/时间比。例如,一家成立5年、市值20亿美元的公司的市值/时间比大于一家成立10年、市值30亿美元的公司。上市公司的市值即发行股份总值;私人持股公司的市值则以最新一轮融资时获得的估值为准。(私募股权估值不那么精确,但可能最合理。)

640.webp (3)

分析结果比研究人员预想得更有戏剧性。2012年至2015年间成立的公司的市值/时间比,是2000年至2003年间成立的公司的两倍多。

本项研究并未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网络泡沫时代的数据,因此无法确定现在的初创公司增长速度是否超过当时。一些风投机构认为,Play Bigger分析出的数据反映出市场泡沫:初创公司股权估值过高,造成市值虚高。2015年11月《金融时报》报道,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对持有的Snapchat股份价值减记25%,而在同年5月的最新一轮融资中,Snapchat估值达150亿美元。同样在2015年11月,移动支付公司Square提交IPO申请,按发行价区间计算,其估值相对2014年时的60亿美元大幅缩水。

Play Bigger创始合伙人阿尔·拉马丹(Al Ramadan)认为,现今初创公司快速成长或许有泡沫成分,但还是有基本面因素。“新产品和服务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创造出来、得到应用,”他说,“Facebook、Twitter、Tumblr和Pinterest上口耳相传的速度实在太快,这正是最有效的营销。”

另一项研究关注的问题是:公司IPO前募得资金数额是否与上市后市值增长(即长期价值创造)呈正相关?

研究者分析了2000年以来在上市前获得风投的69家美国公司,得出的结论是:不存在相关性。“说实话,我们并未料到这个结果,”Play Bigger创始合伙人克里斯多夫·洛赫希德(Christopher Lochhead)说,“在硅谷,很多人认为上市前募得的资金量非常重要。”

如果募集资金量与公司的长期价值创造无关,那什么与之有关?研究者有两个有趣的发现。其一是公司上市时的“年龄”。“成立后6年到10年上市的公司,上市后创造的价值占69家公司上市后创造总价值的95%。”拉马丹说。

公司上市时的成立年数与上市后价值创造存在相关性,但具体原因并不清楚。现在的初创公司不仅扩张速度更快,上市也更晚。我们无法判断公司年龄和市值增长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最强大的公司只是凑巧都在成立后的特定时间上市,还是太早或太晚上市会对公司上市后的价值创造产生内在影响?Play Bigger计划做进一步研究。

这项关于IPO时机的研究,可能也证实了很多初创公司因拖延太久而错过上市机会。初创公司普遍不急于上市,而倾向从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和企业风投等私募股权投资方获得资金。如果初创公司太长时间不上市,不早点让公众投资者分享成长果实,就可能永远无法上市。有些情况下,投资方可能会后悔没有及早推动所投公司上市,在其仍然快速成长时兑现收益。例如创立于1999年的私人持股公司Jawbone一度被视为可穿戴设备行业的龙头,但该公司市场占有率近年明显下滑,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显示,Jawbone销售额已跌出行业前五。2015年11月,Jawbone宣布裁员15%。

另一项发现则更为定性。研究人员根据样本公司是否为满足消费者潜在需求而开发全新产品和服务种类,对公司进行评分。评分标准包括:公司是否明确提出现有方案无法解决的新问题,是否培育大规模、活跃的开发者生态系统等。结果发现,公司上市后所创造的价值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开拓全新利基市场的“分类霸主”,如Facebook、领英、Tableau等。这些市场基本是“赢家通吃”——霸主占据76%的市场份额。    

高科技初创公司正争先恐后定义新品类,并且速度不断加快。筹到更多现金无法助你在竞争中取胜,而太早或太晚上市可能有损长期表现。即便对于独角兽公司,未来之路也将充满挑战。

吉姆·戈茨(Jim Goetz)是红杉资本合伙人,该公司是硅谷最老牌的风投公司之一。他最近与《哈佛商业评论》探讨了现在初创公司成长如此快速的原因。

HBR:你们投资的WhatsApp在成立仅5年后以190亿美元被Facebook收购。这样的成长速度是否体现出市场的变化?

吉姆·戈茨:WhatsApp几乎没有任何营销投入,占领市场全凭口碑。如今的初创公司可以借助App Store和Google Play触及30亿用户。你有可能不必构建分销系统就席卷半个世界,这在移动生态系统中史无前例。新市场机会的巨大规模将体现这些因素。

HBR:如果初创公司不需要风投提供营销资金,它们还应该募集如此巨额的资本吗?

吉姆·戈茨:在我们投资的公司中,募集资金数额和长期市值表现呈负相关。你筹到的钱越多,创造的价值越少。谷歌、思科、甲骨文使用资金效率极高,ServiceNow和Palo Alto Networks也一样。这些公司上市几年后市值都超过100亿美元。募集太多资金的一个后果是失去原则。我们不鼓励我们投资的公司募集太多资金。

HBR:优步呢?

吉姆·戈茨:优步是个特例,它的全球扩张战略需要资金,所以大量筹资是有意义的。我们参与初期投资的Airbnb募集资金数额从财务指标上看似乎也过高,不过原因不同。大量募资现在很有吸引力,公司视其为一种保险,而非支持运营的手段。

HBR:我们是否处于泡沫中?

吉姆·戈茨:我们不这样认为;我们认为一些所谓独角兽公司的估值被推高,原因在于后期投资的安排方式。很多情况下,投资方会为控制风险设置一些条款,这使得它们不像是购买权益而是在提供贷款。如果没有这些条款,投资方对这些公司的估值就不会这么高。个别公司也许10年后能做到Facebook的市值,但更多公司会消失。

关于本研究:阿尔·拉马丹(Al Ramadan)、克里斯多夫·洛赫希德(Christopher Lochhead)、大卫·彼得森(David Peterson)、凯文·梅尼(Kevin Maney),《市值增速新指标研究》(“Time to Market Cap: The New Metric That Matters”)

王晨 | 译  刘铮筝 | 校  万艳 |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6年1月《晚上市对“独角兽”不利》(How Unicorns Grow)。

关键词:
相关阅读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哈佛网友评论